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教导、等候、重申:加尔文主义如何加强我对会众制的委身

Article
2019-04-23

原文标题与链接:Teach, Wait, Repeat: How Calvinism Fuels My Commitment to Congregationalism

翻译:王悦

 

迈克牧师有些失望。过去两年,他努力服侍,想要复兴教会。可是,尽管竭尽全力,教会还是不够成熟。也看见有一些人归信,有些家庭的婚姻关系得以修复,也有些人有兴趣参加门训,但是大部分成员充其量不过是不冷不热的。

下次成员大会上将有一项重要的投票,但迈克确信行不通。迈克跌坐在椅子上,看着助理牧师。“几十年来,这间教会的教导都不够正确,”他悲叹着,“正是这样的时候让我觉得,我可能会说服自己会众制是不合乎圣经的。”

对于迈克牧师的悲叹,我能够感同身受。基督的羊群会在行为上不够成熟,甚至不够敬虔,特别是那些连年以来神学上“营养不良”的教会里的羊群。有时,看到会众不明智地、甚至不公正地使用国度的钥匙,牧师们会觉得无助。如果我们只是改变治理方式,侍奉似乎会更容易些。在成员制、教会纪律和教义上,牧师能更有效侍奉时,为何还给会众最终的权柄呢?

但是,我们若确信圣经教导会众制,该如何坚持不渝,特别是当这一治理方式常常显得与教会的最大益处相左时(至少短期内)?在本文中我想展示的是,恩典的教义如何巩固并增强对会众制的委身,以及对这样一种侍奉理念的委身:以讲道、祷告、爱和门训会众使其成熟为特征。我不是说会众制仅在加尔文主义救赎论中可行。我只是说,确信神主权的加尔文主义的牧师应该相信,神的恩典能够改变甚至是最不成熟的教会,使其成为圣洁、活泼的共同体,明智、公正地使用国度的钥匙。

接下来,我们会思考神学如何塑造治理方式,治理方式如何塑造事工,而我们对神的观念是如何加强事工的。

神学塑造治理模式:再谈会众制治理模式的神学根基

会众制的神学根基基于这一事实:在新约时代,律法是写在神子民心里的。可以说,新约圣经明确肯定会众制模式(太18;林前5)。然而,这一模式不是凭空产生的。新约的到来从根本上改变了神的子民,从一个“混杂的”共同体(由信徒和非信徒组成)转变为一个“认信的”共同体(针对任何 “认识耶和华,从最小的到至大的”的人(耶31:34))。

旧约预言了这一从混杂共同体到重生的共同体的转变。旧约里,以色列民需要心里的割礼(申10:16;耶4:4)。当然,一些以色列民真正重生、因信称义(创15:6,诗32)。但是,圣约共同体的大部分子民不忠心,没有重生,并且是“受过割礼,心却未受割礼的”(耶9:25-26)。

然而,新约中,每个圣约子民的心都受了割礼(申30:1-7)。换言之,每个新约子民都有神救赎的恩典。神已经挪去他们之前的石心,赐给他们一颗肉心(结36:26),刻有神的律法(耶31:33)。此外,神将祂的灵放在每一个新约子民里面,使他们能够顺服律法去行(结36:27)。这些经文(还有更多)清楚突出神在救恩方面的主权,并强调新约子民全体都享有这些救恩的福气。

因此,会众制就是这一新的救赎性-历史性事实的功用,亦即新约的每个子民都被神重生,有圣灵内住。会众制是可行的,仅仅因为这些子民是神主权恩典的对象,他们是被改变的罪人,现在可以真实地回应神的话语,他们的生命服从于神的旨意。换言之,这些新约经文凸显神在每个圣约子民身上有效的工作。加尔文主义者声明的神的转变工作以及新约里神决定其子民治理自己的方式,两者之间自然衔接。

治理方式塑造事工:教牧侍奉和会众制

如同约拿单·李曼论及的,治理方式塑造门训。我们如何看待教会的本质会塑造我们如何看待基督徒生活。类似的,治理塑造教牧侍奉。我们如何理解教牧工作,很大程度上是我们将国度的钥匙放在何处的功用。在成员制、教会纪律以及教义方面,牧师视自己拥有这世上最终的权柄,并且更容易容忍会众中的不成熟和教义偏颇。为何?因为这些不成熟之处似乎并不威胁教会的整体走向。

但是会众制主义者认识到,钥匙不在长老的手中,而在地方教会手里,即被称为义的罪人的特定聚集。这反过来塑造教牧工作以及领袖理念。牧师不为教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们教导教会为自身做出正确的决定。李曼甚至称长老带领的会众制是耶稣的门训计划。他们没有(也无法)照顾整个会众,所以他们必须装备成员互相照顾。牧师不必在侍奉的前线,但可以提供支持,装备圣徒执行教会的使命。

换言之,会众制创造以成员为中心的侍奉。教牧职责不是为了设立项目,筹募资金,甚至也不是开始新的事工项目。相反,牧师关注通过讲道和教导来牧养、门训会众,同时祈求神使他们的努力能有成果。他们也关注兴起长老承担门训成员的教牧责任,以好好使用国度的钥匙。

从圣经而言,保罗在以弗所书4:12陈述了这一信念。保罗描述教牧职责是“成全圣徒,各尽其职。”这里的图景不是牧师建造教会,而是牧师训练教会,以致教会“建立自己”(16节),只要会众足够成熟,可以拒绝错误的教义(14节),并将神话语的真理应用到他人身上,带来生命的转变。

现代教牧手册和“行动指南”强调侍奉需要有创造性和开创性。人们认定“优秀的”牧师要擅长经营启动服侍项目,越像CEO越好。但是圣经描绘的画面更加简单:敬虔的弟兄,由会众确认做长老,教导他人圣经的含意以及该如何遵守。接下来他们祈求神会让人们顺服,也鼓励会众中其他人也这样做。

神主权下的侍奉:会众制和加尔文主义

坚持会众制是项艰难的工作,主要是因为这要求我们信靠神在会众中的工作。通常牧师比会众更清楚知道如何使用国度的钥匙,但是我们必须相信神的智慧,祂把钥匙放在他们手里。然后,我们祈求主让会众正确使用钥匙。我们可以教导、牧养、辅导、门训,但是唯有神能带来属灵的成熟。

在所有人中,加尔文主义牧师应该是世界上最为耐心的人。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栽种,浇灌,唯有神叫它真正生长(林前3:6-7)。我们无法推动达成结果或是培养属灵生命,只有神可以。我们的职责是劳苦作工,教导会众神的话,相信神的灵在工作,即使有时神的工作比我们想要的慢得多。

保罗在提摩太后书4:2赞许这一事工模式:“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所以,牧师必须致力于教导的职责——“传道”,“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并且出于“百般忍耐”的性情。保罗命令我们要行出耐心,这正显出我们是真地倚赖神的主权在会众中结出属灵的果子。

牧养一间会众制的教会看起来需要孜孜不倦的努力,持之以恒地教导以及不知疲倦的牧养。同时,这看起来也像是等候,等候神祝福祂话语的事工。建立在吸引人眼球上的事工,或是削弱会众机能和权柄而人事过于臃肿的事工,其特点不是等候,而是折腾。但是,基于圣经的事工是依赖神主权的恩典,欢喜服从神的时间和旨意。我们相信神会在祂希望的时间,在祂愿意的程度内,使会众结出属灵的果子。

的确,会众可能是难以驾驭的。基督的羊有时相咬相吞,伤害牧人。但是,神的主权恩典是新约共同体的基石,记住这一点会让我们恒心致力于会众制,帮助我们持续进行教导、门训和祷告。我们劳苦,盼望会众能够在长老的带领下有智慧地治理教会,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相信,开始这善工的神会成全这工(腓1:6)。将地方会众塑造成新约共同体的同一位圣灵,也是此刻使会众成圣的同一位圣灵。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