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牧者论坛:全职同工会议最佳实践

Article
2019-06-24

原文标题与链接: Pastors’ Forum: Staff Meeting Best Practices

翻译:王清彦

 

我们向一群牧师询问他们关于召开全职同工会议的妙点子。如下内容是邮件沟通的整理。

保罗·里斯

  1. 每位全职同工分享过去一周在教会和各自生活中所经历的神恩典的明证。
  2. 我们将教牧全职同工团队一起注册并学习CCEF的网络课程“合乎圣经的改变之过程(Dynamics of Biblical Change)”,借此生发教牧关怀的共同语言,并且彼此相携成圣。
  3. 在会议中,我们用一些不怎么严肃的问题穿插一些激烈的对话,如“你遇到过的最有名的人物是谁?”,以及“刚过去的一周你跟人有过的最奇怪对话是什么?”

保罗·里斯是苏格兰爱丁堡夏洛特小教堂的主任牧师。

丹尼斯·纽寇克

全职事工对我们的灵命挑战很大,因为它使我们接触过多的教会问题,使我们面临以功利主义的方式使用圣经学习、敬拜和祷告等属灵操练的试探,以及日程的紧张。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将全职同工会议作为神话语事工、祷告和属灵激励的时机,以鼓励全职同工逐渐成圣。

丹尼斯·纽寇克是俄克拉荷马州埃德蒙亨德森山浸信会主任牧师。

鲍勃·约翰逊

太好了!那么在周一的全职同工会议上,假设我问全职同工:“我曾有过的关乎全职同工会议的最好的点子是什么?”除了其中一位外他们说:“当你取消它的时候”,那我得忍受一个漫长、难堪的沉寂。希望伙计们有好主意,因为如果你有的话,我们这边的全职同工会给你派发星巴克的礼品卡。

鲍勃·约翰逊是密芝根罗斯维尔房角石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安泰博

弟兄,我要笑得在地板上打滚了,因为这肯定会是我们的同工的反应—“当你取消它的时候!”

谁会享受开全职同工会议?我猜这么问才会让我们的这个问题最终有价值,是不是?

那么,我有一个想法。我觉得这是个好点子,它基于各种回应,但不是我的原创:

不时地,我会从全职同工中挑出其中一位。所有其他人分享他们赞赏这位同工的一两点,或小或大,但通常是具有属灵激励性质的东西。开始的时候会有点尴尬,因为人会觉得坐在一个房间里被所有人谈论有些好笑。但到最后,不仅这个人受到了鼓励,满屋子的人都受到了鼓励,因为我们听到的是神的灵和恩典在我们中间作工。然后,我们花时间在祷告中为着我们的这位同工献上感谢。

在全职同工会议上从这位弟兄得出的潜在智慧就是如此!

安泰博是开曼群岛大开曼第一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瑞安·富勒顿

我也比较享受怀念某次好的全职同工会议。

然而,有一件事情是我们做过且是享受的,就是一起阅读。每周我们阅读和讨论一个章节,我觉得讨论非常有益。

我们也一起读一章圣经。目前我们在读哥林多前书,并且我开始讲这本书。与其他全职牧师和助理一起阅读和讨论,让我听到人的想法、问题以及对经文和会众的反思。这对我预备教导时是个很大的祝福。

瑞安·富勒顿是肯塔基路易斯维尔以马内利浸信会的牧师。

麦克·兰普金

在每次会议开始时通读一本书是有益的。我们目前正在阅读保罗·区普对诗篇51篇的默想。我们用全职同工会议一开始的半小时让所有人分享,可以谈论我们的灵修生活以及对教会场地的问题和日程表等事务。

然而,没有什么比得上取消早上的会议。

麦克·兰普金是阿肯色州费耶特维尔大学浸信会主任牧师。

约翰·福尔马尔

在开场祷告后,我大声朗读乔治·怀特腓德日志中的一些段落,并请全职同工对其发表意见,因为这些段落关乎基督徒的生活和我们的事工。之前我已读过撒母耳·卢瑟福和杰克·米勒的一些信。当我们以灵修的基调开启会议时,我们发现这是讨论的好素材。

约翰·福尔马尔是阿联酋迪拜联合基督教会的主任牧师。

瑞安·凯利

主持我们全职同工会议的不是我,而是我们的行政牧师。当我初来沙漠泉水教会时,就是这个模式,七年后,我看到了这种安排带来的诸多益处。当然,许多教会的全职同工规模都没大到要设立一位行政牧师,因此可能没人能替代讲道牧师来主持会议。但是如果在全职同工中间存在有恩赐、敬虔并且有智慧的行政(助理)牧师,可能讲道(主任)牧师最好支持他的这位兄和同工的带领。

对于主任牧师来说,以次要角色列席会议是件好事。这教会我们操练尊重和安静,给我们更多的时间进行观察和反思,并使我们根据需要切入合宜的提醒或劝诫。我很肯定自己不会说,我在全职同工会议上所说有用的内容中的一半是我主导的。我不会看到我主导的必要。

瑞安·凯利是新墨西哥州阿尔比凯尔克沙漠泉水教会的讲道牧师。

罗比·加勒提

当两年前我来到布雷纳德时,我们的全职同工会议是一场两个半小时的事务性会议。我决定通过一起阅读圣经,并让全职同工彼此督责背诵圣经来改变会议的焦点。所以我花了前一个小时在会议中大声引述圣经。同工们对这一改变做出了好的反应。有时我们的整场会议在都花在圣所的祷告中。

罗比·加勒提是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布雷纳德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全职同工会议,我只参加过5个月,目前为止有益的如下:

  1. 通过通览我们的成员通讯录祷告来开启每次会议。这帮助全职同工们越来越像牧者一样思考。
  2. 一起阅读一本书并讨论。这有助于建立共同愿景,并敞开讨论分歧。
  3. 每月与事工和行政同工共进午餐一次,并利用这段时间来教导和建立愿景。

我想当我们取消会议时,人人都会开心。但到目前为止,他们也感激有这样的机会讨论事情并被倾听。

麦克·劳伦斯是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欣森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亚伦·梅尼科夫

我们的全职同工会议每周召开一次,每次一小时。我们尝试利用其他不太正式的时间互相沟通联系并更深入。在每周全职同工会议上,我们设立三个目标:

首先,我们祈祷。我们一直为教会成员祈祷,并经常彼此代祷。

其次,我们协调。此时我们拉出教会日历,并确保我们是团队运作而不是孤立的个人运作。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可能正做着我们自己的事情,却忘记我们如何影响他人或需要他人。

最后,我们一起阅读一些东西。可能是一个短讲,可能与当前事件有关。我们的目的是让我们的思绪飞离己身,甚至飞离我们的教会工作,并思考神在别处所做的工。

亚伦·梅尼科夫是乔治亚州沙泉市弗农山庄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埃里克·班克罗夫特

我们有过的最好的全职同工会议,是在每个人都为有价值的、事工塑造性的对话做出贡献的时候。我尝试通过让所有全职同工历经数月时间慢慢阅读一本书来培养这一点。

由于我在如此多的其他情境中教导,利用一本书犹如请进一位外部的作者开展教导,使我能促进交谈并同他人一起学习。

我列出一张书单,其中所有书目都包含我所知晓会让我们受益的资源,随后让全职同工选择要阅读的书籍,这让他们有发言权。这些讨论成为丰富的成长时间,并已经影响了他们各自的事工,远超我的直接带领所能成就的。

埃里克·班克罗夫特是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城堡景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胡安·桑切斯

我们在全职同工会议上的首要关注点是同工的发展和鼓励。会议上,我们的确处理日程事项,但一开始我们先花时间为会众和彼此的需求祷告。我们再用灵修书籍研习结束我们的全职同工会议,每位全职同工轮流推进针对一个章节的一次讨论。目前我们正阅读保罗·米勒的《祈祷生活》。

像瑞安·凯利一样,我选择不主导我们的全职同工会议。我们有一位行政牧师能够在安排会议时引入一些想法,以便给所有人带来最大益处。他为每次会议选择一个主题,并提问与该主题相关的各种问题。每位全职同工轮流回答问题,并且从给出的答案中彼此了解,从而极大地受到鼓励。

由于这些活动使我们的全职同工会议时间持续更长,我们隔周才开一次会。

胡安·桑切斯是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高角浸信会讲道牧师。

艾尔·杰克逊

我们在湖景浸信会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每五到六周取消一次全职同工会议,并且以同工身份在奥本大学校园里进行个人福音布道。

艾尔·杰克逊是阿拉巴马州奥本市湖景浸信会的主任牧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