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牧师权柄的本质是什么?——卫理公会、长老会与浸信会的观点

Article
2018-05-29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is the Nature of Pastoral Authority? — Perspectives from a Methodist, a Presbyterian, and a Baptist

翻译:高蒙恩

 

编者按:我们邀请了从三个不同宗派的牧师来回答同一个问题:牧师权柄的本质是什么?以下为三者之答案。

  • 卫理公会观点 作者 马太・欧莱利(Matt O’Reilly)
  • 长老会观点 作者 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
  • 浸信会观点 作者 本杰明・默克尔(Benjamin Merkle)

* * * * *

卫理公会观点

马太・欧莱利

卫理公会传统里的牧师权柄可以从其根源与目标上得见一瞥。牧师权柄的来源是圣经,其目的是圣洁。我们正面分开讨论。

卫理公会建立者约翰・卫斯理把自己说成是“属于一本书的人”。那本书就是圣经。卫斯理相信核心真理必须植根于圣经。这也是他的教牧理念。这在卫斯理讲解希伯来书13:17的讲章“论对牧师的顺服”中清楚地体现出来。在讲章的开始他清楚地说道如果我们“单纯地聆听神的话语”和“细心地查考使徒的教导”,牧师权柄就不难理解。在讲章的最后,他也拒绝那些在“神话语中站不住”的牧师权柄,他也不同意“执行人的教条”,再次坚持“我们要在神的话语里”。卫斯理也相信神的话语对牧师权柄的约束。如果牧师教导会众去做圣经上没有的事,会众可以不去做。但牧师在教导我们行出圣经里的教导的时候,我们不是在顺从他们,而是我们共同的天父。这里很明确:卫理公会认为牧师的权柄来自于圣经。

卫斯理的讲道“论牧师的权柄“也把明确了牧师权柄的目标,就是带领会众在圣洁上成长。基于他对经文的理解,卫斯理相信神的恩典在基督和圣灵里体现出来的力量远大过罪的力量。这表明基督徒的生命必须逐渐脱离罪,同时不断地成圣。当这种转变发生的时候,神得着荣耀,因为祂救赎的恩典在起作用。牧师的职责就是确保他们可以牧养会众,使他们在圣洁上成长。他们既要把圣经的话语应用到个体上也要应用在整体的会众上。他们教导教义,警告信徒,防止他们背道,纠正走错路的人。牧师也通过耐心与勤奋的看顾来去促进会众在圣洁上成长。对卫斯理来说,托付给牧师的是严肃的事。他们要去牧养基督用死的代价买来的羊群。牧师要把他们的权柄运用在促进会众圣洁上,他们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了向着圣洁砥砺奋进,牧师们需要对会众有着舍己的爱。卫斯理坚持当你成为牧师的时候,就当把整个生命献给促进“现时和永恒救恩”的事业当中去。与此同时,也要抵制追求个人的荣耀。对会众来说,服从牧师代表着服从耶稣的教导,担起十字架,舍己。当牧师与会众都本着尊崇基督的原则对待彼此的时候,他们就处在一个绝佳的状态,可以在圣洁上成长,荣耀神。

这就是卫斯理派教牧事工的核心。

马太欧莱利是阿拉巴马州圣马可卫理公会的牧师。格洛斯特大学新约博士生,阿斯伯里神学院新约希腊文讲师。点击 mattoreilly.net 推特 @mporeilly

* * * * *

长老会观点

凯文・德扬

限于文字,也因为我被邀请发表“观点“而不是掀起“论战”,我会把焦点放在我们所实行的牧师权柄的主要内容上,而不是替长老会给出一个圣经性的、历史性的、神学性的论述。如果你想粗略地了解长老会的制度,可以看盖・沃特的书《耶稣如何治理教会》。如果你想再进一步了解,可以看詹姆斯・班纳曼的经典《基督的教会》。我放弃“为什么”的问题,直接进入“是什么”的问题。

长老会教会治理下的牧师权柄是一种教会里所有长老共同拥有权柄,同时也与区会里的其它教会共同施行这权柄。

不管一个教会是否把长老与牧师分成两个职份(比如大多数改革宗教会),或者视之为一个职分,但分成教导长老(牧师)和治理长老两个不同的类型(像大多数长老会),其结果都或多或少地相同。本质上讲,这些权柄可以接纳新成员,执行惩戒,建立治理权柄、敬拜的规范,保证神学的纯正。这些都由长老团施行(通常称为区会,或在改革宗治理中被称为长老议会)。

在美国长老会(PCA),牧师权柄通过三个“教会决策机构”体现出来:堂会(地方教会的牧师和长老),区会(在同一地理区域由牧师以及由治理长老所代表的教会组成),总会(宗派内部所有教会)。牧师权柄的本质可以简单地概括为:他在每一个教会决策机构里有话语权和投票权。长老会的牧师不是主教,也不是他封地里的事实上的领袖。他是一个教导长老,与其他被按立的教导长老以及治理有着同等的投票权,无论是有关教会惩戒、植堂,还是考核按牧候选人。

这意味着牧师的权柄可大可小,这取决于教会的经历。大是因为在长老会体制下,每一个正式的决定都是由堂会而不是会众决定的。除了按立牧师与教会其他职分,大多数的会众投票都只是建议性的。这样,牧师作为堂会的长老,可以有很大的影响。另一方面,牧师的权柄可能比你想的要小。他不能总是按自己想的做。他有可能(也确实)通不过投票。他没有高过其他长老的权柄。进一步来说,他必须首先顺服于区会的属灵关怀与督责,其次对总会顺服。

当然,正式权柄只是权衡的一小部分。每周向同一批人讲道的牧师必然会对他们在教义上、崇拜上与福音性事工的方向产生影响。在大多数长老会教会,牧师对他的会众更了解,向他们讲道也更多。如果会众动态是健康的,大多数人会接受牧师的领导(在大部分领域)并把他看成一个最终决策者,来决定许多事物的处理。而且,作为堂会里的主席(根据教会秩序手册的规定),牧师会制定日程与主持会议。在大型教会里,主任牧师通常会被列在全体领导层的顶端,所有其他的同工都要向他汇报,因为他要向堂会和区会汇报。在堂会里,主任牧师通常会决定这一周主日敬拜的各项安排。

总结来说,长老会体制下的牧师权柄既是非正式的,也是正式的,同时也是共享的。非正式体现在很多不同的方面,从讲道到提供愿景,从组织安排教会里的事务,到做很多日常决定;正式体现在他是一个堂会的一员以及主席;共享体现在当他面对地方教会最重大的决定时拥有唯一的话语权和投票权。

凯文德扬是密歇根州东兰兴大学归正教会的主任牧师。

* * * * *

浸信会观点

本杰明・默克尔

首先,圣经里明确地说牧师是有权柄的。信徒需要“尊敬”,“顺服”,“顺从”那些“劳苦”的,“教导”的,“治理”的,“讲道”的,“关心”的,或者献身于福音事工的,被托付的。(林前16:15-16;贴前5:12;提前3:4-5;5:17;来13:17;彼前5:5)

牧师的职责也印证了他们的权柄。作为教师,他们被要求教导神的话语。他们不单是给出建议或表达他们的观点,而是宣告:“这是主说的“。这样,牧师如果把神的话完完整整地表达出来的时候,会众所遵循的就不单单是牧师的话,而是神的话。作为牧者,牧师的责任是带领关心神的子民(徒20:28;弗4:11;彼前5:2)。如果说有些人是以牧者身份带领,那么也假设了有其他一群人去跟随他的带领。最后,作用代表,他们是为整个会众说话行事。(徒11:30;2017)

第二,牧师的权柄是有源头的。它从神来,而不是会众来。虽然会众确认了他们的呼召与权柄,但这权柄有一个属神的源头。保罗告诉以弗所的长老圣灵把他们立作监督(徒20:38),后又说领袖是耶稣已经给教会的恩赐。(弗4:11)

第三,牧师的权柄限定于以下四个方面。

1)被圣经所约束。牧师没有绝对的权柄,因为他们的权柄都是从神来的。所以,当他们偏离神的道的时候,他们就没有了权柄。还有,牧师所行的权柄不单是基于他们的头衔,也基于他们所履行的职责。一方面,人们应当顺服牧师,因为他们特殊的职分是神所立的(徒20:28)。他们的权柄是神所赐的,并非天生就有。当一个人顺服牧师的时候,可以说他是在顺服神。但是,另一方面,牧师应该被尊重,是因为他们在履行他们的职责牧养众人。但当牧师的教导脱离了圣经教导时,他们的权柄就对会众没有了约束力。

2)被共同带领的性质所约束。合乎圣经的教会治理不是树立一个贵族式的领导或寡头治理,而是有一群长老去治理。新约圣经里没有单个牧师或长老带领教会的例子。耶路撒冷教会(徒11:30)、安提阿教会、路司得教会、特庇教会、(徒14:23)以弗所教会(徒20:17;提前5:17)腓立比教会(腓1:1)、克里特众教会(多1:5)雅各笔下的教会(各1:1)、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亚西亚、庇推尼的教会(彼前1:1),还有可能连希伯来书里面提到的教会(来13:7,17,24)。所以牧师是要被其他教会带领督责的。

3)被约束在一个教会里。也就是说,牧师的权柄不会超越他所在的地方教会。新约里也没有提到牧师跨教会执行权柄的记载。作为牧师,他们牧养自己的羊群,一旦超出他们所在的教会,他们就没有什么权柄了。

4)被其所在的会众约束。会众在选立牧师时(徒6:2-3),差遣宣教士时(徒14:3),重大神学问题决策时(徒15:22),惩戒不悔改的成员时(太18:17;林前5:2;林后2:6)参与其中。还有,保罗总是对全会众说话,而不是对教会长老说话。(罗1:7;林前1:2;林后1:1;加1:2;弗1:1;腓1:1;西1:2;贴前1:1,2;贴后1:1)而且新约里很明显确认信徒皆祭司。

所以,关键性的决策,例如选立新领袖,预算决策,信仰告白的变更,章程,规章,或教会官方文件等,不应该只有牧师做决定。相反,这样的决定权应该交给全体会众。因为整个教会是一个身体(不仅仅是头或脚),所有在教会里的人都是重要的,应该参与到重大决定中。这样,牧师就不只是对主耶稣负责,也是对全会众负责。

因此,牧师必须是被圣灵充满、展现谦卑之心的领导。就像耶稣说的“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你们中间谁愿为大,就必做你们的用人;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做众人的仆人。”(可10:43-44)

本杰明默克尔美东南浸信会神学院新约与希腊文教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