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人恒有失,真理长存

Article
2018-10-10

原文标题与链接:Wise Men are Men, and Truth is Truth

翻译:张梦婷

 

崇拜是人的本性。与摸不着看不见的灵相比,崇拜有形的血肉之躯要容易得多。作为年幼的孩子,我们首先想要崇拜我们的父亲 – “我的父亲什么都知道!”然后,当他们让我们失望时,我们转而崇拜体育英雄或电影明星,我们捍卫他们的形象,驳斥他们的批评者,甚至比我们捍卫自己更加无畏和执着。

当涉及到真理的领域时,我们崇拜英雄的倾向被另外两种人类的本性所强化 – 恐惧和懒惰。对于几乎我们所有人来说,我们的信念更多地依赖于人而非思想;如果我们冒着生命的代价去持守某些真理,我们就担心我们把生命交到了那些传授真理的人的手中。我们懒得去探寻真理本身,转而去把我们的信仰放在教导真理的人身上。愿神不让这事发生,但是如果他们让我们失望的话,我们的整个信仰系统都会崩溃。

面对宗教改革的巨人

这种情况在许多保守的新教徒中对宗教改革的巨人产生了一种不健康的态度:人们担心承认宗教改革的混乱和模糊意味着承认新教信仰有类似的混乱和模糊。当然,想要把人看做无误的圣徒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但我们对于宗教改革历史越来越深的无知正在加剧这种不健康的想法。

我们大多数人只知道少数的宗教改革者 – 也许只知道路德和加尔文 – 而且我们倾向于将我们对新教的信心完全地放在人的身上。我们是否愿意承认路德易怒,急躁,并且非常固执不愿意承认错误?我们是否故意忽视了他对犹太人,重洗派和慈运理卑鄙的言论?我们是否承认加尔文是一个掌控欲极强的人,他可能会使人把对他个人的忠诚和对福音的忠诚混为一谈?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听信反宗教改革者和自由主义历史学家针对宗教改革者的保守思想编纂的诽谤故事。无论是加尔文与塞尔维特的交往,还是路德与农民的交往都不像他们现在被描绘的那样糟糕。但是,他们也有过失。从整体上来看,我们必须承认他们的动机和方法是鱼龙混杂的,坦率的说他们的一些想法也不太成熟。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这些不完美的英雄呢?

我们不完美的英雄

在某种程度上,答案就在我们的问题中。我们必须尴尬地承认我们的英雄都不是完美的,照人本相接纳他们是唯一明智的方式。不过,至少还是有两种方法可以帮助当代的人建立和十六世纪宗教改革人物更健康的关系。

第一个方法是要扩展我们的历史眼光。如果我们能够坦然地看见布塞尔(Bucer)和佛米格利(Vermigli)没有在一些事情上和加尔文犯同样的错误,我们也更容易承认加尔文的过错;路德徒弟墨兰顿(Melanchthon)性情温和,这能够帮助我们更加理解路德的暴躁的脾气。我们的眼光越宽广,我们越能够愉快地以整体的眼光看待宗教改革。

相反,当代的新教徒越固执地以狭隘的眼光看待神学传统,他们越容易偏离整个传统。我们迫切地需要让二十一世纪的新教徒更多了解十六世纪的改教家。

第二个方法用理查德·胡克(Richard Hooker)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人恒有失,真理长存。”事实上,胡克在说这句话时是为了批判性地评价约翰·加尔文,因为一个时代的英国清教徒想要把他作为英雄崇拜。胡克评价说加尔文聪明出众,但是加尔文不过是人,他仍然是会犯错的。

但是,真理永远都不会错。因为懒惰,我们倾向于将一些钟爱的教会领袖的教导视为真理的标准,但真理必须根据自己的标准来辨别 – 其中最主要的是忠于圣经和符合逻辑。胡克后来哀叹道,“有两件事情在以后会引起很大的麻烦:一个是认为罗马天主教的教导神圣无误,另一个是认为日内瓦的教导能够完美避免出错。”罗马天主教的一大错误在于将人的教导和神圣的真理等同起来,路德和加尔文用尽他们毕生之力来反对这一点,但讽刺的是他们的追随者重蹈了罗马天主教的覆辙。如果当代的新教徒想要持守真正新教徒的身份,我们必须花大力气来操练批判性思考,并且用真理来检验所有的教导。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