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没有应用?那就不算是讲道

Article
2017-12-05

原文标题与链接: No Application? Then You Haven’t Preached

翻译:咸燕美

 

你是否曾经坐在教室里如堕烟海?我清楚记得大学时代挣扎在微积分里的感觉。这门课把原理应用教得好像是不证自明一样。对班里的数学狂人来说,也许确实如此。但对于英语文学专业的人来说,尝试纯抽象思维就是无尽的挫败。由于不理解现实中的应用,我实在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知道那不断接近却永远无法到达的无限值。

如果你曾是一个数学天才,那么回想一下要你论述一首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感受吧。

解释≠应用 

我并不是要试图唤醒糟糕的回忆。但每周日把教会成员的属灵生命置于像大学新人的微积分或文学课那样的感受中,我怀疑我们牧师中是否有人不为此感到罪恶?像许多领域中的许多教师那样,我们热心于自己的专业,并且准备充分。我们可以解答希腊文和希伯来文的动词时态,可以解答古代近东的历史文化背景。我们可以在信徒还没想起来怎么说这个词之前就指出一个交叉结构。我们也准备好解释,为什么那些有学问的译者搞错了,他们应该采用我们的解读。

尽管所有这些丰富的知识和理解得到了热情的传达,但我们的会众还是不清楚应该什么。他们知道这很重要——因为是神的话。此外,他们也知道神是他们而说。然而我们解释之后,实际上就是在对他们说:“交给你了。你得想办法应用到自己的工作上。”或者更糟,我们使人因为不知如何应用而觉得有点尴尬和不属灵,因为对我们来说这些应用是显而易见的。

作为牧师,我们向会众仅仅解释文字显然是不够的。要想成为好牧人,我们就要使这些文字应用到他们今天的生活中。

所以为何没做到呢?我想有以下几个理由。

首先,应用很辛苦。与考察人心和环境的复杂性相比,分析语法和文本简直就是儿童游戏。

其次,应用很主观。我知道自己何时正确地概括句子或解析动词。但我怎么知道自己是否正确地应用了呢?

第三,应用很复杂。文字本身有一个主要观点。但却会有一堆应用,或许有多少个听众就有多少种应用。整理无数个选项实在是令人生畏。

第四,应用很个人。一旦我开始思考一段文字如何应用于我的会众,我就不得不面对我自己如何应用的问题。有的时候,我情愿选择解释而不是直面经文。

总之,所有这些理由都和我们自己的肉体,我们逃避自己不擅长之事的欲望,或是避免涉及个人信心有关。因此我们对这些理由的回应就是悔改。

应用≠确信 

但还有第五个理由,我们在讲道中可能会忽视应用的更加神学性的理由。我们认为应用是别人自己的事,本不该由我们插手。难道最后不是圣灵来把经文应用于一个人的心里吗?如果我应用了,却应用失败,那我把人们带出困境了吗?但如果我把真理放在那里,自己走开,那圣灵就有清楚的工作领域。祂做的肯定比我好得多。

我听过不止一位备受尊敬的当代牧师提出这个观点。恕我直言,这个观点既非圣经的本意,也带来神学上的困惑。认罪、义,和审判,是圣灵的事(约翰福音16:8)。只有圣灵能带来真实的确信,当我们试图取代祂的工作时,不可避免地会滑向律法主义。为什么?因为确信是人心的事,人要确信的不仅仅是事物的真实性,也包括他们要在神面前为这个真实负责,且必须照此行动。

应用和确信不同。尽管应用的目标也是人心,但其目的在于理解。如果释经要求我们理解文本的原始语境,那么应用就是要探索听到文本的当下语境。它有关确定生命阶段,伦理,明白如何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歌罗西书3:16)。我们都倾向于通过自己的滤镜和自己的经验来倾听。因此当一个牧师努力应用神的话语时,我们就有机会用从未有过或不会自动想到的方式来思考一段文字的重要性。

因此,比如我无论何时听到约翰福音3章16节,都会立刻想到我的传福音呼召。那是我自然的、对这句经文几乎条件反射式的应用。但认真的讲道中的应用或许能让我更深地思考神爱我的本质,或在基督里我有永生究竟意味着什么。通过拓展这句简单经文可能有的应用,约翰福音3章16节开始更丰富地存在我的生命中。好的应用绝不是僭越取代圣灵的工作,而是增加了确信的机会。

回避应用不合乎圣经 

回避应用显然不合乎圣经。应用正是我们在圣经中看到的传讲神真道的牧师和教师们所做的。从申命记6章7节——父母被要求“(将这些命令)殷勤教训你的儿女”——到尼希米记8章8节——以斯拉和利未人不仅对百姓念神的律法书,而且努力“讲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旧约圣经关心的是,神的百姓不但要知道祂的话语,而且要明白这话语对他们生命的重要性。

这种关心延续到耶稣和使徒的教导。在路加福音8章21节,耶稣肯定了他和那些“听了神之道而遵行的人”的关系,他的教导以登山宝训开始,充满了如何将听道应用于实践。使徒书信也都是带有实际应用的教导,他们把这种关心传递给众长老,要他们去教导操练敬虔(提摩太前书4),也要把同样的教训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

在以弗所书4章12到13节中,我们看得最清楚。基督给教会赐下牧师和教师的目的是“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如果我们从不清楚实际地讲到这一点,怎么能为教会内外的各种事工装备教会成员呢?保罗似乎认为,这才是我们不断追求的目标,而不是逃避。

举例说明 

那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举两个例子。首先,思考撒母耳记下11章的叙述,大卫和拔示巴犯奸淫,然后滥用权力密谋杀人,掩盖罪行。显然,文本表面上是有关性纯洁和谋杀的思考应用。但和你们教会里那些目前不受淫乱和谋杀引诱的人有什么关系呢?我相信有少数人是这样的。对他们来说,就没有什么可教导的了吗?当然不是。

通过察看大卫具体的罪,你可以帮助他们看到罪的一般套路,它那欺骗性、投机性和渐近性的本质。然后你可以帮助他们思考面对“罪的机遇”,不是作为以色列王,而是作为妈妈,奶奶,大学生,上班族,管理者和退休人员。你不必穷尽所有的应用,而是要努力加深这段文字带来的感受,并思考如何应用到他们自己的生活中。

或者思考以弗所书6章1到4节。这是一段关于父母子女之间相互义务的经文。这里有很多丰富的应用。但对于那些还没有孩子的人,或者家里已经没有孩子的人来说又如何呢?他们是不是只要听听,希望学到一些东西,来鼓励他们周围的父母?那只是个开始。神也用这些经文对他们说话。正确行使和顺服权威的原则适用于我们所有人。老师和学生,雇主和雇员,长老和会众,都要学习在神圣权威下兴盛的意义。正如威斯敏斯特大要理问答所述,“在第五条诫命中,不仅是肉身的父母,还包括在年纪和恩赐上超过我们的一切尊长;特别是那些上帝赐予权柄的人,都在我们之上有权柄”(回答124)。所有人都在某种权柄之下,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也行使某些权柄。深思熟虑的应用有助于明确这一点。

你的应用 

综上所述,我认为没有应用的讲道根本算不上讲道,只不过是一次圣经讲座。我们不希望人们在讲座结束后却找不到重点。相反,让我们自己先开始应用这段经文,“建立基督的身体……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