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一场意外的改革:路德和加尔文对家庭的影响 : 健康教会九标志

教会与文化

一场意外的改革:路德和加尔文对家庭的影响

Article
2020-07-29

《华盛顿》杂志最近的封面吸引了我的注意。封面上的文字鼓吹“有力量的女性”,并配以了许多优秀女性的特写照片。但当我浏览了杂志封面之后,我注意到,在参议员、CEO、小型企业主这些职业之外,有一份职业却杂志被遗漏了,那就是:家庭主妇。

这种遗漏提醒了我基督教神学和世俗观点对于女性气质的不同解读。世俗文化崇尚“权力”而非仆人心志。而基督教神学中的女性气质——就如圣经图像中对男性气质、婚姻和家庭的描绘一样,与世俗期待完全相反。在基督的国度里,仆人心志被高举,无私地养育孩童是荣耀神的,自我牺牲则是神圣的。

而我们所处的世界并不这样看。在当下这个多维度、重视品牌塑造以及充满野心的年代里,家庭对许多人来说没那么重要。但在圣经里,家庭却是最首要的机构。创世记第2章描绘了神如何创造家庭,它不但是男人和女人实现神美丽设计的舞台,也是一部由男人和女人共同演绎的行云流水般的好戏。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并不是第一代知道这些被世人鄙视的真理的人。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代表了宗教改革运动时期的两位神学家,宗教改革是很久以前以圣经为中心推动的改革运动,他们促进了神对家庭的愿景,并引导许多人这样做。在这篇短文中,我们将看到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在这些问题上杰出的神学贡献,我们也将探索这些思想,将其作为一种召唤去拥抱圣经所教导的一切。

“金子般的、尊贵的工作”:马丁·路德的天职观

现代世界对于工作的理解往往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得弄清楚什么是我们最想要的?然后,我们以此为根据对各种工作进行排名。世俗价值观、新马克思主义和女权主义思想等不同的价值观念用它们各自的方式告诉我们去崇尚权力、政治影响力和金钱。因此,那些能够提供权力、政治影响力和高收入的工作往往最令人向往,而不具备这些要素的工作对择业者而言就几乎没有价值。

这些观点恰恰和路德(1483-1546)对于工作的观点截然相反。作为一名成熟的新教神学家——也是第一位新教神学家!——他将工作重塑为一种呼召或是天职。在天主教神学中,工作的重要性由属灵程度而定,而不以世俗中的现实评定。祭司与神最亲近,因此祭司的工作最为重要。但在圣经中,路德发现了圣经中的闪耀真理:所有生命都应该活在神面前(林前10:31)。据此,路德认为基督徒无论男女,“甚至他们看似世俗的工作都是在敬拜神,他们的顺服令神喜悦。”家务劳动也是如此,它可能“没有神圣的外表……然而,这些与家庭有关的工作,比所有修道士和修女的所有工作都更令人向往,不管修道士和修女的工作多么辛苦与令人印象深刻。” [1]

很少有比这更能还原真理的神学了。路德基于圣经的洞察,使所有基督徒的生活都令人着迷了起来。你能想象比这更使人自由的想法吗?想象一个已经在吃力不讨好的田野里劳作良久的农民,或是一个出生于十六世纪期间的卑微妇女,她已经生养了9个孩子却几乎没有受到过称赞或奖励。农民的身体因为劳作疼痛,妇女的身体因为生养受苦;他们每天都在承担自己的任务,却鲜有喜乐;他们辛苦工作却碌碌无名,毫无保障,有时候他们还会被羞辱。

此时,一名来自德国威滕伯格、自命不凡的青年路德出现了。他带来了一种令人释放、鼓舞和激动的信息。那些泥潭中的淤泥?那些令人痛苦的家务安排?那些在养育孩童的过程中出现的挑战、试探和困难?在路德的神学观念中,我们为这些困难所付出的努力满溢着美丽、焕发出荣耀。所有这些对神来说都很重要。神看到了我们的工作,神爱我们所作的工作,神在最后那一日会给予我们当有的奖赏。

基于这个神学基础,路德把他的眼光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养育孩童上:

一位妻子也应该用这样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职责,当她给孩子喂奶、哄孩子、为孩子洗澡,还有用其他方式来照顾孩子时;还有,当她忙着做其他家务并顺服丈夫、帮助丈夫时。她所作的这一切都是荣耀而高贵的….现在,请你告诉我,当一位父亲去洗孩子的尿布,或者为他的孩子做一些看似粗俗的工作时,尽管这位父亲正在根据基督信仰描绘地那样去行动,有人却会因此嘲笑他是个娘娘腔,我亲爱的朋友,请你告诉我,谁才是应该被嘲笑的那一位呢?神,和他所有的天使与被造物,都在微笑,并不是因为这位父亲正在洗尿布,而是因为他正在践行基督信仰。[2]

母亲们生育、养育孩子,这标志着他们生命中的一个重要呼召。一个女人在家里的所有工作——包括根据彼得前书3章1节的经文来“帮助和顺服”她的丈夫——将会以一种意义深远的方式来荣耀神。路德使用了一个典型的颜色词语来形容这种投资:“黄金般的”。这是一个多可爱的词来形容这种神圣的呼召,一个对于基督徒妻子与母亲的呼召。她养育孩子的每一分钟在神看来都是重要的。这些看似灰暗的时刻其实闪耀着永恒的荣耀。

这种女性气质的阐述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首先,路德知道,正如我们所做的,一个母亲的生命不仅仅是这项工作。其次,我们乐意承认一个敬虔的女人有许多方法可以荣耀主(无论是已婚的还是单身的)。尽管如此,路德还是看到了做母亲的巨大价值,这一角色不仅仅是孩子们小时候的一种暂时的呼召,因为这是一种真正的生活方式,就像做父亲一样。第三,我们注意到路德认为父母都应该帮助孩子。事实上,路德教导父亲应该供养家庭,但他也清楚地认为父亲应该通过养育好他的孩子来祝福他的妻子(提前3:1-7)。

“他很喜悦”:加尔文的家庭观

约翰·加尔文(1509-1564)赞同路德。当别人有不同意见时,他就是这样认同路德的。早在各种女权主义浪潮席卷西方之前,加尔文就在他的日内瓦讲坛上指出,有些人鄙视女性的职业。他们这样做是“傻瓜”。他写道:

确实有许多这样的傻瓜,当他们谈到妇女的职责,谈到照料孩子时,他们就会对这些嗤之以鼻。那然后呢?天上的审判官怎么说?他很喜悦这些妇女们的工作,接受它们,并把它们纳入他的奖赏中。所以,让妇女们欢喜地尽她们的本份,尽管这个世界鄙视它,让从神而来的安慰使她们所当受的尊敬变得令人喜悦,并说,“神看见了我的工作,那么多属他的天使在这里见证我的工作,尽管这工作并不被世界所认可。”[3]

多么不同寻常!我们有时会将加尔文所处的时代(16世纪的欧洲)看作一个整体。当然,我们会抱怨那时候的所有人都盲目地支持性别角色。现在我们明白了。事实并非如此。显然,许多人都出言反对圣经中的女性气质。许多人并不喜欢反传统文化的母亲与主妇视角,一个女人总是关注家庭的利益,就像她们现在一样。那些人没有掩饰对这些女性的“蔑视”,当然也没有掩饰对牧师神学家加尔文的蔑视,加尔文对这些“职责”的宣讲毫不畏惧。尽管遭到反对,加尔文并没有动摇。像路德一样,他以神学为中心为这种职业劳动辩护。虽然“世人不赞成”这样的职责,但他描绘了一个虔诚的女人对自己说:“神看见我了。”

加尔文不只讲圣经中的女人。他为男人们在家庭中设立了非常高的标准。男人跟随神的呼召作家庭的“头”(见以弗所书5:22—33)。为了在这个角色上荣耀神,他们需要教导:

因此,这里要注意的是,一个家庭的“头”如果要履行他们的职责,就必须委身在神的话语中接受教导。如果他们是愚蠢的,如果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宗教或信仰的基本原则,不知道神的诫命,不知道如何向神祈祷,不知道救赎之路是什么,他们如何去教导家人呢?因此,那些有家庭、需要治理家庭的丈夫们,必须想:“我必须在神的话语中受教,这样我不仅会按照他的旨意管理我自己,同时我也会这样带领在我的权柄和指导之下的家人们。”[4]

敬虔的头必须先对自己有属灵的带领,然后才能带领妻子儿女。加尔文并没有为基督徒设立一个不可企及的标准。相反,他呼吁他们“了解信仰的基本原则”,这样他们就可以真诚地祷告、全心全意地教导。丈夫和父亲并没有与他所爱的人分离。在加尔文的思想中,他有“一个家庭要管理”。他要照顾妻子、训练孩子。他要学习神的话语、要爱,还要顺服。

和路德一样,加尔文也很看重孩子。他特别呼吁男性要在孩子们身上花时间:

除非男性把他们的孩子看作是从神而来的礼物,否则他们在提供他们的支持时就会粗心大意、不甚情愿,就像另一方面,这种认知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鼓励他们抚养他们的后代。而且,如果一个人因为神赐给他孩子而体会到神的良善,那么他就会怀着坚定的心,欣然地寻求神继续赐下恩典;虽然他留给他们的遗产可能不多,但他在养育孩童这件事上却不会马虎。[5]

加尔文知道男性们面对的诱惑。他明白,为了优先照顾他们的孩子,父亲们必须与自己的肉体斗争。他知道他们有时在养家的意愿上会有挣扎。他知道男人会关心金钱,因此有时会变得吝啬。虽然加尔文从没有鼓励愚蠢的消费,他却敦促他的会众们操练慷慨。这种性情源于以神为中心的父亲观。父神向他的百姓显出许多的“良善”和“恩典”;所以,世上的父亲也应该对他们的孩子表现出同样的态度。

家庭的改革

路德和加尔文在大约500年前写下了他们的神学思想。在我们看来,它们就像是遥远的遗物。但事实上,我们从他们的家庭神学中看到,他们当时面临的挑战与现在的我们几乎一样。他们周围的人都反对圣经中关于男人、女人、婚姻和家庭的观念。人们鄙视神对基督化家庭的迷人设计。虽然他们理应为着性别和家庭的秩序来敬拜神,他们却退出了。他们反其道而行之,就像今天的人们一样。

在基督到来之前,从来没有一个时期,人会自然地去爱属神的东西(林前2:14)。在我们的自然状态中,没有人会接受神和他的智慧。我们的天性让我们轻视神的旨意,我们的肉身也不会渴求拥抱他的命令。再者,一个罪人若不悔改,他就不会欢喜地接受仆人心志,也就是耶稣基督的心意——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 (太10:28;腓2:5-11)。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能自然地符合基督的形象。相反,我们渴望这世界所渴望的:我们想要权力,我们想要从人而来的赞美,我们想要钱。我们不想看起来很奇怪或者不合群。是的,我们想成为基督徒,但我们内心面临着属世的诱惑。毕竟,如果我们顺应周围的文化,我们的福音就不那么招人讨厌,我们为福音做见证时也没那么艰难。

但这不是我们的神学。路德雄辩地指出,我们的神学是由基督塑造的。他写道:“惟有十字架才是我们的神学。”我们不应该只在思考赎罪,或沉思深奥的救赎论,抑或是在一场博士研讨会上讨论基督教教义时才想起圣经中的真理。我们应该一次次去记得十架真理——当我们替孩子换新尿布时,当我们又洗了一个碟子时,或是当我们又一次擦干了眼泪,又带领了一场家庭奉献,或者又一次为了谋生在半夜起床,或是感恩地谈论自己所遭遇的又一场婚姻冲突,或者在天还没亮时就开车工作好供养家庭,又或者是早起灵修,以至于我们可以在属灵上带领他人。

在所有这些劳苦中,在所有这些代价高昂的努力中,在所有这些无人知晓的自我牺牲中,神是喜悦的。神在微笑。因为神被我们尊荣,魔鬼就受到了嘲笑。只有十字架是我们的神学,我们家庭合一的生命闪耀着颂赞,洋溢着荣耀,向我们的主献上永活的赞美。

[1] Martin Luther, Luther’s Works, vol. 2, Lectures on Genesis, Chapters 6–14 , ed. Jaroslav Pelikan (St. Louis: Concordia, 1960), 349.

[2] Martin Luther, “The Estate of Marriage, 1522,” in Luther’s Works, ed. Helmut T. Lehmann, vol. 45, Christian in Society II, ed. Walther I. Brandt (Minneapolis: Fortress, 1962), 39–40.

[3] John Calvin, Sermon on 1 Timothy 2, accessible at http://www.truecovenanter.com/calvin/calvin_19_on_Timothy.html .

[4] John Calvin, Sermon on Genesis 18, accessible at https://www.monergism.com/father%E2%80%99s-main-responsibility-genesis-1819 . (See the Sermons on Genesis volume from Banner of Truth.)

[5] John Calvin,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Psalms (Edinburgh: Calvin Translation Society, 1845-49), 111.


译:王怡;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The Accidental Reformation: How Luther and Calvin Reformed th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