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书评:《教会的大未来》

Review
2014-12-05

原文标题与链接:Book Review: Deep Church: A Third Way Beyond Emerging and Traditional, by Jim Belcher
书评翻译:谢昉

【本书中文版《教会的大未来》由校园出版社出版,ISBN: 9789861983813】

如果你写了一本声称在传统教会与新兴教会的争论之间走出一条“第三条道路”的书,又能得到传统教会的代表人物提姆·凯勒和新兴教会的罗伯·贝尔(《以爱得胜:给青少年》一书的作者)都来为你的书作序,那么你的书一定有超乎寻常之处。或许这样一本书能够让双方握手言和,成为教会间和平的使者。

不过很遗憾,我觉得这本书没法达到这个效果。

我不喜欢简单直接地作出评价,但是我读了吉姆·贝尔徹所写的《教会大未来》(又名《深度教会》)一书后,我真真切切地感到贝尔徹企图在传统福音派和新兴教会间达成平衡以“共同复兴福音派”的目的恐怕很难达到。诚实地说,我很惊讶贝尔徹在经过深入研讨之后居然能得出“新兴教会与传统教会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达成联合”这一结论。如果说这本书有什么贡献的话,对我而言就是它帮助我看到新兴教会与福音派之间的分歧不仅仅是彼此误解那么简单。事实上,这是有关福音的本质性区别,这一区别不能简简单单地透过“互相学习”来解决。

首先,让我来简单讲一下贝尔徹在《教会大未来》里想要表述的主要观点。有很多书评作者已经对该书的内容做了更好的分析,甚至在一些细节上都有很好的论述,我就不多加赘言了。总的来说,贝尔徹想要在两大阵营——也就是传统教会与新兴教会——之间走出第三条道路来。他看“传统教会”的代表人物是唐纳·卡森、凯文·德扬等人,新兴教会的主要代表人物是道格(Doug Pagitt)、丹(Dan Kimball)和布莱恩(Brian McLaren)等人。贝尔徹深入地分析了七个他认为造成两大阵营对立的原因:认识论、布道法、福音、敬拜、讲道、教会论和文化。对每一个原因,贝尔徹都阐述新兴教会对传统教会的批判,以及传统教会对此作出的回应,并提供他自己的分析和“第三条道路”。他称“第三条道路”为“深度教”,因为“第三条道路”对双方的观点都做了去芜存菁的处理。

值得指出的是,要分析和呈现一条“第三条道路”,作者需要付出相当多的努力去思考和分析,因为很容易觉得骄傲:“谁都没有找对路,现在我发现了。”或者更糟糕:你会看自己像监护人一样,把孩子们召聚起来告诉他们哪里哪里做错了。在我看来,贝尔徹也未能幸免这样的骄傲。不止一处,他说,“虽然我不同意双方的观点,我仍然可以从他们当中学到东西”(英文版36页)。当贝尔徹说他的这本书是写给“大多数想要从双方阵营当中学习的人”的时候,他并没有真正解决传统教会或是新兴教会所强烈坚持的那些分歧。

不管怎么说,贝尔徹的确透过《教会大未来》一书将新兴教会和传统教会之间那些实质性的深度分歧清楚明确地罗列了出来,这是他很了不起的贡献。然而在我看来,他想要在两个阵营之间寻找最大公约数以建立统一战线的努力却失败了,请容我解释为什么我会这么认为。

在本书的导论中,贝尔徹记述了一个托尼·琼斯(Tony Jones)、道格和派博(John Piper)之间的一个会议。这个会议最后不欢而散。由于道格不认同“派博所主张的救赎观”(我猜想贝尔徹大概是指代赎论),派博认为道格“根本没有资格讲道”。根据派博的总结,因为他们不相信基督的代赎,派博认为道格和琼斯所不认同的其实是福音的根本。

我不想在这里详细论证基督替死代赎的圣经教义,在别的地方有很多文章(包括我写的文章)论述这一点。跳过那个争论不提,派博的观点仍然是对的:拒绝基督为罪人死在十字架上、拒绝基督为人的罪而经历刑罚,就是拒绝福音的根本。所以从这一点出发,新兴教会和传统教会的联合是不可能的。拒绝基督的替死代赎就是拒绝福音,拒绝福音就是将自己与传统福音派观点分别开来。

从导论我们得知贝尔徹想要在本书达到的目的,我非常希望在正文中看到他如何证明新兴教会的领袖其实并不否认基督的替死代赎。我期望贝尔徹能够引用新兴教会的领袖们所写下的文字,让我们看到他们其实也赞同基督的代赎。但令我失望的是,我没有在书中找到这些。相反,在题为“深度福音”的第六章中,贝尔徹同意说“新兴教会(特别是指布莱恩)的确简化了福音”(英文版118页)。“(布莱恩)从未提及有关代赎、称义、与基督联合或我们需要被饶恕的教义”(英文版118页)。我没有断章取义:贝尔徹是在呈现布莱恩一篇论述福音的信息时写下这句话的,换句话说尽管布莱恩在“论述福音”,却丝毫不提这些关键的教义。

如果事实的确如此,“联合”还有希望吗?你如何在“信靠福音”和“不信靠福音”这两者中间找出“第三条道路”呢?当然,贝尔徹“各打五十大板”地说传统福音派同样犯了简化福音的错误。他指出,传统福音派走了另一个极端:过分地“强调个人救恩”而忽视神的国度。但是即便把这个偏见放在一边,如果新兴教会的领袖们连耶稣基督为我们代赎的死换来饶恕这一根本教义都不认同的话,这种“联合”可能吗?我的意思是说,不管他在这本书的其他章节里写了什么,贝尔徹应该告诉我们:如果新兴教会要和福音派教会有合一的事工,他们唯一要做的是修正他们的观念,也就是确认福音!这才是合一的基础。

所以,我认为贝尔徹在经过详细调查后,清楚地展现福音派与新兴教会对福音的认识上有深刻分歧,这对我们认识新兴教会很有帮助。但是他没有意识到,这一分歧对他所主张的“合一”来说是致命的。

从另一角度而言,我认为贝尔徹所主张的,基于早期教会信条的“新普世合一运动”(“new ecumenism”)是注定要失败的。信条不是圣经,信条并非神所默示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所有的信条都是为了回应某一异端的挑战而写。正因为如此,早期教父们花了大量的时间讨论基督的本质与人性——因为这是早期教会所面临的挑战。在教会历史上,对救赎论没有太多的分歧,所以也没有什么信条是有关救赎论的。但这不等于说救赎论不重要。我很惊讶像贝尔徹这样一位保守的长老会传道人——他应该对改教时期的争论焦点非常清楚——居然会认为只要都认同早期信条就可以让普世教会合一了。我相信教宗会很高兴听到新教人士这样说。

这本书自出版之后得到很多好评,很多福音派人士已经对传统福音派和新兴教会之间的这场争论感到厌倦了。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传统福音派的读者来说,先不要为“合一”而欢呼,让我问你一个问题:贝尔徹所说的,新兴教会所不赞成的代赎的福音信息,对你来说有多重要?难道我们都同意说基要主义是错的,我们应该热爱世俗的文化、现代的崇拜方式和非基督徒吗?难道我们都认为说基督的代赎意义不值得我们去争辩吗?难道我们真的愿意和这些贝尔徹都认为“否认福音”的人去合一吗?我希望不是!所以我也希望那些给这本书高度评价的人在知道了他真的在说什么之后能够改变主意。

新兴教会否认福音,他们也不相信基督的代赎。

无论在这本书里他还说了什么,贝尔徹都不能清楚地说明这两点。请容我再说一遍:贝尔徹所主张的“合一”不可能发生。

事实上,我更希望新兴教会能够清楚地确认福音。或者,如果福音派根本不在乎“福音”的意义,合一也是有可能的。这两种可能性,你认为哪个更容易发生呢?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