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来信
来信
九标志问答57:牧师的有限权柄;提名很快会离开的人担任长老

圣经是否要求了基督徒必须顺服他们的长老,只要长老的命令没有与圣经所要求的发生冲突?

我们是否应该提名一个将会离开教会的弟兄担任长老?

亲爱的九标志,

感谢你们开始“九标志问答”这个专栏,我已经拜读了前面的52个问答,觉得您的回复对我非常有帮助。即便我不认同某些结论,我也从回复中大有收获。可能对我最有帮助的文章是《不要把“九标志”变成威权主义》("Don't Be a 9Marxist!"),那是您和狄马可(Mark Dever)合写的一篇文章。我从头至尾读了至少3遍,每次都使我折服。

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从您和狄马可的文章中都能看到关于牧师权柄的观点,即对牧师而言其权柄本质上是一种被圣经列举的、有限的权柄。好像《不要把“九标志”变成威权主义》这篇文章里的第一点(“不要求圣经没有要求的”)是牧师权柄受限的本质和精髓。我凑巧正好在一间浸信会教会服事,我的上司是主任牧师,他常常引用“顺服”经文(如希伯来书13:7、17)并以此为证据扩大他牧师权柄,认为这是一种他作为牧者应有或固有的权利。

请不要纠结于美国宪法中所谓受限、隐含的和固有权柄这些用词的细微差别。我们可以抛开这些术语,换一种方式问这个问题:是否只要不违反圣经,基督徒就要服从或跟随他们的牧师?还是说,只有当牧师的要求有直接的圣经依据时,基督徒才有义务服从?

非常感谢!

——一个匿名的助理牧师

亲爱的匿名助理牧师,

你的问题可能会使某些读者感到太过于关注细枝末节了,但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无论是因为这个问题一方面授权了牧师大胆去做圣经要求的事,还是另一方面限制了自负的牧师滥用权柄。

牧师的权柄是否仅限于有明确圣经根据的议题?或是牧师也拥有圣经未指明领域里的隐含权柄?或者牧师是否有权使用任何必要的方式以达成自己的职责?

是的,你认为我(我假设还有狄马可)会更倾向于牧师受限于圣经赋权的领域,从某种意义上说你的直觉是对的。你或许会说我们分享了从严解释的宪法主义者(strict constitutional constructionists)的基本本能,而不是那种宽松解释的宪法主义者(loose constitutional constructionists)。在《不要开除你的教会成员》( Don't Fire Your Church Members)一书中,我认为解释机构权柄的第一条规则就是:“问问谁被授权能做什么?” 今天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在有人竖起栅栏并说“不”之前,他们可以自由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然而,当问到圣经所建立的各种体制时,我会说正好相反。如果不是上帝的授权,我们就无权做任何事情。我们甚至没有权力从树上摘苹果吃,直到上帝说我们可以。(感恩的是祂在创世记1:29给我们授权了)。尘土所造的人没有什么固有的权柄。

听听耶利米对以色列领袖的控诉吧:“国中有可惊骇、可憎恶的事,就是先知说假预言,祭司藉他们把持权柄,”(耶利米书5:30-31a)我们不要那样服事的牧师。

但如果仅仅如此,教会中的事工就会变得难以推进:98.4%的牧师和教会雇员需要做出的决定是圣经没有明确规定的。我们教堂要买一辆面包车吗?我们该支持这位宣教士一万美元吗?我们是否让当地的危机怀孕中心使用我们的大楼与年轻妈妈一起学习圣经,即使我们无法控制他们教导什么?我们是否将通过小组发展我们的牧养事工?我们是否与附近大学的校园运动分会合作?我们是否允许成员使用体外受精?我们需要大家签署教会之约吗?

牧师在这些决定中应该行使什么样的权力?

下面是我提出的四项原则,它们大致源自马太福音 18:15-20、使徒行传 6:1-7和一些其他经文,我在《不要开除你的教会成员》第 5 章中做了进一步展开:

  • 某件事情与教会的教导事工关联度越大,会众就越应当听从长老的权柄,因为长老的权柄特别依赖于他的教导。那么谁应该计划讲道日程表呢?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讲道应该围绕着圣经中哪几卷书?加入教会需要上多少堂成员课程?我们有主日学课程吗?如果你不让牧师就教会的教导事工做出计划和决定,你实际上就破坏了他们的教导权柄。而且,据我所知,这是从严解释的宪法建构主义者所采用的标准:让持有职分的人能做该职分要他做的事情,否则,此人就没有办法完成这一职分的托付。
  • 对于与教会的教导事工没有密切关系的事情,牧师应该将决定权给敬虔的人,这样他们自己就能够专注于祷告和神话语的事工(使徒行传 6:4)。例如,教会是否要翻修母婴室,如何协调教会的接待事工,这类事情应当授权给他人。
  • 对于给教会的福音事工带来影响越大的事(相信什么、成员是谁、谁是领袖、身体的合一等),全教会越应该更多地参与决策。
  • 牧师对教会信徒的生活和他们的个人决定没有任何直接的权力。如果信徒沿袭不悔改的生活方式,牧师当然可以私下警告,他也可以呼吁会众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但开除会籍的权柄最终属于整个教会。

最后要提一下你作为助理牧师提出的问题。如果教会的章程规定主任牧师监管所有其他受薪员工,那么你跟你主任牧师之间就是员工跟上司的工作关系,指引原则就不止限于牧师-信徒间关系的经文,还有主-仆关系的经文(如弗 6:5–9;西3:22–4:1;提前 6:2等)。所以,就像老板可能为完成工作要求你做很多事情(写一份备忘录、给那个打电话供应商、组织一次会议等),你的员工主管——主任牧师也该能够这样做。

最后,确切地说很难在一个从严解释的宪法主义者所列举的权柄(只做圣经授权并且跟牧师职责相关的事情)和松散解释的宪法主义者所认为的隐含权柄(具有采取任何手段来完成工作的权柄)之间划出清晰的界限。就像有关美国国会的问题,律师和法官两个世纪以来一直争论不休。我的意思是,牧师可以在没有计划主日学课程的情况下完成他的工作。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要拒绝他使用这权力?

因此,我极力主张牧师只在圣经列举出的事情上行使权力,我也主张在行使权力时要谦卑,无论对于明确列举出的权力或是隐含的。当然,最终的判断标准属于上帝。我们应该始终在那一天的光照下行使我们的权力。


亲爱的九标志,

我是一间地方社区教会的牧师,该社区有很多军人,我们教会90户家庭中军人家庭就有20户之多。他们中有一些在没有下部队之前要在这里先轮岗三年,他们也加入了教会成为成员。一些弟兄渴望在教会服事,而且有一些教导的和关怀的恩赐,符合长老的资格。但是我们知道一旦他们在这里的三年轮岗结束,就会被外派到其他部队去。我们该考虑他们做长老吗?我相信您肯定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请给我一些意见好吗?)

——戴维

亲爱的戴维,

我的教会确实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但是我认为,这件事背后的原则远比我们教会所面临的具体问题更重要。具体而言,一位成员在加入教会多长时间后才有机会担任长老?毕竟,保罗警告给人按手不要仓促。(提前5:22)同样,我们应该提名将来会离开教会的人做长老吗?

一些作者注意到保罗告诉提摩太不要任命“初入教的”做监督,但在提多书中并未提到这一点,也许因为提多所服事的教会中初信的并不多。我没有遵循那样的推理。然而,我认为我们的处境会影响我们提名一个人的速度。

这里的关键点在于要确定你需要知道用多长时间才能了解一个人,然后提名他做长老。

会众需要能够信任一个人的生命和他的教导。这样他们才能从他那里接受神话语的服事。毕竟是神的话给人以生命。当然这与大会讲员不同,因为没人期望能够见证大会讲员的生命。然而,牧师或长老是设立在共同体中的,而要让我真正相信他所说的是真的、他讲的圣经中所说的话语是可以信任的,并且他自己也是相信的,那么我需要对他有足够了解而产生信任,或者至少我需要能够信任那些人,因为提名就意味着告诉会众可以要信任我。

诚然,即使牧师出于错误的原因服事,保罗也会心存感恩(腓1:18)。但在日常的事工中,当教会成员看到牧师相信并应用上帝的话语时,也会在生活中学习信任并应用上帝的话语。如果他对上帝话语有很深的信心和应用,那么会众的信心和应用就更有可能得到帮助。如果他的信心和应用是肤浅的或误导人的,那么会众的信心和应用就更可能是肤浅的或误导人的。毕竟,作为牧师是,我们是通过我们的生命使我们的话语有意义。

这一切意味着:牧师与信徒之间的关系取决于信任。他能教导并活出与教导一致的生命吗?即使在黑暗中,也能活出公义或诚信吗?如果您还没有理由相信这些问题的答案是“是”,请不要信任他。因人的灵魂确实关系重大!

事实上教会经常从外面聘任新牧师。上帝也透过这点而做成祂的工。但我认为从教会内部激励兴起人服事很好,或至少要聘任来自其他教会的、获得信任的人。至于提名更多的长老,我认为至少等一、两年再提名是比较健康的。时间长一点总没有坏处,但这不是律法。

如果我们知道一个人六个月后离开,我们的教会可能不会请他作长老。当然,他可以做长老所做的大部分工作——辅导、教导、牧养等等——但你经历整个过程建立信任后,只是为给他一个(短期的)头衔并不值得。如果可以再呆上至少一年、两年,也许这点上我会更开放些。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需要判断力的决定。

话虽如此,但我不希望所有的人只呆上一两年成为长老团队的特征。我宁愿有四个准长期到长期再加上一两个短期的人,而不希望上只有六个短期的人加上我一个。这样做会削弱教会对整个长老团队的信任,因为会众会开始觉得他们比长老更了解教会,也认为自己比长老们更委身。但是,如果你只是在大多数长期者中增加一两个短期者,那么短期者可以借用教会对大多数长期者的信任为“资本”。

我祷告我的答案对你有帮助,我祷告神使那些军人弟兄中有一些能够离开军队并长期委身于您的教会!或者他们退休后再回来。我们教会中有一些弟兄就是这样服事的。


译:吴英;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ilbag #57: Pastors' Limited Authority; Nominating Elders Who Will Move Soon.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2-06-28
教会
恩赐
信任
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