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我在神学院学到的最重要三个词:“经文,时期,正典”

你有没有看过3D电影?如果看过,你可能会低头躲闪迎面而来的飞机,或者在鲨鱼现身攻击你的时候尖叫。三维空间带来的感官超载并没有改变这部电影,但它确实强化了观众体验。

我在本文要论证,我们要沿着三个维度读圣经。这三个维度就像IMAX影院的3D眼镜,帮助我们发现神不断展现,在基督里最终成就的计划。它们帮助我们看到,(1)在经文,(2)在这经文所处的圣约历史当中发生的事,以及(3)随着时间推进而启示出来的一组经文,如何在整本圣经中找到它们的本位。总结来说,这种思路是沿着经文,时期(或圣约),以及正典的维度来看圣经。

忠心解释圣经的人,必须在经文维度思考文法和历史;他们也必须留意任何经文在圣约历史所处的位置;他们必须解释,这个别经文如何构成整本圣经,它本身如何接受其他经文的光照。

只有当我们学会按这三个维度读圣经,才能看到树叶和树木(就是字词和句子)如何开始形成一片井然有序的森林(整本圣经正典),这片森林是通过成长、衰落和重生的许多季节(也就是说,那把人带向基督的圣约渐进发展)临到我们的。

要帮助我们既看到森林,也看见树木,就让我们依次来看这些维度。

经文维度

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除了其他事情,这节经文还告诉我们,每一个字母(“一点”)和每一笔划(“一画”)都是神所默示的,都很重要。要理解圣经经文,每一个单词,每一个句子,每一个命题和诗歌意象都必不可少。解经始于研究文法和历史;我们努力明白作者意图的时候,研究文法和历史,这就是我们发现经文意思的地方。 

忠心解释圣经,会回避那种把意思交在读者手中的后现代主义诠释理论,而是要通过圣经人类作者的意图,努力认识神的意图,这意图是通过经文的文法传递的。在经文的维度上,字词用法,对文学体裁的敏感度和文学结构,只是我们在明确经文文法-历史意思时使用的一些方法。另外,希腊文和希伯来文词典,圣经经文汇编,还有历史和文化背景研究的书籍文章,都有助我们在经文维度上理解圣经。

解释始于这维度,除非我们已经花力气做了这准备的工作,否则就不能进一步去到接下来的两个维度。解经错误和讲道单调(例如,把每一篇旧约圣经经文讲道讲成一样),这经常是因为我们没有认真看经文的维度。我们不能把我们的神学框架强加在经文之上,即使这框架可能光照经文的意思。我们必须明白,查考的经文是如何首先写给神的百姓,然后才开始把经文应用在基督和祂的教会身上。

时期/圣约维度

时期的维度承认,圣经不只是与时间无关的各样真理的汇编,而是渐进启示,见证着神在历史当中施行的救赎。耶稣在马太福音5:17表明了这一点,祂宣告,祂来不是要废掉律法和先知,而是要成全。

圣经整体是在一个应许和应验的框架之内写成的。正如使徒行传13:32-33所说:“我们也报好信息给你们,就是那应许祖宗的话,神已经向我们这作儿女的应验,叫耶稣复活了。”同样,希伯来书1:1-2表明,基督,神的儿子的启示,超越服事之前世代信徒的先知。

保罗在加拉太书第3章甚至把证明福音的论证建立在这事实之上,就是这应许比律法早400年出现。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忽略圣经的顺序,那一次永远交付给圣徒的真道就会受到削弱,福音就会落入危险。因此,我们解释圣经的时候,必须总要问这问题:这讲的是什么时候?

虽然人在安息日方面意见有分歧,但如果我们意识到摩西律法今天不再直接适用,我们本就可以避免多少应用方面的错误?旧约圣经在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方面都是有益的(提后3:16),但旧约现在不再发挥作用(请看希伯来书)。换言之,旧约和新约圣经都是为相信基督的人写的,但圣经中几乎所有的话语都不是直接写给今天相信的人的。

这方面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哥林多前书第10章,保罗讲到以色列历史上的事件,这些事件是为教会的缘故记录下来的:“他们遭遇这些事都要作为鉴戒,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 (11节)“写给某人”和“为某人写”之间这种细微差别有一种重要影响,要求人分辨经文处于救赎历史的哪一个阶段,然后做出恰当的应用。

确实,写给以色列人的圣经,只有通过基督作为中保传递给新约教会,才适用于教会。大卫·赫尔姆(David Helm)在《解经式讲道》一书中的图表(西缅基金会讲道工作坊都在使用)在这一点上对人特别有帮助。

经文维度带领你从“经文”去到“他们/古代”。时期维度把你从“他们/古代”带到基督(祂的位格和工作)。但是,时期维度并不是一条笔直的水平线,它是沿着一系列的圣约展开。这些不同的圣约包括:

  1. 亚当之约
  2. 挪亚之约
  3. 亚伯拉罕之约
  4. 摩西之约
  5. 大卫之约
  6. 和平的新约

随着圣约历史渐进发展,这些圣约让圣经成为一体,解释了神对祂百姓不同的应许和规定的意思。人要忠心解释任何经文,都要晓得这些圣约,知道它们如何与特定的经文相关。没有这种意识,我们无可避免就会在应用时出错。

正典/基督论的维度

从创世记3:15第一个关于拯救的应许,到启示录21-22章这应许完全的应验,整个受造界都是在朝着基督移动(见弗1:10)。用比喻的说法,圣经是用斜体字写成的。旧约圣经的斜体字朝前指向那将要来到的子。类似,新约圣经一些部分的斜体字朝后指回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而其他部分的斜体字则是朝前指向祂的再来。正如耶稣教导门徒那样,圣经都是指向祂的(约5:39;参见路24:27)。人要忠心解释所有的圣经,都必须明白经文与耶稣基督福音的关系。

这种以基督为中心的释经进路,表明66卷不同的书卷如何在耶稣基督的福音当中找到它们的统一。保罗他自己说,福音之前是向亚伯拉罕传讲的(加3:8),而彼得则说,基督的灵带领先知讲到基督的受苦和得荣耀(彼前1:10-12)。

所以圣经是统一的,这不仅是因为它出于同一位神,也是因为它全部内容都指向同一位神人,就是耶稣基督。耶稣不仅是在拯救的事情上作神人之间的中保(提前2:5),而且还是创造和启示的目标(弗1:10),祂也是人类读者和神默示的话语之间的那中保。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0:11对教会说的话有道理,这是因为教会是在基督里。那些在基督里的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现在都得到授权,把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称为是他们自己的圣经。

就解释而言,每一处经文都在圣经的圣约框架之内有一席之地。每一处经文都与带领人走向基督的圣约历史有机联系在一起。换言之,每一处经文都是以基督作为它最终的目标。我们不可颠倒时序,把祂带回到以色列的时候,或颠倒时序,把祂安插在与祂无关的经文当中。在旧约圣经偏僻的地方找到耶稣,这和在哈利波特小说里找到耶稣有天壤之别。而是按着祂在如此多场合曾告诉我们那样,所有律法、先知书和圣卷讲的都是祂,所以我们在旧约圣经所有部分寻找耶稣,这样做就是有道理的。释经如果还没有到基督这里来,就尚未完成。

肯定的是,这种进路并不是中立,而是有偏向的——因着基督教的信念有了偏向。另一种选择,就是按不可知论的偏向读圣经,对于看到基督心存不确定——除非所有不确定都通过人的察验得到排除,否则就继续不确定。这种进路可能会尝试“尊重经文”,但它与圣经的要点,就是在神的全部话语当中看到成了肉身的道并不一致。而这就是按基督论的维度读经所做的事,因它是建立在按经文和时期维度读经的观察之上。1

以基督徒的身份读圣经

我深信,除非我们学会如何按这三个维度——经文、时期和正典的维度读圣经,否则就看不到体现在神全备旨意当中的基督大能与智慧。当我们从圣经所有部分来看基督,我们就在我们生活的所有部分变得更像祂。毕竟,这就是所有释经的目标:成为具有三个维度,背负神形象的人,由圣道和圣灵改变,成为基督的样式。

这种读经进路并不意味着我们在明白或应用神的话语方面会变得完全。圣经是完全的,解释圣经的人却并非如此。从经文通过圣约去到基督的这条路上陷阱重重,但再次引用大卫·赫尔姆的话说,“绕行的长路,是回家最安全的路。”2

1. 约翰福音17:20及后可能是直接适用于今天基督徒的几处经文之一。

2. 大卫·赫尔姆,《解经式讲道——今天如何传讲圣道》,67页。


译:梁曙东;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中文事工网站: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Words I Learned in Seminary: "Textual, Epochal, Canonical"

作者: David Schrock
2021-01-10
圣经神学
系统神学
解经式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