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来信
来信
九标志问答32:教会里可以谈政治吗?当长老们在原则上有分歧时该如何做?新牧师应该从圣经中的哪卷书开始讲道?

教会里可以谈政治吗?

当长老们在圣经原则上而不是在个人偏好问题上有分歧时,你会怎么样做?

新牧师应该从圣经中的哪卷书开始讲道?

亲爱的九标志,

如果我教会里有这样一个弟兄:他的政治观点和其他成员分歧很大啊,或者他支持一个在大多数事情上都违背神话语的候选人,我该如何回应呢?教会中可以谈论政治吗?我不是教会的长老,只是一名忠实的成员。

——肯尼斯

肯尼斯,

大致的回答是,我想你可以试着劝说你教会成员认同你的政治信念,就像你试着劝说他们,使他们认同厨房瓷砖应该怎样铺,或者为什么公立学校比私立好一样。无论我们谈论的是重要的道德问题还是不重要的道德问题,这都是重要的,基督徒必须学习和别人诚实地交谈。生命是那么宝贵、沉重,我们不能不把事情说清楚。

但要很小心!

你对这个候选人所作的对与错的政治估计可能是错的。政治是经过集体智慧的考量,和需要权衡取舍的领域,也包括了我们对候选人的个人认同。所以不要急于把某个政治主张当作绝对必须的道德选择来进行宣扬,以免给你带来麻烦。

即便你是对的,我也不觉得党派观点的分歧(除非我们说的是纳粹党)应该打破基督身体的合一。除非你准备不让这群人(就是支持前面提到的那位候选人的基督徒)加入你的教会,并且准备把已经加入的从成员名册中除名,否则你就要确保在跟这个弟兄或姊妹谈话时,你们在基督里是合一的。用一个平衡的视角来进行你们的谈话吧!

另外,我假设你心里已经清楚大多数的争辩不会改变人的观点。如果有可能,他们会更加坚持己见。如果你察觉一丝可教导性,我想通常最好问一些苏格拉底式问题,让他们发现他们没想到的地方,或者还可以提出一两个正面的观点让他们去慢慢思考。

但要记住箴言中说的,“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箴10:19)和“藐视邻舍的,毫无智慧,明哲人却静默不言”(箴 11:12)。

最近,我教会的一个成员和我有一个电子邮件上的对话交谈,好吧,我必须承认这是一个辩论——一个关于单一税和累进税的辩论(我不会告诉你我的立场)。下面是一直萦绕在我耳边的声音:“约拿单,你没必要一定赢得这场辩论。你并不能透过花费你的时间在这个话题上对他说话而把真理注入他的生命,省省你在那些事情上的成本吧,即便从经文的角度你知道你是对的。”现在,我们从经文的角度来看,与投票支持道德败坏的候选人相比,在单一税和累进税上争论可能有点没必要。或许真是这样,即便你的教会成员给这样的候选人投票是一个犯罪,然而,你仍然需要用爱去遮掩众多的罪。

是的,你或许会提出一百种“但是假如”来回应我在这里提到的一般原则。而且,根据你的特定“假如”,我的答案可能也会变来变去。但无论如何,确保你们的政治谈话都被爱驱使,也肯定地传达你的爱。爱总是生出最好的政治。


亲爱的九标志,

长老们在圣经原则上意见不一致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比如,最近我教会的长老和我在讨论姊妹是否可以参与公开服事。我们是互补主义教会(包含男女的小组必须由弟兄来带领,以及只有弟兄才能做长老),但现在我们问自己,什么样的互补主义是我们相信合乎圣经的。姊妹可以在主日崇拜中公开祷告吗?我们大多数人觉得可以,但一些弟兄觉得姊妹应该在所有的公众聚会时保持静默。(基于林前14章和提前2章)。

我不是请你插手互补主义问题,我只是用这个例子来咨询当出现很大分歧,尤其是在圣经原则上有不同意见时,长老该如何进行讨论或做正确的决定。我不是在说信仰告白上的分歧,而是长老们在做一般决定时产生的分歧:这样那样的事工,这种那种处理某个成员的方式。你有解决此类争议的框架吗?当你尽全力,试过很多方式以后,长老团仍然不能达成一致,怎么办呢?

若能给我们任何智慧,我们都会很感激。

——安德鲁,英国

亲爱的安德鲁,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是的,这个问题很难,但在你的处境中又很常见。我分以下几点来阐述:

第一,需要更多背景:像你所说这样的情况,我相信在长老提名公开以前,确保当前所有长老全部肯定那些即将被提名的长老,是一个谨慎的做法。长老们需要在你所陈述的这类“重要但不清晰”的问题上有专门的技能和对策。在此前提下,每个长老需要相信长老团中其他长老的正直和能力。如果像你所说的棘手问题(或者比方说,一个棘手的纪律问题)呈现在长老团面前,乔这位长老的立场跟你是对峙的,你并不想听到一个这样的声音,“为什么乔可以坐在这里?!他没有资格!”

如果你相信乔和其他任何一个长老都应该坐在那里,那么你就比较容易接受接下来我要提出的建议了。也因此,我的教会在对新长老提名时,我们给每一位长老有一票否决权(对于这个问题,这是很合适的)。

为了回答你的问题,那么......

第二,用大量祷告、劝说和耐心来应对你们的分歧。有些问题需要立马下决定;但如果不是这样的问题,你就需要慢慢来。几乎没有哪间教会的兴衰基于“今晚”做的一个决定。相反,这需要持续不断地为着合一和共同的理解祷告。而且需要继续劝解他人,也需要打开自己的心接受别人的劝解。我们教会的长老们甚至写下备忘录来供整个长老团阅读。有时候其中一个弟兄不肯放下他自己,改变自己的观点,但不强迫立即下决定会让他感到被尊重;而且,一旦多数人的投票与他不一样时,他也可以更好地支持大多数人的决定。

第三,采纳大多数人投票所做的决定。要做决定的时候,你总要投票的。无论你的组织形式是什么样的,我想你怎么也逃脱不掉投票。毫无疑问,长老会、联合国大会、国际大会、枢机主教团都使用投票机制。采取大多数人的投票决定就意味着少数要服从多数,即便主任牧师在少数票数中也该如此。我记得一次我们的长老在考虑是否要让一个之前被除名的成员重新加入教会时,7个投了反对票,6个投了赞成票(包含主任牧师)。呃,我们中没有一个人喜欢这样的情景。但这个屋子里的每个人被圣灵鉴察,我们没有办法,只能6个人服从其他7个人——除非你想因为这件事情而让教会分裂。

第四,如果有个人非要坚持自己所相信的圣经原则以及他所认为这件事情的重要性而不能顺服大多数人的决定,他就需要辞去长老的职分,或者甚至和平地离开这间教会。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极端,但这是唯一一种方式让一个弟兄同时(1)维护教会合一以及(2)像其他人理解的那样对神的话忠心。中立的做法是站不住脚的:留在长老团,却成为长老团的一根刺最终会促使不合一。

当旧金山城市教会(City Church of San Francisco)主任牧师在2015年3月对会众宣布长老团决定教会“不再歧视有特殊性取向的人群,不再要求他们守独身”(译者注:旧金山城市教会在2015年3月宣布他们教会接纳实践同性恋的人成为成员),他同时也宣布他们中的两个长老从长老团辞职。虽然我猜想这对那两个长老来讲很难,但我相信在最后的日子,耶稣会为他们辩护,而且会同意他们离开长老团的决定。

第五,教导并营造一个谦卑尊重其他人的文化。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像旧金山城市教会那个问题一样利害攸关。比如,最近我们的长老要做一个关于在教会长凳上放哪个版本的圣经的决定。得票低的一方弟兄很喜乐的顺服了大多数。多数事情并不是重要到需要拼死一搏的。如果你认为很多都是这样,那么你就有问题。相反,能够顺服其他人是一个人谦卑和灵命成熟的标记。我甚至可以说,如果一个人不能顺服,他也没做好带领其他人的准备。因此,当我们考虑一个人是否是可能的长老时,我们通常会问他,“如果我们投的票都和你不同,你愿意顺服你的其他同工吗?”如果这个人不能顺服大多数人的决定,他就不应该成为长老。

第六,考虑一些给良心产生负担的情景不对称事件。并不是所有的决定都会给不同意见双方的良心带来同等的压力。在你描述的情景中,反对姊妹在公开聚会时祷告的道德风险更高,因为让姊妹参与公开聚会祷告的服事会让那些反对的长老们认为教会在做一件圣经所禁止的事件,然而不让姊妹公开祷告仅仅只是让一些姊妹失去服事机会而已。但在其他情况下,不做一些事情又会存在更高的道德风险。我并不是说第六点是决定性的。我只是想说,长老团需要对这点敏感,遵照罗马书14章的引导,考虑软弱的肢体。在我的教会,长老们在决定事情时勉强过半的投票情况只有一两次,但那一两次我们很快都达成一致说等一等再下决定,因为我们发现这些决定涉及一些道德风险,我们想要更多的和睦。

我希望这些原则可以帮助你现在的困境。我不知道你的长老团已经为这个特别的分歧做了多少交谈和祷告,但我的建议是给这个事情一些时间,再多一点,然后再投票,让大部分人的意见来决定最终的结果。

最后一件事,一旦你们长老做了投票,你们在教会面前就需要合一。少数不同意见的长老就不能悄悄私底下跟其他成员说,“看这群傻子,真为你难过,他们让你这样做!”绝对不要这样!否则那样,每个人都知道这决定背后的事情了。跟随你的长老团,不久以后你就会在这个处境下找到自己的位置了。


亲爱的九标志,

你推荐任职一年的牧师在他的教会中以圣经中的哪卷书,作为他的第一个释经讲道呢?

——亚当,宾夕法尼亚州

亲爱的亚当,

有时,狄马可会鼓励人们选择福音书,特别是如果他们想要改革一间教会的话。毕竟,就算挂名的基督徒也很难不赞同耶稣。人们更容易不赞同——比如——对保罗书信的解释和应用。而且选择福音书也正好让每个人的注意力转向耶稣,这在服侍初期是个再好不过的事情。狄马可也很推荐马可福音,因为它很短而且充满令人激动的事件。

我也认为彼得前书可能是个很好的开始: 短小相对简单,而且针对在困难处境下的年轻信徒,对教会整体生活就有很多可以说的了。雅各书也很好,它很朴实而且和实际生活贴合很紧密。

如果你非要选择保罗书信的话,加拉太书值得考虑,因为它很清楚地阐释了因信称义,以及唯独信心的生活。

最后,选择诗篇3-6篇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开始。每一篇可以被单独写成一篇讲章,而且它们总是让你高举神,还可以唤起祂的子民也同样赞美祂。

但是天哪,你要从这么一大笔财宝中进行挑选,不是吗?


译:蔡静;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ilbag #32: Politics and the Church; What to Do When Elders Disagree on Principle; What Book Should a New Pastor Preach?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19-12-25
讲道
九标志问答
合一
信仰与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