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植堂出于乐意,而非利益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植堂出于乐意,而非利益

Article
2020-01-17

原文标题与链接:Planting Churches for Pleasure, Not for Profit

翻译:韩冰

 

如果你稍微关注一下植堂领域,你很快就会开始怀疑这一块是不是被商界大亨吉姆•柯林斯(Jim Collins)给控制了。像“客户对老板”、“教会初创”、“体验礼拜”、“创业精神”这样的口号变得随处可见,然而那些保罗所说的强有力的句子——“立了志向……传福音”、“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的神的羊群”、“务要传道!”——似乎已被遗忘。

这是不幸的,因为植堂所需要的不是吉姆•柯林斯的智慧,而是耶稣基督的福音以及为这福音作见证的话语。我知道这些话没什么分量,但是听着——如果我们要在植堂中享受到从神而来的喜乐,我们不要理睬那些保证能快速拉拢人群的、出于人的任何做法,相反,我们必须深挖神的话语,来有意识地建造一群百姓。

下面我提供三个我们应当思考的原则,好使我们植堂是为了神荣耀的无限喜乐,多过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

圣经而非生意

即便是对植堂来说,神的话语也是充足的。我们要做的都已经在圣经当中,只须我们花时间来查找它们。

门训、成员制、讲道、教会纪律、长老、执事、圣礼——所有这些都在圣经中清楚讲明。每一个都是从神而来的宝贵恩赐,好像是一根马刺,让教会能定睛在其被呼召去传扬并维护的同一个福音上。换句话说,诸如成员制和长老一类的事情,并非是在我们聚集一群人之后才给一个堂点加入的特色;它们是构成一个引人注目的群体所必需的要素,这个群体向一旁观望的世界证明了神的性情。

一般的植堂书籍很少将注意力放在描述和理解究竟什么是教会上。毫无疑问,这些书意图是好的,常常鼓励植堂者将收益率放在优先地位,这种情况下,“成功”意味着让尽可能多的人尽可能快地来到教会,这样他们可以参加礼拜。一般情况下,将教会定义为一个民族——圣洁、与世界分别开来——的那些圣经标记最多只能算是一个遥远的声音。有时候,这个声音完全听不到。

什么是教会?教会为什么而存在?什么东西是神所告诉我们会将祂的子民标记出来的?应该教导什么东西?应该由谁带领?带领者应该像什么样子?什么是成功?圣经对所有这些事都有仔细的指示,这意味着圣经作为我们植堂的指引是绰绰有余的。

牧师而非总裁

我们可能很熟悉耶稣对他门徒最后所说的话,但是那位伟大的植堂者使徒保罗最后的话呢?“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保罗恳求这些牧师去做一个牧羊人,关心爱护耶稣流血所救赎的群羊。

植堂者不能成一个为耶稣摆摊卖汽水的企业家。他们应当成为一个牧师,温柔地管理基督的羊,热心地将荣耀的福音信息带给未得之地和未得之民。

访客和教会成员应该明白,我们身处其中并非为了一个更大的平台。相反,我们的生活应该将我们对他们灵魂的关心传递出去。人们能在任何地方找到致力于具体善工或是服侍的、充满魅力的人,但是教会应当提供不一样的东西。人们厌烦了为他人的好处而冒险。他们想要的是会倾听的医生、诚实的汽车维修工、脚踏实地的政治家、知道他们名字的咖啡馆服务生。很难在这个世界上寻觅到这样的带领者,但是,对福音有兴趣的人应该能够从任何一个基督教会的带领者身上找到正直。

让我们停下对关于“创业精神”的所有质疑,让我们更多地来询问潜在的植堂者是否关心爱护他们的妻子和孩子。让我们问问上一次他们在深夜接到电话,因为想要用福音来服事那些处在困境中的人,而甘心地接起电话是在什么时候。让我们问问植堂者,他们在小事上是否对自己满意,使得主可以交托他们大事。

家人而非对手

在我们选择在华盛顿特区植堂前,我们不仅和宗派的领袖谈过,我们同样——并且更重要——和在此地实际生活、工作的敬虔人士谈过。我们这样做有几个理由。

首先,我们想要尊重身在此地的那些人。其次,我们据此想要从他们这里了解在这座城市是否有空白地带,可以让我们以一间健康的、传讲福音的教会来填补。我们不想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罗15:20)的地方传讲福音。我们的人生太短暂,而主已经交托了大事给我们。所以我们优先去到未得之地,不管这个城市是否出名或是受欢迎。实际上,我们的关注名单上有过不少城市,但我们离开了这些城市,因为在那里看起来已经有很多事工在进行了,找到一个地方变得困难起来。

我看到CVS, Walgreen, 和 Rite Aide(译注:三者均为药店品牌名称)到处都是——一家紧挨着一家——彼此为敌来赢得市场份额。很不幸,我有时候注意到同样的事发生在植堂者中间。

他们没有去建立关系,反倒只听从自己阵营的话,就好像一个宗派领袖一样,并不住在那里但却有“管辖权”。其他的植堂者甚至都不会问过饱和的问题,因为他们假定每个城市都是未得之地,亟需他们的帮助。

但是看看使徒保罗,他最大的喜乐之一就是他与其他教会的团契。当我们将他人看作是对手,而不是要去爱、去服事、去学习的家人的时候,我们就错过了那种喜乐。

真的,在植堂中我最大的喜乐之一就是和同一座城市其他的教会同工,“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腓1:27)。我们是在一起工作,而非分开工作。在我们越过宗派的边界,越多地与他人谈论、倾听他人,福音就在世界传得越广阔,而不是在一个地方扎堆。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