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我从两次失败的教会合并中学到的教训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我从两次失败的教会合并中学到的教训

Article
2020-01-20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I Learned from Two Failed Church Mergers

翻译:陈雪玮

 

第一幕:一间附近的美南浸信会

有时我会和人们散步,而不是与他们共进午餐或在办公室见面。我猜史蒂芬乔布斯的传记启发到了我。他在和拥有亿万资产的高管在帕洛阿尔托(Palo Alto)赤脚散步时完成了苹果公司的一些最大的交易。

有一天,我正在与一位长老散步,聊天并为寻找一间教会建筑而祷告。那时候,我们的教会大约成立了四年,在一间中学的咖啡厅聚会,那里没有窗户,但有一些“牛奶”和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 注:一位美国歌手)的海报。

当我们散步时, 我突然想到附近有一间大型的、空荡荡的浸信会。 所以我们走过去敲了敲门。 聚会大厅里一群在玩多米诺骨牌的年长的绅士向我们致意。这些人几十年来都是这件教会的成员。 一些年前,这间教会因为道德问题失去了牧师,参与周日早上敬拜的人数减少到大约20人。这件曾经兴旺的教会有一间可坐下五百人,并有十几间废弃的教室的建筑。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场关于合并两个教会的谈话展开了。在与他们的领袖团队见过几次后,他们准备让会众对合并进行投票表决。我们那时既单纯,又狂喜。在投票的当晚,我收到了执事主席的电话,通知我会众投票决定拒绝合并。 我措手不及。

“那一定有一些我们可以做的事情。”我说。

“不,”他回复到,“会众已经投票了, 就是这样了。”

“但是我以为所有人都参与了谈话。”我说。

“我们的成员表上有上百的人不参加教会。他们出席了会议并且投了否定票。故事结束了。”他说。

从第一次失败中获得的教训

1. 放慢脚步并建立关系。在第一次谈话与投票之间距离大约六周的时间。这不足以使教会之间彼此认识。在我的估计中,大约要花3到12个月来足够了解一间教会,以至于做出合并的决定。

2. 问关于成员制和治理的问题。你想到许多应该要问的问题,也许你也已经问了,例如弄清楚他们是否是成员制的教会,问关于长老的权力,等等。但是你也应该问一些细节的关于对成员制的期待的问题。问问他们是如何定义成员制的。问问典型的成大会是什么样的。问问有多少人参与成员大会。

3. 在成为领袖和牧师前去带领和牧养。这间教会被一群从未参加教会的人扣押为人质。这些人与会众没有盟约的关系。他们是一群将教会视为某种遗产,社交俱乐部, 或是过去拜访过而要保护的遗址的人。在投票决定合并前,这间教会需要我们去带领他们经历某种程度上的有意义的成员生活。

4. 向外界寻求帮助。进行唐突而有爱心的对话是困难而尴尬的。我们知道在教会中有一些不健康的地方,但并不认为我们真的应该在那里解决问题。至少,解决我们看到的问题看起来是自私的,所以我们决定放手那些问题,打算在合并之后再解决它们。 这显然从未发生。

第二幕: 一间附近的一般浸信会(Baptist General Conference

当我的手机铃声响时,我正坐着学习; 是教会的另一位长老。 他通知我他正在和一间附近教会的牧师喝咖啡, 因为我想要听他会说什么,所以我应该加入他。

当我到达时, 这位牧师说他想要我们考虑合并为一间地方教会。他们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教会,位于城镇这边最繁华的街道之一。他们经历了衰减,但仍然是一间忠心的教会。 他们的牧者是一个很好的圣经教师,正在寻找使会众可以复兴的帮助。

这一次,我们决定比上一次放慢脚步——每一位教会的长老都邀请了第三方的协调者在整个过程中给出建议和指导。

我也收到了一些参与积极的教会植堂网络的牧师的建议。他们建议我们需要为另一间教会“举办葬礼”, 并且它“需要死亡”, “如果那位牧师已经失败了,他需要换一种方式”。

不幸的是, 我自己的自负导致了谈话的破裂。那间教会的成员想要确保他们的牧师在一段时间内有一份带薪的职位,但是我清楚地表示这不可能。这有效地结束了谈话。 两间教会从没有进行投票表决。

从第二次失败中得到的教训:

1. 希望在群体中重新建立一个福音的见证。我收到的一些建议是想要看到教会死亡并举行葬礼。一个更好的方式本应该是看到一个区域被福音修复的见证。可能你最终服侍另一间教会的方式之一是实际上不合并,而看到他们步入一个有果效的新阶段。感恩的是,这间教会有能力自己做到。那位牧师留下来,教会仍然保留,教会开始再次兴旺起来。尽管在我们关于合并的谈话中,事情有一些草率,他们仍然有能力从在一个阶段观察我们,以及我们彼此受到的外部的建议中获得很多。

2. 对目前的领袖团队要有恩典和体贴。这间教会中有一些人,特别是一位(牧师), 他正忠心地寻求在健康的新草场上牧养会众。接近我们,并邀请我们考虑与他们合并,这对他来说是不可置信的谦卑行动。我们本应该因为他们的忠心而尊荣这些弟兄,因为他们的带领而称赞他们,并鼓励教会去尊重他们的权力。如果这些人是有资格的,那么在合并后以开放的态度面对他们作为长老的职分。

3. 开始的激动,质疑的印象,最终,建立关系。对于一项新的机会,总会有起初的激动,但是这仅仅是蜜月期。然后关于动机,行动,行为的质疑就接踵而至。这是很难以经历的时期——在第二次行动中,我们就失败了。我们仍然太在乎事情本身,以及“把工作做好”。我希望我们本可以意识到最终的阶段是真实的关系。我希望我们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在打破虚假的印象上。就像我们的生命中大部分的重要的事情一样, 在教会合并中没有捷径可走; 它们需要时间, 忍耐和忠心。

目前,我们正在接近第三个潜在的教会合并的机会。希望,我明年不需要再写“更多学习的教训”。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