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音乐和意义: 一些音乐形式优于其它音乐吗?

Article
2017-08-17

原文标题与链接:Music and Meaning: Some Forms Are Better than Others

翻译:孙雯

 

编者按

我们问了哈罗德·贝斯特和肯·麦尔斯三个同样的问题:

  • 出于救赎的目的,上帝会使用所有的音乐形式吗?
  • 即使为了拯救人,上帝使用所有的音乐形式,一些音乐形式在属灵的层面或者道德层面上“优于”其它音乐形式吗?
  • 某些音乐形式更“适合”教会崇拜吗?

单击此处查看贝斯特的答案。迈尔斯只是概括的回答这些问题,没有进行具体的阐述。


在1955年写的一封信中, 弗兰纳里·奥康纳说,“只要你今天活着, 你就呼吸着虚无主义……虚无主义就是你所呼吸的空气。”她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与教会一同与之抗争, 或如果教会没有告诉我与之战斗的必要性,我就会完全满足于现状。”

将近60年之后,我们生活的文化氛围受到了虚无主义更强烈的毒害,但是许多的教会领袖并没有增长分辨虚无主义的智慧。他们所带领的教会既不是与虚无主义争战的可靠盟友,也没有忠心地教导信徒与虚无主义争战。与虚无主义争战之中,他们失败的一个明显标志就认为音乐的形式无所谓和音乐形式没有优劣之分,坚持认为音乐本身没有意义,而音乐的所有意义是随意分配的,只有歌词才是表达意思的,表达真正意义的歌词可以与任何音乐形式搭配,这种想法无异于认为宇宙本身就是毫无意义的,捍卫这种观点的人不知不觉地成了虚无主义者的盟友,而非其反对者。

后现代虚无主义并没有以命题性的宣称来明确阐述文化形式塑造想象力的缘由。神学上保守的基督徒,善于捍卫命题性的真理,然而常常忽略了如何分辨非命题性的思想。保罗命令我们要避免被世俗文化同化,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力图来改变世俗文化,这并不限于操练演绎性的逻辑过程,也包含了对更古老的对人的心智如何运行的认识,其中包括训练想象力和直觉作为了解意义的途径,这两者通过感官与认知能力紧密相关。

在文艺复兴之前,人们认为听到的音乐是有规律的,并且具有意义,能够被人们所理解。因为万物是借着神的话(Logos)有秩序地被创造的。歌唱和聆听高昂旋律时,会经历有一种好像上升的感觉。这种上升或是下降的感觉在时空中确实是存在的,它是超越时空的实在的感官表达。在理性分析意义之前,爬山时首先能够体会到的是山的高度,坠入深渊时的深度。圣经当中所有垂直维度的隐喻都依赖于我们在生活中经历过的这种上升和下降的体验,例如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2),敬重那些在主里治理我们的人(帖前5:12),你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愿我举手祈求(诗141:2)。这些知识和体验都是用我们可以看到或者是听到的艺术形式或其它更生动、能够感知的活动表达出来。

许多音乐的意义,比如歌词的意义,是通过隐喻表达的。诗篇19篇中说耶和华的典章和道理比金子可羡慕,比蜜甘甜。我们见过并接触过黄金,也品尝过蜂蜜,所以我们能够理解这句经文的意思,这些比喻中的对照物的意思是我们用理性分析之前先感知到的,这样诗人就能以此作为理解命题性宣告之意义的基础。黄金或者蜂蜜的意义是无法触摸的,但并不是虚构的或者是任意的。上帝创造了黄金和蜂蜜,让人们能够理解用语言表达,但又不可言传的一些含义。

同样的,上帝创造了我们和所居住的天地,以至于因为波的振动而发出的声音,成为具有隐喻性的音质(通常具有空间感和触感)而被人感知。有人说话的声音平和,但有人说话的声音刺耳。一些乐器的声音很圆润,但另些却很尖利。一些和旋紧凑严谨,但一些非常的开放、空灵。我们有欣赏音乐的能力,能够从音乐形式、曲调、和旋、节奏和音质来理解其所要表现的内在含义。

在一种文化中,音乐的形式通常就反映了这种文化对整个世界和具体的人类处境主流观念和假设。16世纪的音乐流派更加善于传达复杂而神秘的现实。雅各.亨德尔的耶稣降生颂歌(Jacob Handl’s Nativity anthem,),神秘主义宣告(“Mirabile mysterium,”)称颂道:“今天宣告一个奇妙的奥秘,就是自然的奇妙创造——神创造了人。他昔在今在,担当我们的罪,遭受苦难,(神人二性)既不混合,也不分裂。亨德尔的音乐,提供了表达复杂想法的一种工具,因为当时的文化环境在很多方面赞同神秘主义,神秘主义也是当时的主导思想。很难想象用波尔卡或者进行曲来表达他的这种思想和其所要表达的实在。

由于审美在形式上有高雅和通俗文化之分,而这往往是时代精神的一种表达,生活在混乱或者充满试探的文化中的基督徒,不应该认为他们可以成功随手选择音乐用于主日崇拜或者是门训。正如卡尔文·斯塔佩特所观察到的——很大程度上是从启蒙运动和浪漫主义的思想和实践中借鉴来的:今天, 启蒙运动和浪漫主义的错误–这些错误根源于对基督教对于实在的理解的挑衅性拒绝–已经分解成了奥康纳三代前就嗅出的虚无主义。我们的音乐文化反映了这一点, 虽然不是出于一致的形式, 但比许多基督徒所认识到的要强烈。

上帝能用表达自主和反抗的音乐形式来表达对 “救赎目的” 吗?当然, 但其实这是在说神的主权, 而不是说我们要有智慧行事的责任。我相信上帝可以利用脂肪和含糖的食物来改善心脏健康, 或者他能使用侵略和复仇来促进一种温柔谦卑的精神。但是, 当他们求饼时, 我们是否给孩子们石头, 坚持说上帝每顿饭都要能石头变成饼呢?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