II. 纯正教义

马丁·路德:教牧辅导的改革者

Article
2018-11-06

原文标题与链接:Martin Luther: Reformer of Pastoral Counseling

翻译者:侯淑婧

 

1517年10月31日,马丁·路德出于强烈的牧养上的担忧,将他的“九十五条论纲”贴在了维登堡城堡教堂的大门上。同一天,路德写信给美因茨大主教阿尔贝特枢机主教,陈述了他此次改教的动机。路德开篇即对他的羊群发出警告,指出他们许多人在偏向多米尼克会的约翰·台彻尔,试图以罪咎感换得自由。他写道,“我为在世人中间出现的严重误解而感到悲恸,误解从讲道者而来,并且他们在普罗大众当中散播。显然,这些可怜的灵魂相信,一旦他们买了赎罪券,他们就立时得到了救恩的确据。”

这位改教家随后直接写信给枢机主教。“哦,伟大的神!这些交付于你看顾之下的灵魂却被引向了死亡,卓越的神父。为着所有的灵魂,你肩负起最沉重、且在持续加增的责任。因此,我在这件事上也绝不能沉默。”

显然,作为牧师和牧者的路德激发了改教家路德。

路德改革的教牧动机

历史学家约翰·麦克尼尔恰如其分地评论说,“德国宗教改革开启了对灵魂的救治。”史普罗表示赞同:“可以肯定的是,贴在维滕堡教堂大门上的“九十五条论纲”是以拉丁文写成的,要向大学里的教师们发出神学辩论的请求。”但又是什么使得路德发出这种辩论的请求呢?简言之,是出于他作为牧者的担忧。”历史学家Theodore G. Tappert进一步解释道:

马丁·路德通常被视为一位震动世界的人物,他公然反抗教皇和帝国统治,力图给教会的教导、崇拜、组织架构和教会生活带来一场革新,在西方文明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有时会被人遗忘的是,他首先是一位牧师,灵魂的牧者。因此,最好要提醒我们自己,宗教改革始于德国,当时路德开始为他自己的教友相信购买赎罪券便可以得到救恩的确据而担忧。

路德非常同情羊群的恐惧,因为就在他贴出“论纲”不久之前,他自己就在和使他怀疑神的恩赐和赦免的魔鬼摔跤。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尽管我生活得像修道士一样无可指责,但我仍感到自己在神面前就是一个良心极度不安的罪人。我无法相信任何一件我所思、所为、或祷告的事会让神满意。”想象要与一位圣洁的神面对面让路德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持续一生的恐惧和不安,担心永远无法与神和好(常常被称为他的anfechtung—灵里的争论)。路德个人苦苦寻求一位恩慈的神的过程与对迷羊的教牧关怀合而为一。他的传记作者奥伯曼(Heiko Oberman)如此说:

路德把有关一位公义之神的抽象问题,变成一种对整个人类广泛的思想和行为、灵魂与肉体、爱与痛苦的存在性探索,因而成为一个声名远扬的改教家,意识到这一点非常重要。路  德灵魂中的剧变,被他形容为地狱般的痛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位既是圣经神学家又是经验丰富的牧者的改教家自己选择了一条冒险的道路。路德个人对神的恩典的寻求,不仅让自我的宗教体验更有活力,也推动了他的改革进程和教牧辅导工作。

牧师路德和个人性的话语服事

尽管我们常常把路德看作神学改教家,他却把自己视为一位牧师,既参与讲台上话语的事奉,也就是讲道,也投身于个人性的话语事奉,也就是辅导。路德相信,每位牧师都是一位灵魂看顾者。

在他《加拉太书》的讲课中,他把牧师的呼召确认为:“如果我是一位神话语的事奉者,我要讲道,要安慰忧伤痛苦的心灵,也要执行圣礼。”路德从不把讲道和辅导这两个都以福音为中心且基于圣经的事奉绝对地分开。

1528年8月15日,路德在他写给拉撒路(Lazarus Spengler)的信中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在提及了执行圣礼之后,路德概述了神的仆人的呼召和职责:“他们有责任要讲道,安慰人心,宣告赦罪的应许,帮助穷苦人,探访生病者,这些服事往往都是必要的,也是必需的。”

牧师路德和圣经的充足性

对路德来说,圣经的充足性等同于基督福音得胜的事实。他从十字架的视角来看待圣经和辅导。在他的《论基督徒的自由》一书中——这是路德最为集中地描述福音在每日生活中的应用的一本著作——路德总结了如何活出福音:

然而,你可能会问,“是什么道带来了如此丰盛的恩典,我又该如何使用它呢?”答案是:“只有依照福音来传讲基督,要用一种听你的神向你说话的方式。这表明了在神面前,你的一生和善行不值得一提,必然与你里面所有的一切永远归于无有。若你真正相信自己有罪,那你必然对自己绝望,并承认《何西阿书》中的经文所说的是真实的,‘以色列啊,你与我反对,就是反对帮助你的,自取败坏。’你就可以从自我中出来,甚至远离自我,也就是说不再灭亡。神将祂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带到你面前,允许你靠着这永活和安慰人心的道得救。”

基督徒如何在恩典中长进呢?通过将这道——基督得胜的事实——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路德又说:“因此,对所有的基督徒来说,以个人的努力和善行使这道与基督成形在他们生命中,以不断地操练和坚固信心,这是合宜的,因为没有其他善功可以铸就一个基督徒。”在路德写成《诗篇》、《罗马书》和《加拉太书》的注释,以及他贴出“九十五条论纲”之后,他在神学发展上核心问题的研究已经告一段落。另外一位路德的传记作者詹姆士(James M. Kittelson)如此总结道:

余下的就是要细数对基督徒每日生活行为的影响。在这方面,首先也是最高的任务就是减轻忠心的信徒良心上的痛苦。他自己的良心被宗教世界折磨,在此之中他成长为成年人,他现在要警告别人远离痛苦。台彻尔兜售赎罪券违背了他作为一名教授的教导,且危及到他作为一位牧师所担心的事,路德就此开始了改革。现在同样是这种担忧将他带回纷争之中,即便是自远方而来的。通过解释他的神学所产生的实际结果,他为自己先前的所说所为负起了责任。

在他公开的文章和私下属灵辅导的书信中,“路德再一次将基督徒生命中的一切概括为神的应许,唤起人们信靠祂美好的旨意。”那个应许呈现在十架上的基督身上,他永远地回答了这个问题,“神是良善的吗?”路德的生命、服事和属灵辅导的书信都试图将唯独靠信心和唯独靠恩典得以称义与和好的真理应用到忠心的基督徒们的生命中。

1955年,在辅导员是否应当把神圣的启示与人类的理性结合在一起的现代辩论出现以前,塔珀特(Tappert)编辑并翻译了《路德:关于属灵辅导的书信》。塔珀特提到,“看过路德的文集就清楚地知道,他的属灵辅导并非简单的外在技巧似的应用,而是他个人神学的一部分。”他解释说,在路德的时代,人们信奉多条道路可以获得生活的智慧。路德反对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家对于堕落世代中人们可以通过理性或逻辑获得生存的智慧的假设。他也否认中世纪神秘主义者认为可以通过苦修或纵欲来认识神和祂的旨意的理论。

那么,合乎圣经的关怀有什么充足的依据呢?塔珀特回答了这个问题:“因此,在路德的眼里,属灵辅导最重要的总是要涉及到信心——培养、坚固、建立和操练信心——因为‘信道从听道而来’,神的道(或者说福音)在此占据了核心位置。”

简言之,路德将他的辅导神学建基于基督恩典的福音的充足性上。路德辅导的目标“并非要人去做什么特定的事情——禁食,去朝圣,做修道士,积‘善功’,甚至领圣餐——而是要人有信心,并且去活出从信心而来的爱心。” 塔珀特简要地将其描述为:“服事受苦灵魂就是传福音的事奉。”

福音的得胜对于在破碎的世界中度日是充足的。

对路德来说,这都不是理论性的。圣经对他的生命是不可或缺的。这是路德的见证:“没有什么能像对圣经的研读那样使我心旷神怡。我勤奋地阅读,并将它牢记在我的记忆中。一节意义重要的经文常常会让我思想一整天。”别处有写道:“目前这几年,我每年都会通读圣经两遍。如果你将圣经想象成一颗参天大树,每个词语是一个个细小的树枝,我已经摇动过每一个树枝,因为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有什么意义。”

适用于路德的生活也适用于他的辅导事工。在写给赫宁(Henning Teppen)的一封信中,路德推荐圣经作为痛苦时唯一真正的安慰。鉴于赫宁有着“丰富的圣经知识”,路德引导他到保罗的书信:“你有使徒书信带你去一座花园,甚或伊甸园,那里充满安慰,他提到:‘无论写下什么内容,都是为要教导我们,叫我们因圣经所生的忍耐和安慰,可以得着盼望。’此处,他指明圣经有安慰人心的作用。谁又胆敢去别的任何地方寻找或祈求安慰呢?”

还有什么能够更清楚表明圣经对于辅导是充足的吗?

路德也认为圣经足以使人与试探抗争:“没有什么能比让神的话语充满一个人、与之对话并深思更能有力地抵挡撒旦、世界、肉体,以及所有邪恶的思想。”他继续说,“请注意第一首诗篇中称赞那位‘昼夜思想律法’的人为有福。毫无疑问,让你自己遵守神的命令和话语,并且谈论、歌唱或者思想其中的内容,相比于烧香,更能抵挡魔鬼。”

同一本圣经对于个人属灵的疑惑和自我辅导都是充足的。路德写道,“因此,让我们怀着巨大的战兢和恐惧来学习,当我们的良心只能感受到罪,认定神向我们怀怒,基督也转脸不看我们,不要跟随我们自己心里的意识和感觉,只要抓住神的话语。”同样的话语对辅导他人也是有效的:“因此,我们也靠着神的话语释放那些被掳的,给他们带去信仰的的纯正教训,并且坚固他们。”

结论

教会一直参与帮助受伤和刚硬的人。路德不是发明教牧辅导的人,他却改革了教牧辅导。他将福音应用在羊群每日的伤痛与属灵争战之中,如此一来,同时革新了神学和教牧辅导——将它们都带到了十字架下。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