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亚他那修会怎么做:伟大的传统够用吗?

Article
2016-02-28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Would Athanasius Do: Is The Great Tradition Enough?

翻译:高蒙恩

 

 

大约每六周的周日,我在华盛顿的教会就会用使徒信经去宣告我们的信仰。下一周,再用尼西亚325年信经宣告一次,再下一周我们会用尼西亚381年的。当我们用这些信经的时候, 我们陶醉在一个将近两千年的事实里,那就是基督徒用这些信经去宣告他们在基督耶稣里的信仰。

当我在肯塔基路易维尔的教会时,我们甚至把尼西亚381年的信经当作我们教会信仰告白的一部分。我们希望的不是一个脆弱与好争辩的教会,而是一个立于深长基督教宣告与见证传统的教会。我们不是孤岛,我们想让世界认识我们。

我喜欢古代的信条。简明中透着美丽优雅,他们把最基本的基督教信仰用最用心,最精确的表达陈述出来。尼西亚信经讲到耶稣基督是“受生的,不是被造的”。他是“从光出来的光”,“从真上帝出来的真上帝”,不仅仅是相似的光或者相似的上帝,而是“与父一体的”。人们当然可以用这种精练的,饱经时间检验的信条去教导基督教来宣告他们的信仰。

伟大传统:新的合一团结点?

然而,近些年有好些福音派好像要把这些古老的信条(这些早期信条常被称为“伟大传统”)再升华一下。他们把这些东西变成了一个团结点,去团结那些把存在于福音派与其他人之间的神学不同看得不那么重要的人。

我们可以认为伟大传统包括使徒信经、两个尼西亚信经、亚他那修信经、迦墩信经。现在的争论是在这些伟大传统里我们找到了作为基督徒的实质。这些普世的信条在被早期教会接受后,便为基督徒之间的联合提供了必要甚至充足的根据。如果你承认这些古老信条,也就说明,你已经具备了成为被承认,受欢迎的基督徒的条件。

只要我喜爱这些信条,我就会说这样的思想不会停止。到了最后这些伟大传统(至少被定义为这些信条的话)不足以建立基督徒的联合。我来给出我的理由。

为什么伟大传统还不够

第一,很重要的一点,我们要提醒自己这些伟大传统只是相对古老。虽然这些信条很古老,但他们不是基督教真理的源头。它们也没有像圣经一样具有权威。实事上,这些信条全部发端于圣经教导并且依赖圣经。它们之所以实用且真实是因为他们精确总结了圣经所说的。人们经常认为因为信条很古老且受尊敬的,所以它们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不应该这样去想,而应该用圣经的标准去衡量他们。

第二,我们也需要承认伟大传统本身是零散的。如果我们把这些信条用作我们联合的标准的话,我们需要去决定我们应该用哪个版本的信条。事实上,没有完全清楚的“伟大传统”。所有的这些信条都伴随着争论、修订、修改、删减和重订。他们甚至成为了教会分裂的导火索。举例来说,哪个版本的使徒信经才属于我们的伟大传统:是那个说耶稣“下到阴间”的呢,还是把这段删去的呢?再举一个例子,我们该用哪个版本的尼西亚信经呢,是用filioque (表明圣灵不单是从圣父来的,还是从圣子来的)的那个呢还是拒绝用这个词的那个?可能有段时间人想认为大公教会信条是基督徒联合的根基。但那个时代到1054年便结束了。

第三,伟大传统是不完整的。我的意思是所有的这些古代信条都是针对某个异端去写的。例如尼西亚信经花了很大篇幅强调耶稣和圣父有完全一样的实质。因为那个信条就是针对这个问题写出来的。所以它就没有用相同的篇幅去解释别的神学细节。还有所有325年版的都说圣灵是“我们相信他”。呃,你说你的吧!

这表明这些信条只有在触及具体问题的时候才会去设定一个界限。它们针对某个特定的攻击建立起防线。它们没有宣称也没有想要去为正统信仰建立一个全面充足的界限。这当然不是说信条在现在就什么作用都起不了了。它们还有作用。古代信条非常好地限定了基督教信仰的几个关键真理,如果我们不注意的话也可能会走错。但我们不应该以为他们为真理的每个方面都设定了界限,也不应该以为它们把我们所需要的每个方面都打理好了。

事实上,在信条中提到的那些真理洽是福音的核心,但信条中没有提到其它的细节。为什么没有呢?因为这些东西在其后的几百年中没有发生剧烈的改变。一个很重要的例子就是因信称义的教义。作为更正教,我们把这个教义列为福音的核心——救恩完全是由耶稣的生和死归算到我们身上的,而不是靠着我们自己身上的美德。否定了这一条就是某种程度上把我们的信心放在我们自己而不是基督身上。这一点直到16世纪(或稍早一点)才成为一个尖锐的话题。

第四,“伟大传统”是面向多种解释的。各种各样的“基督徒”都可以承认这古老信条上的话,但是别人理解的这些信条可能和你我理解的有千差万别。当然,如果你想把联合点基于某种特别的解释,像改革宗的解释,而不是教皇的解释,这可以。我这样说因为我们需要人们去解释一句话像“赦罪设立的独一洗礼”,不要解释成洗礼重生。但是,这又把我们拉回到这些不幸的神学争论中,这正是我们想借助伟大传统摆脱的,不是吗?

掩盖分歧并不是保护福音

不管你喜不喜欢,福音总是越辩越明的,而不是通过忽视它们。我们作为更正教福音派与罗马天主教所信的不一样。他们也相信我们不相信的。并且我们和他们又相信东正教所不相信的,反之亦然。事实上,伟大传统本身就是一个有必要总结出区别的见证,用来保卫福音。

这是不是很讽刺呢?在对抗非真理的残酷争战中建立起来的“伟大传统”现在被用来掩盖区别,消弭差别!这是一个耻辱,因为写信条用信条的人一点也没有减小分歧的意思。他们是想制造分歧,然后把福音清楚地与错误对比,挑战它们。这些工作即使在他们死后也在继续,现在我们已经看到1500多年福音如何清楚地被澄清,定义。所以用信条,爱信条。但如果我们抛弃了价值1500年的区别并且把我们的联合随意地基于三世纪、四世纪、五世纪的各类信条上,我们就会把福音弄得浑浊不清,而不是清澄无瑕。

一定程度上我在想亚他那修也会为我们鼓掌。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