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地方教会和教会间的关系:独立

Article
2017-06-06

原文标题与链接:A Church and Churches: Independence

翻译:梁曙东

 

 

你所在的地方教会和世界上所有其他教会之间有怎样的关系?

我在本文的姊妹篇中思考不同的教会应如何彼此联合,而在这里我们要问,是什么让每一家教会互相独立。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问,是什么让我们与我们同一家教会成员的关系,和我们与属不同教会的基督徒之间的关系有所不同。圣经呼吁我们要爱其他基督徒、为他们祷告、以奉献支持他们、也许甚至还要教训、责备他们,而这是不能仅仅局限在我们自己教会的成员当中的。因此是什么让这关系有所不同?

教会纪律和谁掌管钥匙

对此问题直截了当的回答,就是与你同为一家教会成员的人,能以其他基督徒不能做到的一种方式,参与到把你逐出教会的过程当中。我们必须把一件得不到解决的犯罪的事带到教会面前(太18:15-17)。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地方教会的独立性与地方教会是施行教会纪律的地方这事实有关。

但这里有一幅更大的画面,与谁掌管天国钥匙有关,值得我们在这条路上走完全程,观看当中涉及的全部场景。

参加威斯敏斯特大会的一流神学家花了几天时间辩论这个问题,就是在后使徒世代,谁掌管耶稣起先交给彼得的钥匙(太16:19),因他们明白,这钥匙至少代表了把人逐出教会的权力。而把人逐出教会的权力是一家教会的最高权柄,就如佩剑的权柄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权柄一样。一个国家一切的权力都出于终结一个人生命的权柄,同理,教会中一切权力都出于将某人从教会成员中驱逐出去的权柄,包括接受人成为教会成员、挑选牧师、或采纳一份信仰宣言的权柄。谁有了把人逐出教会的权力,就有做其他这些事情的权力,至少有决定由谁来做这些事情的权力。

在这次总会会议上,大多数长老会人士论证说,区会掌管钥匙。极少数到会的公理会人士——那些“不从的弟兄”——论证说,钥匙由全体会众与长老一同掌管(谢谢Hunter Powell为我上的这堂历史课)。

我看马太福音18:15-20,会认同这些不从这次会议主流意见的人,与他们一道论证说,耶稣把钥匙完全放在了地方教会——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祂的名正式聚集的地方教会手中。在耶稣对教会纪律的叙述中,当人的认信不符合这人的生命时, ekklesia——聚集的教会——提供了最后的上诉法庭。

我们在后来的新约圣经中看到,长老应当分别出来做教导和监督的工作,这表明一般来说他们带领教会使用这些权柄。我甚至会说,教会需要长老负责任地使用这些钥匙。但最终来说,钥匙属于全体会众。新约圣经没有一处经文像马太福音18章把国度的钥匙如此清楚地与全体会众联系起来那样,明确把长老的监督与国度的钥匙联系在一起。长老的权柄是实在的,但它与会众的权柄是不同的权柄。

无论你是否被说服,认同每一位教会成员共同掌管钥匙,还是只由一家教会的长老掌管钥匙,清楚的地方是,在马太福音18章中没有外来群体,无论是一个长老区会还是一位主教在实行干预。唯独地方教会掌管着钥匙。

简单来说,地方教会的独立性完全在于这事实,就是掌管天国钥匙的是地方教会。

钥匙和天上的事情

那么这些捆绑和释放的国度钥匙到底是什么?我已经在其他地方论证说,这些钥匙代表的是在地上代表耶稣建造教会的权柄,宣告是什么和是属于天国——什么是正确的福音认信?是正确认信的人?肯定的是,讲道与使用钥匙高度相关,甚至可以说是使用这钥匙的一个内在部分。但严格来说,我会论证,使用钥匙是发出一种判断,这是一种律法或司法意义上的捆绑或释放,是教会决定什么构成正确的认信,是真正的认信者。

换言之,每次发生以下情况时,人就是在使用钥匙:

  • 一家教会确定一份约束所有教会成员的信仰宣言,
  • 一家教会接纳成员,
  • 一家教会开除成员。

基督呼吁掌管钥匙的教会评估一个人的生活和认信,然后做出天上认可和公开的宣告,承认或不承认一个人在国度里的国民身份、加入教会的身份。

这方面一个突处的例子,就是耶稣与彼得的互动:耶稣问他们认为他是谁,彼得做出一个认信,然后耶稣确认了这认信,以及彼得他自己(“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同样的对话出现在马太福音18章,只是以倒序进行。耶稣设想有一种处境,在当中一家教会渐渐确定福音认信的内容与认信福音的不符。

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每一家地方教会是独立于这地上其他任何教会之外,因为基督已经赐给每一家教会有权柄,在万民面前宣告是什么和是与天上的事情有关。

地方教会并不是一幢建筑物,并不是一个人每周去一次接受灵命冲击的地方。教会是天与地交汇的地方,传讲天上真理,处理天上事情,属天的人找到生命与团契的地方。我们的教会是代表天上统治的大使馆,现在分布在地上的万民当中。

这一切在实际上意味着什么?

一家教会证实谁代表基督

一座大使馆是说明一家地方教会的有用比喻,因为大使馆并不让人成为国民,它证实某人是国民,在护照过期时给护照盖章认证。

而且一座大使馆在另一个国家中有形呈现出一国的统治。你可以看到大使馆的建筑物、旗帜、护照、大使馆的职员、在大使馆门口持枪的卫兵。还有一点,在某种意义上,一家大使馆在东道国内有独立的权柄。

同理,一家地方教会使用钥匙的时候,它独立的权柄让基督国度在地球上的统治彰显出来。教会是通过洗礼和主餐行使钥匙。这些命礼可见地表明如何靠着钥匙权柄接受和开除教会成员。我们可以把这些命礼称作是基督徒的护照。

给某人施洗,就是把他们的名与父、子、圣灵的名联系在一起。让某人领受主餐,就是证实他们在我们主身体内的成员身份。

实践含义 1::应在教会聚集在一起的处境中施行命礼。如果聚集在一起的教会掌管钥匙,如果要通过命礼使用钥匙,那么就应在教会聚集的场景当中施行命礼。洗礼和主餐并不是私人的奥秘经历,我们在当中闭上眼睛感受耶稣特别的同在。它们是集体和公开宣告承认和归属。我们在一起宣告有神的名在我们的身上(太28:19);我们在一起宣告我们与基督的死与复活联合(罗6:1-2);我们在一起宣告表明祂的死,我们是祂身体上的肢体这身份(林前11:18-19,27-33)。命礼并不是为基督徒家庭、青年营,甚至小组设立的。命礼是教会的活动。

实践含义 2:人通常通过接受洗礼加入教会成为成员。除了还没有地方教会的例外情形(例如使徒行传第8章那位埃塞俄比亚太监),给一个人施洗,因此证实他在万民面前的认信,然后不把他留在一个地方群体内,让他为他的认信负责,这是不负责任(也是不符合圣经)。由谁来确保他继续忠于他的认信?这由洗礼印证的认信之人若不是在一家教会之内,他若不忠于认信,有可能会被逐出教会吗?

实践含义 3:基督徒应归属地方教会。基督徒并没有权柄宣告自己是耶稣的代表。教会拥有这权柄,通常通过向它的成员分发主餐,以此施行这种权柄(这并不是说教会不能为了承认基督更广泛身体的存在,向来自其他教会的到访成员提供主餐)。另外,要维持一个人认信的可信度,这就要求一个相信的人接受一家教会督理。

实践含义 4:教会应审查他们接受成为成员的人,为了有意义的门训保持督理。耶稣问彼得:“你们说我是谁?”在今天的教会,长老也应约见所有希望成为成员的人。另外,一家教会应努力确保教会能为每一位成员的灵命福祉交账。

实践含义 5:门训在负责任的框架之内能发挥最大作用,这意味着门训在地方教会的范围内能发挥最大作用。我们这些相信的人,通过塑造性和纠正性的教会纪律,就是教导和纠正成长。

教会证实正确的认信

地方教会的独立也体现在这事实当中,就是君王耶稣已经授权每一家地方教会证实相信之人应作出的认信。

教会历史上其他群体——从使徒行传中使徒时期独一无二的耶路撒冷会议,到尼西亚会议,再到威斯敏斯特会议——已经写下了信仰宣言或信条,然后人使用这些约束教会,以及教会成员当信什么。但从圣经来说,在后使徒时代以这种规定认信的方式使用钥匙的合法群体是地方教会。

实践含义 6:教会聚集来听正确传讲神的道,教会坐下聆听传讲神的道和福音,就学会负责任地使用钥匙,评估与福音相关的

实践含义 7:教会应确立一份清楚的信仰宣言。让一家教会与所有教会团结在一起的,就是它对福音信仰的认信,这认信本身也让每一家教会相对独立,因基督已经把钥匙赋予聚集的教会,聚集起来的教会的每一位成员都有责任证实一份信仰宣言,这种责任完全与信徒皆祭司相吻合。事实上,一群基督徒采取这种(通过命礼)集体证实一份信仰宣言的做法,使自己成立为一家地方教会。

问题的另一面,就是一份符合福音的信仰宣言把一家教会与其他所有基督教教会联合起来,这表明采纳历史上的信条或信仰宣言作为教会的正式信仰宣言,这是一种有智慧的做法。我们必须独立确认一份信仰宣言,但这份信仰宣言是(或至少可以是)历世历代基督徒广泛认同的。

实践含义 8:教会应选择他们的牧师。保罗在加拉太书第一章责备“加拉太的各教会”放弃了福音。他并不是对长老或牧师说话,他是对会众他们自己说话。他们最终要负责任,确保教会传讲正确的教义,言外之意这表明会众应有最终决定权,确认由哪些人教导神的话语。

一家教会执行大使命

最后,地方教会的独立性体现在这事实当中,就是君王耶稣已经派遣每一家地方教会完成大使命,装备圣徒完成这项任务。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家教会可以不与其他教会合作就来完成这任务,但地方教会是完成大使命的首要所在,有独立的权柄通过命礼执行这工作。

实践含义 9:教会应当把教会成员身份看作是一种职分。这是一份工作。教会成员制不像乡村俱乐部,并不是与一个志愿社团松散的联系,人来到当中得好处,只要付出的代价不会太过高昂即可。教会成员是国民的身份,而国民的身份是一种治理的职分。一旦一家教会确认了一个人是耶稣的代表,是教会成员,这位成员就变得有责任要监督其他认信的人。

设想一个人去到大使馆的柜台为护照盖章,然后走到柜台的另一边,为的是参与大使馆的工作。换言之,对于一个个体基督徒来说,完成大使命的一部分工作,就是为其他教会成员负责,让教会可以负责任地使用钥匙。

是的,你这位基督徒要共同为着星期天早上教会里其他每一个教会成员负责,关心他们是否继续在真道中行事为人。因此要认识他们!当我们为着其他门徒是怎样的人,他们做怎样的事正式负责时,我们自己作为门徒就成长,也帮助其他人成长。简而言之,责任和权柄是归属在一起的,就像一位管理房子的人负责清洁房屋,就必须有掌管这栋建筑物钥匙的权柄,让他可以开所有的门。基督在马太福音28章给了每一位基督徒有责任去使人作主门徒。奇妙的是,祂已在这之前,在16和18章把钥匙给了全体会众,就这样让每一个基督徒共同掌管权柄来履行这责任。

实践含义 10:一家教会基本的工作,就是装备圣徒完成这种职分的工作。确实,神可以奇妙使用会议、书籍、基督徒的朋友,装备基督徒完成侍奉工作。但神特别呼召地方教会和它的牧者为这样的工作负责交账(弗4:11-12;来13:17)。

结论

众教会应当共同工作,完成大使命,因为他们呼求同一位主,分享一种共同的福音认信,这就是本文姊妹篇的论证所在。

与此同时,基督已经把国度的钥匙交在全体会众手中,这意味着每一家教会都有独立的权柄,在福音认信是什么在使人作主门徒这件事上行使基督的权柄。

(点击此处,阅读《地方教会和教会间的关系:联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