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福音信息

用替代刑罚救赎的教义牧养被虐受害者

Article
2019-12-11

原文标题与链接:Pastoring Abuse Sufferers with the Doctrine of Penal Substitutionary Atonement

翻译:刘立君

 

基督教信仰的中心是挂在木头上血肉模糊、身体破开的那个人。他被殴打、被羞辱、被蹂躏、被人类最野蛮、最残忍的刑罚所处死。这是未信者觉得基督信仰不可理喻的事情之一。但是,如果人们觉得这很难接受的话,那么替代刑罚的救赎本身就属于另一个被轻视的话题。什么是替代刑罚的救赎?为什么它如此具有争议性?

替代刑罚代赎的神学教义指得是神让祂的儿子替代我们,来承受人因堕落犯罪而必须要承担的死亡、惩罚和诅咒。

替代刑罚救赎是基于相信神是同时即是慈爱又是圣洁的。因为祂的圣洁,祂恨恶罪,必须要公正地惩罚罪。因为祂的慈爱,他不愿任何人灭亡。因此,通过耶稣,神降世为人。他在我们当中活出了完美无瑕、无罪的生命。然后他代替我们去受死。在这样做时,他接受了神完全的、可怕的愤怒,而这本应是我们所应受的。保罗在哥林多后书5:21中这样描述它:“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使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可以理解的是,这个教义让很多人感到不安。他们无法开始理解一个慈爱的父亲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完美的儿子。这难道不是全球属灵届的“宇宙虐待儿童案”吗?基督徒们怎能会相信这么一个故意送他无辜儿子以如此残忍的方式去死的神呢?

我理解这种反应。我童年曾遭受身体、情感及性等各种形式的虐待。此外,我与那些曾受长期重复性的虐待所导致深度创伤的人居住在同一社区, 并以他们作为我事工的对象。(要详细了解我所居住的社区类型,请查看 2011 年英国虐待儿童问题报告。)

作为一个曾经的受害者、如今服事受虐者的牧师,我想着眼于替代刑罚救赎的一些实际应用。我不希望在神学层面谈论,而是在充满痛苦、凌乱的现实生活层面展开。

替代刑罚的救赎不是“宇宙虐待儿童案”

我们必须首先拒绝那种认为十字架是一个愤怒的父亲因人类的罪而谋杀他无辜的儿子的观点。耶稣心甘情愿地去死。在被捕那夜当罗马士兵和愤怒的宗教领袖暴徒在客西马尼园发现他时,耶稣允许自己被带走。耶稣允许自己受审 – 尽管他和犹太领袖都知道这是不合法的审判(犹太人不能在夜间或秘密审判人)。当站在罗马总督彼拉多面前时,耶稣没有说出一个字为自己辩护。

耶稣一次又一次地警告他的门徒,他来了乃是为了舍命。在约翰福音第10章中,他三次这样告诉他们。

  •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约10:11)
  • “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约10:15)

“为此,我父爱我,因为我把命舍去,好再取回来。“(约10:17)

随后约翰福音10:18就是真正关键的一节。“没有人夺去我的命,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舍弃,也有权再取回。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请注意耶稣所说的是:“没有人夺去我的命。”

耶稣在十字架上所做的,是他心甘情愿所为。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他没有被操控,也不是被不能掌控的力量所强迫。他知道会有疼痛、苦难和屈辱 –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欣然接受这一切。替代罪人接受这一切。

今天的被虐待受害者,他们非自愿地被邪恶的成年人所残酷剥削。他们被迫忍受那些他们不完全理解的变态行为。他们被剥削利用以来满足他人的需求。我的童年就是这样的。

而另一方面,耶稣舍命,是为了自己和父神的荣耀,并把他的子民从罪中拯救出来。对我们来说,好消息是他是无辜的。但他不是一个无助的受害者。

牧养那些曾被施虐的人

有些牧师和传道人要去牧养那些曾被虐待、有严重创伤的人。对这些牧师和传道人有什么建议呢?

1. 不要在讲道和辅导时急于讲即刻的饶恕和治疗

这是我们讲道时常犯错的地方。比如我们可能会讲约瑟的故事,在讲到创世记50章20节时我们可能会太快跳到应用环节。这节经文是约瑟站在他弟兄面前,告诉他们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使许多百姓得以存活,成就今日的光景。”

因此,我们可能会告诉大家,“去照样做吧。”但是,在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忽略了他们所有的疼痛、苦难及巨大的情感创伤。我们应该让大家一起踏上约瑟令人心痛的旅程。约瑟并没有一步就从井里跳到埃及王室的宝座上。他也没有在一天之内就从痛苦、拒绝和折磨走向宽恕。他的故事很残酷且令人心碎。试图杀死他的竟然是他的家庭成员! 单单这一点你可能就需要看一辈子精神病专家才能把心结打开。

你觉得约瑟被扔进坑里,坐在井底的时候,会吹着口哨哼唱“我曾经珍视的一切”这首歌吗?他肯定被吓得目瞪口呆、惊恐之至。他肯定会生气,感到被拒绝、被抛弃。你觉得当他的兄长们决定把他卖给经过的商队时,他会安安静静吗?你认为他没有挣扎就跟着走吗?他没哭天抹泪呼喊疼爱他的爸爸吗?你认为他没有乞求兄长们放他一马,并发誓再也不敢跟以前那样翘尾巴了吗;他不会对兄长们抱歉,并愿意把斗篷送给他们,并发誓绝不把这事告诉别人吗?当他被陌生人托着离家越来越远走向未知时,他不会双手掩面,一路哭泣吗?

当他被卖到波提乏家时,你认为他不会想家吗?当他晚上躺在陌生的床上时,不会想起他兄弟们的各种邪恶吗?他没在脑海中回放每一个细节吗?在他醒着的每个时刻,他不会想着有一天如何复仇吗?你认为他不哭求正义吗?

你认为当波提乏的妻子诬告他时,他不会对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愤怒,并对神挥舞拳头吗?当他在监狱里被执行10年刑期时,你以为他难道不会思量其老父亲、兄弟们在干什么吗?你以为在深夜里他不会沮丧地尖叫吗?他不会质疑他这一切是否值得?他不想知道他生命的意义吗?你认为他对自身发生的一切没有感到羞耻和屈辱吗?面对他无法控制的人和势力操纵并摧毁他的生活,你认为他不觉得无能为力吗?你认为他全身每个毛孔不在渴求公义及对伤害他的人复仇吗?

我们讲道常常讲明三个要点,使信息清晰整洁。但生活不是这样的。生活并不是凡事都均衡、符合逻辑。对于我们这些被虐待过的人来说,重要的应用和安慰并不是创世记50章20节的重大声明,而是在此之前的13章,在那里我们看到、听到并感受到这一个人的艰难挣扎– 他被虐待、被折磨、被忽视、被利用和被羞辱 – 然而,因神在他生命中的恩典,他可以从那里走出来。

我早年在苏格兰事工的时候,一个年轻女子开始参加我们的教会。很明显,她非常不安。整个敬拜期间她一直边摇晃身体、边呻吟;并且一直在轻声自言自语。她脸上有凹痕。我们后来才知道她全身都几乎布满了自残留下的伤疤。她告诉我们,她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进出于精神病院里。她处于一个充满痛苦的世界里。她曾去过的一些教堂认为她是被恶魔附体,而救赎是解决她问题的答案。一些善意的信徒告诉她要坚信创世记50章20的应许。她被告知,她不仅需要悔改自己的罪,而且需要饶恕那些过去伤害过她的人。

当我坐在教堂大楼外的台阶上和她说话时,她很清楚自己是一个罪人。她告诉我,“但如果这意味着我必须饶恕我的施虐者的话,我不会跟随耶稣”。 我告诉她,“你不是因饶恕你的施暴者而进天堂。你是因悔改你的罪而进入天堂。饶恕和康复往往需要很长的路。”我讲述了约瑟的故事,他所经历的创伤。我告诉她,“约瑟是经过了几十年才康复的。你只需要把自己交给主,加入我们的教会,我们将和你一起同行,伴你走过正在经历的痛苦。”

对她来说,这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的开始。直到几个月后的圣诞节,她的全部故事才浮出水面。在教会颂唱圣诞圣歌时,她变得歇斯底里、十分暴力。以至于我们不得不报警,需要警察为她安全的缘故把她隔离开。我们很快知道,在3岁到16岁之间,她的父亲和叔叔们曾有组织性地强奸过她,并在折磨她时强迫她唱圣诞颂歌。他们从来没有被绳之以法。你看,她曾经被锁在一个充满折磨和痛苦的世界。对她来讲没有什么简单的答案和快速的解决方法。我们所能做得就是陪她走过她最黑暗的时刻,并庆祝她烦恼的生活中所闪现的哪怕最短暂的一丝亮光。

她需要我们的安慰,就是有一天,虽然可能在遥远的未来,她可能会有自己的创世记50章20节的时刻。那一刻还很遥远。我们也需要使她安心,那一刻遥远也没有关系。她已经得救了,但她仍然处于极度震惊中。她仍然被困在精神上受虐的那口井的井底,抬起头,只能看到施虐者的脸。她仍然觉得被困在她记忆的黑暗地牢里,想法很黑暗,不确定是否有逃离地狱般生活的出路。

各位牧师,让我们提醒自己,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正义可能是瞬间的,但是对深层创伤的愈合往往是一个漫长而艰苦的过程。有些伤口比另一些伤口更深,饶恕并与过去的施虐者重新和好将是缓慢的。一些新的信徒会长时间感到愤怒。他们会很长时间渴求正义。

他们需要知道,有这样的感觉并没有问题,而是正常的。并不是因为我们还没有饶恕施加虐待给我们的人,或我们还没有完成在神学上的调和,我们就成了二等基督徒。但是,像约瑟一样,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个点,我们即便还是不完全明白为什么我们要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但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其中一些救赎的原因。你看,故事的重点不是约瑟。重点是帮助我们超越约瑟去看到一个更好的约瑟。就是君王耶稣。

我们所跟随的神祂爱我们,并自愿来到地上经历被蔑视、被拒绝和被羞辱。祂为什么这么做呢?为了我们能够得生命;为了即便我们破碎的过去无法复原但我们的灵魂仍可以被修复,并且我们有盼望进入一个没有眼泪和痛苦的荣耀天堂。即使我们才刚刚处于通往神爱之光的痛苦旅程的开始;即使我们在认知理解上还有遥远的距离;即使我们正在死荫幽谷走过 – 唯有在基督里,我们总有一天会到达那里。也许从来不在这一辈子,但来生一定会。

我的朋友们,这就是我们当如何讲解约瑟的故事。

2. 为显明神是公义的神而教导他们替代刑罚的救赎。

替代刑罚的救赎给那些遭受虐待的人带来巨大的安慰,因为他们开始理解神的圣洁公义。替代刑罚救赎教导我们,神要惩罚一切的罪。换句话说,没有什么会被隐藏到地毯下。任何事都要被解决。可以说,没有人能逃脱的了。被虐待者需要知道,神确实非常严肃地对待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事实上,毫不夸张地说,祂认为对他们所犯下的罪行是该诅咒的。

我们敬拜一个良善公义的神。我们确信祂会解决一切邪恶,在十字架上或在最后判决时。对于在这辈子可能逃脱公义制裁的卑鄙行径的肇事者,他们将来没有任何借口和出路。神会审判他们的罪,祂的忿怒将是可怕的。

记住我一开始说的话。我们的信仰集中在一个血肉模糊、身体破开的人身上。他遭到殴打、羞辱、折磨,并在最野蛮、最残酷的惩罚中被处死。为什么会这么可怕?因为罪就是这么糟糕。罪是对祂的神圣本性的严重冒犯。但是,我们需要用神对他们的苦难并不是无动于衷的真理来安慰受虐待者。当他们看着十字架上的耶稣时,耶稣说:“我理解你们。发生在你们身上的事很可怕。那些施虐者该受神烈怒的飓风般的扫荡。因此,我和我父已经计划好,我们既在爱中拯救罪人,也在最后审判时彻底击溃这种不公。要么我会付上代价,要么罪人自己付它。”

我们再来比较替代刑罚救赎与其他的赎罪观,就是那些否认基督付上我们所应受的惩罚的观点。那些观点不能提出同样的主张 –  就是神定意要惩罚所有的不公正,即每一个不公正都将得到彻底完全的解决。若持其他观点就好像意味着,对所有得救的人而言,他们所犯下的任何不公正行为仍未得到解决,仍未受到惩罚,基本上仍没被注意到。他们会说:“爱胜过犯罪“。好吧,那可能是真的,但爱不也坚持罪必须受到惩罚吗?按替代刑罚救赎的观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是的,绝对的”,而其他观点说不。

替代刑罚救赎带给我们爱和正义。这就是我们需要教导大家的。它不是”天上掉馅饼”的教义,也不是宇宙虐待儿童案。这是唯一的赎罪观,能让大家心里平安,虽然施虐者可能永远不会面对人间的正义,但有一天当他们站在神面前时,他们要为自己所有的罪恶交帐。

3. 教导他们寻求公义是符合圣经的,但复仇并不是。

我前面说过,替代刑罚救赎告诉我们神是公义的。相信这一点有些困难,因为许多施虐者一生中并没有被绳之以法。他们的罪行或被抵赖,或被掩盖。施虐者和折磨者能够逃脱,因为他们在暗中行事,操纵、欺骗和撒谎成性。

我有一个常常提供辅导的年轻人,他小时候被严重虐待过。与绝大多数案件一样,施虐者是家庭成员。他现在快三十岁了,内心所感觉的就是愤怒。他年纪越大,就越生气。他梦想的只是复仇。他只想追捕那些施虐他的人,把他们每一个都杀死。他想跟随耶稣,但是这种愤怒吞噬了他。

当我们牧养相似心态的人时,我们必须要他们清楚这一点:有一天,任何可怕的事都将被带到那可怕的光中,每一个施虐者都要到全能的神面前交帐。尽管我们在这世上可能看不到正义伸张,但神终将在最后审判的那天施行他完美的正义。

我曾经问他,为什么他不通过法院来审判他的施虐者。”因为那样我会看起来愚蠢且软弱。那样所有人都会知道我身上发上的事。并且,那样做是羞辱。”我告诉他我尊重他的想法,并且对他感同身受。但我也告诉他,他不能让痛苦和愤怒就这样吞噬他的生活。他需要明白,如果他不去追求世上的正义,那么他应该把情况交托给神。毕竟,神的正义终会得胜。

在同时,他必须明白复仇并不荣耀神。“这很难。”他对我说。“我不关心正义。我只是想杀了他们。”

他是对的。这确实很难。我继续伴他同行,并祷告有一天他会完全信靠耶稣,把他所有复仇的想法都丢放在十字架脚下。

4. 千万不要推动受害者与施虐者去和解。

我们应该和施虐者和解吗?这不是一件容易回答的问题。在我们的教牧辅导中当然不应该强迫受虐者与折磨他们的人和解。我不是说和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说,我们不应该强迫人们进入他们无法控制的事情。虐待就是控制。我们需要给人空间和时间。

5. 帮助人们向前看今后的生活

虐待并不决定我们的一切。我们成为耶稣里新造的人。我们需要训练我们的大脑和情绪,相信神爱我们。我们需要不断地提醒自己相信福音。我们也许不能完全治愈永恒的这一面,但如果我们紧紧贴住耶稣和祂的子民们,我们可以学会避免苦毒和自怜。

6. 虐童者及性侵者也可能因圣灵而重生。

神的爱也甚至会延伸到这些人。对于我们这些被虐者来说,这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真理。但这就是福音。要么这些人会受到惩罚,要么基督代替他们受到惩罚,就像我刚才讲得那样。当然,这是个好消息,我们所有人都因之而有盼望。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施虐者应该和受害者在同一个教会。这需要辨别和警惕。我们应尽一切努力、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受害者。

7. 不要低估长大后的痛苦。

几年前,我记得试图跟叔叔讲起我幼年时所经受的。他对我说,“梅茨,翻篇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这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事实上,我们越长大,那些经历可能会越困扰我们。事情绝不像把它从我们脑海中抛开那么简单。当我们成年,并开始更好地理解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时,痛苦和挫折可能会变得包罗万象。然后,当我们有自己的孩子时,我们还会思索我们怎么能受到如此可怕的对待。这是否意味着我们今后总是会这样想呢?

答案即是“是”,也是“否”。

“是”,因为我们生活没有回头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已经发生了。记忆将永远存在。“否”,因为这些事不必决定我们的一切。

因神的恩典,我不再是童年受虐的受害者了。但我仍受它的苦。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并不决定我的一切,因为我是神的孩子。我透过圣经和真理(即神的儿子替我赎罪)的视角来看待我的生活和经历。我不能准确理解为什么这事发生在我身上,但我相信神足以掌管我的未来。这一路并不容易,但它是唯一能带来自由与和平的路。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