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关于宗教改革,教会成员需要知道哪些内容?

Article
2018-10-19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Your Church Members Should Know About the Reformation

翻译:高蒙恩

 

中世纪晚期背景

宗教改革始于马丁路德,但他本人受到的影响,是开始于几百年前的教义与教牧实践。在了解路德改教之前,我们应该对影响路德的几个主流做些了解。

  1. 在路德之前,已经有人看到了大公教会的一些问题
  • 约翰威克里夫(卒于1384)和约翰·胡斯(卒于1415)是这些人的代表。他们看到了天主教里一些需要改正的错误教导。
  • 甚至一些人文主义者例如Cardinal Gasparo Contarini (卒于1542)一直都在教导因信称义的教义,直到天主教会在天特会议上谴责这一教义。
  • 另外一些伟大的人文主义者如伊拉斯谟知道天主教的上层需要一些道德上的更新,包括教皇制度。他写了一些辛辣讽刺的文章来抨击教会的道德败坏。
  1. 天主教会内部在得救的教义上有不同观点
  • 那个时候有一些人重新对奥古斯丁(卒于430)的思想感兴趣,尤其关于他对神绝对主权的强调。但这毕竟是少数。
  • 大多数人,包括托马斯·阿奎那相信人需要通过圣礼与神的恩典合作来得救。
  • 还有一小群人,叫作“唯名论“,或者”现代的方式“,主张在人在圣礼中接受神的恩典之前,他们必须先迈开第一步。这种“尽你所能”来获得神恩典的教义正是马丁路德所学的。他差点被这个教义逼疯了,因为他不知道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够的。
  • 这后两种观点让很多人感到困惑,因为他们不确定他们是否有足够善行让他们进天堂,还是会被放到炼狱里忍受各种刑罚。
  • 实际上,我们可以说宗教改革在根本上是在圣经及教牧方面对天主教神学的回应,救恩确据是其中最核心的议题。从路德开始,“我怎样才能得救?”有了合乎圣经的答案。不是强调人的努力,而是仰望神在基督里赐给我们的恩典。
  1. 人文主义影响重大
  • 人文主义是一种强调“回归本源”的教育方法,倡导研读希腊语与拉丁语去研读希腊与罗马文学。
  • 受人文主义影响,伊拉斯谟在1516年出版了希腊语版新约圣经。这对宗教改革的影响比其它任何一件事都要多,因为受大学教育的思想者几百年来第一 次用原文阅读新约圣经。
  • 例如,在其出版之后的一年,路德在他的95条里列出了耶稣的信息希腊文为“悔改”,而不是拉丁文的“苦修“。

马丁路德(1483-1546)与路德宗

路德对救恩确据的追求,通过阅读奥古斯丁与新约原文,使他更正改革有了突破。这突破始于他对罗马书1:17及其上下文的理解,让他开始怀疑售卖赎罪券的合理性,这进一步让他开始怀疑天主教的其它教义。他希望教会能从内部更新,这使他最终被逐出教会。所以就有了第一批“更正教“群体,以易于记住、常被引用的路德的名字命名。詹姆斯·阿特金森说得很好:“宗教改革就是路德,路德就是宗教改革”。

  • 基于对拯救灵魂的渴望,路德1505年进入了奥古斯丁修道院。
  • 他陷入很深的灵性疑惑的挣扎。路德开始阅读奥古斯丁并从中获得慰藉。但用原文阅读新约圣经给了他莫大的帮助。
  • 为了能让路德从他的内省的问题中出来,他的督理主教让他攻读博士,1512年,他成为了维滕堡的圣经教授。
  • 他开始教授他所感兴趣的所有书卷,他的选集可以被称作是“我想成为更正教徒书单”,其中包括:诗篇(1513-1515);罗马书(1515-1516),加拉太书(1516-1517);希伯来书(1517-1518);再一遍诗篇(1518-1519)。
  • 1517年10月31日,路德贴出了他的95条论纲,旨在与其他学者辩论教会近期售卖赎罪券的合理性,购买这些赎罪券的人想要以此减少他们在炼狱中受苦的时间。路德没有把他的95条当成了改教的号角。实际上,在后来的回忆中,他把那些条目称作是“软弱与属教皇的”。
  • 不过这95条引起教会的回应,继而使路德以惊人的速度把他的思想建立起来。这其中包括一些重要的事件归结如下:
  • 1518年在海德堡辩论中,他解释了“十架神学”,来驳斥天主教的“荣耀神学”,后者主张因行为称义,是为骄傲。改教家马丁·布塞尔把他的归信归因于路德在海德堡的辩论。
  • 在1518年的“两种义”中,路德区别了从基督而来通过信心归算到基督徒身上的“外来之义”与信徒受归算之义后所产生的“内在之义”。
  • 在1519年的莱比锡与约翰·埃克的辩论中,路德得出结论认定“唯独圣经”在基督徒的教义与实践中是有权威性的。
  • 在1520年的《教会被掳至巴比伦》中,路德否定了教会里所实施的七个圣礼,只保留了两个合乎圣经的礼仪:洗礼与圣餐。
    • 路德教导基督的身体与圣餐的饼与杯的关系是寓于其中,与之同在,在其之下。
    • 路德相信婴儿应该在传讲福音的洗礼上受洗,因为神有主权通过福音给人信心。
    • 在1520年的《基督徒的自由》中,路德美妙地诠释了信心在信徒与基督联合、以及从信主之后所赐予信徒的各样福分中的角色。
    • 路德一开始被他两个狡猾的保护者——萨克森的智者弗雷德里希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查理五世——所保护,使他免受天主教迫害。但路德逐渐成形的神学思想也渐渐触怒了教会与皇帝。1521年1月,他被逐出教会。在1521年的沃木斯会议上,当他说出“他在圣经之下,不是教会传统之下”后,他被皇帝定性为罪犯。
    • 在其后逃亡到弗雷德里希的瓦特堡城堡时,他用了11周的时间把新约圣经翻译成了德文!而他却说自己被懒惰所累。
    • 路德回到维滕堡之后终生待在那里带领改革。他的方法是意图放缓改革的步伐,只在设计福音核心的地方改变天主教的仪礼。
    • 而这使得路德宗(包括安立甘宗)形成了“规范性原则”,其意是只要圣经没有明令禁止的事都是在教会敬拜中允许的。
    • 这与加尔文主义的“限定性原则”相反,也就是神在圣经里已经仔细地规定了祂如何被敬拜。教会在敬拜的时候应该只用圣经里已经要求的方式去敬拜。
    • 1525年路德与卡塔琳娜·冯·博拉结婚
  • 1525年路德完成了他最伟大的论文之一——《论意志的捆绑》,以此来反驳伊拉斯谟前一年出版的《论自由意志》。路德的《捆绑》一书详尽地阐释了神的主权在救恩中的必要性,因为人在罪中全然败坏。
  • 在1529年的马尔堡对话中,路德与乌里希·慈运理没能在主餐的意义上达成共识。正因如此,路德宗与更正教的改革宗传统在剩下的16世纪被看作两个不同的运动。
  • 路德宗在1529年的斯派尔会议上被首次称为“更正教”。
  • 路德相信唯独因信称义(sola fide唯独信心)是基督信仰的中心。他在1537年的施马卡蒂一文选中指出,“没有别的什么东西比因信称义的教义更重要,以致使这教义被放弃或者被妥协,即使天和地以及一切有限的东西都被毁灭了……这篇文选里有我们教导与实践反对教皇、魔鬼和世界的一切。所以我们必须在这一点上别无怀疑,十分坚定。如果有一丝不坚定,我们会失去所有。教皇、魔鬼与我们所有的仇敌将会得胜。”
  • 在他的晚年,路德越来越多出表现出他对犹太人的无奈,因为他们现在大部分人还没有回转归入基督,没有把基督当成他们的弥赛亚。路德尖刻与带着罪性的评论被后来的纳粹引用,来使屠杀犹太人变得合理化。

路德卒于1546年,在他死后,菲利普·墨兰顿(卒于1560)开始带领路德宗。他改变了路德的奥古斯丁神学,代之以强调神人合作说,神在福音中恳请人回转,而人有自由来回应。到16世纪末,路德宗至少已经在救恩论上有了很大的改变,变得连路德可能都认不出来了。

约翰加尔文(1509-64)与改革宗传统

另外一支更正教的传统承于加尔文。加尔文主义与路德宗有很大的相似性(例如,唯独圣经,唯独因信称义,婴儿受洗)。但加尔文更倾向于一贯按着圣经的方向发展教义。例如预定论与教会中的敬拜。

  • 这一传统的建立者是慈运理,他在1519-1531年在瑞士苏黎士担任牧职,后来死于反抗天主教的侵略。他的神学思想着重在以下几个这方面:
    • 释经式讲道(什么时候开始不可知,因为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他从马太福音1:1开始)
    • 教会敬拜的限定性原则
    • 从约的角度去读圣经,尤其注重新旧约的连续性。这与路德强调律法与恩典对立的不连续性截然相反。
  • 约翰·加尔文继而带领这支传统。他的履历不像路德或慈运理的那么激动人心。
  • 生于法国,在人文主义影响下受教成为律师,加尔文大约在1533-1535年间转变成新教徒。
  • 他本来想成为一个作家,后来因为法国对更正教的逼迫一夜之间辗转瑞士日内瓦(1536)。在那里受到更正教传道人纪尧姆·法雷尔(卒于1565)邀请留下来帮助他领导改教运动。
  • 加尔文在1538-41年间被流放到斯特拉斯堡,在那里他深受改教时期著名牧师马丁布塞尔的影响。在斯特拉斯堡他与依德蕾特·比优尔(卒于1551)结婚。
  • 回到日内瓦的时候,他成为神格唯一论者迈克尔·塞尔维特的主要逼迫者,后者在1553年被控异端而处决。加尔文不是法官或者陪审团。这个裁决可能是日内瓦议会作出的。
  • 加尔文不知疲倦地工作,直到他死。他饱受健康问题的折磨。原因可能是他睡得太少(一天大约只睡4个小时)。他成年生活的每个晚上几乎都放在了工作上。
  • 加尔文突出贡献是把改教时期的思想系统化。他的一些重要神学贡献如下:
    • 《基督教要义》。首版发行于1536年,终版于1559年,长度是首版的五倍。其中的重要教义包括:
      • 有关神的知识
      • 圣经。神屈就于我们的有限来启示自己,就像一个成人对着自己的婴儿说话一样;信徒在读经时,圣灵印证圣经的真实性。
      • 神绝对的护佑
      • 因为我们在亚当里的罪,神必须救我们;我们绝对无法自救。
      • 唯独因信称义,唯独通过基督的作为,唯独因为神的恩典。
      • 其结果就是与基督的联合。
      • 而且这只能是因为神的预定与拣选才能发生。这预定是满有恩典的,绝对主权的,而且是双重的(也就是说神也预定一些没有被祂拣选之人的命运)。
      • 基督徒生活的主要隐喻就是天路客的生活;信徒是对这个世界来说是寄居客,背负着基督的十字架,一路走到天国。
      • 可见的教会与不可见的教会是不一样的。不可见的教会是那些被拣选的人。教会由四个职份治理:信徒,教导长老,治理长老,执事。
      • 基督在圣餐里有属灵的同在,因为圣灵使人与天上的基督联合。
      • 婴儿受洗是正确的,因为新旧约是连续的,旧约里的割礼到的新约里被洗礼代替。
    • 加尔文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解经书作者,从写罗马书注释开始(1540)。他的目的是清楚简洁。
    • 他在1539年给萨多莱托的回信是他神学最简短有力的总结。这里也包括一些他唯一的自传。
  • 加尔文坚定地遵行限定性原则,包括敬拜中只有原声,唯唱诗篇。
  • 日内瓦议会雇佣了一个速记员来记下加尔文的讲道,然后出版成册。他一周讲好几次道,通常没有笔记,只用希伯来文旧约或希腊文的新约。
  • 加尔文也强调宣教的重要性。他差派超过100多个年轻人去天主教控制的法国植堂,甚至还派出一对日内瓦人去向巴西的土著传道。这证明他不是一个极端加尔文主义者!

重洗派传统

因为得到政权的支持,路德与加尔文属于政教结合的改教家。重洗派在“自由教会”里有第一个相信教会与政府应该分离的。虽然他们的名字可能会让你以为他们浸信会的前身,但他们有许多与浸信会截然不同不同的观点。他们被更正教与天主教激烈地迫害,在全欧洲只有摩拉维亚与荷兰可以给他们庇护。

  • 他们的一些主要领袖和事件列出如下:
    • 1525:在苏黎世出现第一批宣称是基督跟随者的人的“洗礼”,紧接着就是立刻出现的逼迫,无论他们逃往哪里。
    • 1527:出版施莱坦姆信条,列出了信心所必须的七点。
    • 1528:重洗派最训练有素的一个神学家,巴尔塔萨·胡伯迈尔)与他的妻子,被维也纳的天主教会处决。
    • 1529:施派尔会议将神圣罗马帝国里任何的“重新受洗”都视为是违法的。
    • 托马斯·闵采尔(卒于1525),一个在农民战争中带领军队的激进人士,和在两个重洗派带领下道德沦丧的明斯特城,玷污了重洗派的名声,使之成为有罪邪教的代名词。
    • 门诺·西蒙斯(卒于1561)是最早、也是活得最久的著赎的重洗派神学家。
  • 重洗派独特的信念:
    • 教会是一个由认信门徒所组成的共同体,他们计算了跟随耶稣的代价,愿意为他们的信仰受苦。这是他们与周围世俗世界不一样的地方。
    • 洗礼(通常指的是将水倾倒在受洗者身上,而非浸没于水中)只能在那些显现出可靠证据跟随基督的人身上得以实施。
    • 基督徒应该与世界分离,他们不能在政府或军队里服役。
    • 教会应该“开除”那些没有履行教会要求的人。
    • 厌恶加尔文主义的救恩论

天主教在天特会议中的回应

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路德在与天主教的对话中是怎样表现的。最终,从1545年到1563年,天特大公会议以决议形式回应了更正教,在教会权柄、称义、圣礼与其它事务上否定了这新兴的教义。

  • 在教义的权威性上,天特会议坚持真理可以从两个方向获得:“写下来的书卷(圣经)和没有写下来的传统。这些传统既可以是使徒们从耶稣亲自口传那里继承来的,也可以是使徒向后来的圣徒传授的(由圣灵口传),经代代相传,最终留传到我们手里的“。因此,唯独圣经的教义属无效教义。
  • 关于称义,天特会议把其定义为赦罪与成圣:“称义不仅仅是罪的赦免,也是人内在的成圣与更新,当人主动地接受恩典的时候,他就从不义变成了义。”
  • 天特会议把那些传讲唯独因信称义的人全部开除教籍。因为这些人教导说,唯独因为基督的义的归算,并且唯独信心被称为义。
  • 天特会议也把那些认为被称义之后便有了得救确据的人开除教籍(他们认为得救确据只是少数“圣徒”才有的特权)。。
  • 天特会议也重申了天主教会所教导的圣礼,包括化质论(酒与杯超自然地转化成耶稣的肉与血)。因此,弥撒也是一个真实的挽回祭。通过这种没有流血的牺牲,基督在十架祭坛上所献的祭被那些领取圣餐的人所承受。
  • 天特会议对“形式权威”(唯独圣经)和“实质权威”(唯独因信称义)的回应表明了改教运动仍然对那些认信圣经的基督徒的深远影响。既然我们深知道我们的罪与无能行善,既然我们看见基督为救恩所成就的一切必须之事,我们唯有投身于他的怜悯,并在祂怀里找到灵魂的安息。路德、加尔文和其他改教家在16世纪所重新发现的真理不但对他们而言,对我们同样重要。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