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地方教会及教会间的关系:联合

Article
2017-06-06

原文标题与链接:A Church and Churches: Integration

翻译:刘立君

 

你的地方教会与世上任何其它教会之间的关系是什么呢?

在本文的姐妹篇里,我阐述了不同地方教会之间互相独立的关系。在这里我要阐述它们之间应如何彼此联合。

为了了解我们的教会应该如何合作及其原因, 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1979年11月4日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门外的情景,当时愤怒的穆斯林学生聚集在那里。你或许知道, 暴民最终闯入了使馆, 随后52名美国人被当作人质关押了444天,这就是伊朗人质危机。我们这里不是要关注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关注当馆外愤怒正在加剧的时候,使馆内的人会是什么状况。若你是当事人之一的话,你会如何做呢?

想必你会竭力在电话里寻找帮助。美国国务院、 附近的加拿大大使馆、 城里的瑞典大使馆、 甚至伊朗政府里的同情者-你会尽力向任何的友人求助。

你肯定不会去做的是假定你这个如漂浮在德黑兰沸腾海洋中的一叶孤舟似的小小的使馆大院会有惊无险。你不会试着 “单打独斗“, 仿佛美国政府在世界上的外交使命都肩负在你们大使馆上面。

然而奇怪的是, 这恰是我们许多地方教会在执行上帝所颁布的使命时所持的态度。我们知道我们也是寄居的和客旅。我们知道其他使馆和朋友就 “在那儿”。我们知道这个属肉体和魔鬼的世界就像嗜血的暴徒一样同我们作对—“我们为了你的缘故终日被杀” (罗 8:36)。但很普遍的是我们的教会都在单独地承担基督的使命。都在单打独斗。

试想一下: 你的教会是否与其他地方教会在布道、宣教、纪律、辅导、慈惠事工、及祷告中互相合作?实话实说,你们差不多都是在相互独立在运营吧。

更好地理解家庭纽带

打开圣经你会发现使徒时代的教会有更多家庭式的联系纽带。他们互相关爱,彼此问安:

  • “众教会都问你们安“(罗16:16)。
  • “亚西亚的众教会问你们安”(林前16:19)。
  • “众圣徒都问你们按” (林后13:13; 腓4:22)。
  • “我听见你们信从主耶稣,亲爱众圣徒(弗1:15)。

他们共用讲道人和宣教士:

  • “我们还打发一位兄弟和他同去,这人在福音上得了众教会的称赞”(林后8:18)。
  • “亲爱的[兄弟]啊,凡你向做客旅之弟兄所行的,都是忠心的。他们在教会面前证明了你的爱”(约三5-6a)。

他们以喜乐和感恩之心在财务上彼此支持:

  • “但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供给圣徒。因为马其顿和亚该亚人,乐意凑出捐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罗15:25-26)。
  • “因为办这供给的事,不但补圣徒的缺乏,而且叫许多人越发感谢神”(林后9:12及林后8:1-2)。

他们彼此效法更好活出基督徒的生命:

  • “你们作了马其顿和亚该亚所有信主之人的榜样 “(帖前1:7)。
  • “弟兄們,你们曾效法犹太中在基督耶稣里神的各教会“(帖前2:14)。

关于最早期教会间彼此关爱互相支持,除了这些使徒的见证外,还有使徒们的直接教训。早期教会被教导要互相问安:

  • “问在他们家中的教会安“(罗16:5)。

他们被指导要彼此相爱,在财务上互相关照:

  • “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 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免得我来的时候现凑。 及至我来到了,你们写信举荐谁,我就打发他们,把你们的捐资送到耶路撒冷去“(林前16:1-3)。
  • 所以,你们务要在众教会面前显明你们爱心的凭据,并我所夸奖你们的凭据”(林后8:24)。

他们要警戒接受谁做老师:

  • “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一4:1)。
  • “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 你们要小心“(约二7-8a)。

他们被劝勉要为其他教会及基督徒祷告:

  • “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6:18)。

他们被劝告要效法其他教会的忍耐和信心:

  • “甚至我们在神的各教会里为你们夸口,都因你们在所受的一切逼迫患难中,仍旧存忍耐和信心“(帖后1:4)。

当然,教会之间关系的这一话题不太容易。因宗派的不同,不同教会对教会间的权柄看法并不一致。

但无论你在教会间的权柄问题上观点如何,我们都必须认识到地方教会必须在某种程度上相互联合。当你的生命与其他教会在关系和意识上都联系在一起,就是它最好地实践大使命之时。

这里我们值得看一看教会间有哪些共同的东西,以及在我们集体生活实践上的意义。

我们共有一个基督

注意,首先一点就是所有不同的基督徒都共有一个主、一个基督,恰如保罗在对哥林多教会问安时所提到的:“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教会……蒙召作圣徒的,以及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基督是他们的主,也是我们的主”(林前1:2;林后1:1)。

不同的教会都受同一基督呼召,他们也同属一位主。

思考一下, 我们有同一基督、同一个主、同一君王。这个事实意味着我们的众多教会是关联在一起,形成一个独特的政体、王国、 或国度。就像有共同的父母就形成为一个家庭,有共同的主就形成为一种治理上的统一。因此, 保罗可以将以弗所人描述为 “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弗2:19)。同国(公民)就是属于一个共同的国度。

不同的宗派传统会使得这一治理上的统一看起来不一样。持连结主义的教会采用了如长老区会和主教辖区的治会体制。作为相信会众制的一员,我觉得”使馆” 的比喻在这里非常恰当, 因为这个基督教的 “国度” 确实是遍布在世上各国, 而且每个基督徒都应该担负起自己大使的责任。但无论我们采用哪种治会制度, 至少我们都知道,教会实质都属于同一个政体或国度,因为我们共属一个君王。

实践意义1:所有基督徒都应该关心我们教会的治理建制,因为它是这一治理统一的表现形式。治会体制是关于基督徒如何有效地对我们的共同的主负责。它也是我们为了义而施行纪律劝惩的工具。

实践意义2:就像一个国家一样, 即使我们属于不同的宗派,我们的名字和名誉都是绑在一起的。你知道海外的美国人对 “丑陋的美国人” 的概念有多反感吗?同样地, 当一个基督教会在城市中有差的见证时,同城的每一个基督教会都会受害。当一个教会有积极的见证时, 每一个教会都会受益。因此, 我们在彼此的属灵福祉上利益相关。

实践意义3:既然我们在彼此的属灵福祉上利益相关,我们就应该彼此代祷, 互相鼓励,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行财务支持,并尽我们所能支持彼此的事工。这也就意味着对与其他教会建立非正式关系要持有开放的心态, 特别是在教会领袖之间。有了深切的关系,就会有更具体的祈祷, 更多鼓励和支援。

我们共有相同的福音

即便属于不同的宗派,不同的基督教会也共有相同的福音。看看保罗如何劝勉“加拉太的各教会”: “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 他就应当被咒诅” (加1:2, 9)。

约翰也期望每个教会都信奉道成肉身的正确教义(约一4:1-3)。

实践意义4:教会间应该建立伙伴关系,互相学习并互相教导。若你和我都相信同一个真理, 我们难道不会有共同的看见要彼此帮助更好地理解真理吗?我上面列举了几个早期教会在共用讲道人及宣教士时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现今我们有很多方式可以做到这一点: 通过参加或主办会议;通过支持神学院教育;通过以不同方式用圣经装备其他教会的领袖,如写书,启动地方的事工机构(或者支持九标志事工!)等。

实践意义5:教会也应该向历史上不同时期的教会学习。那些伟大的信经有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历史上的许多争论也是如此。我的教会经常在主日上午背诵历史信经。

通常来讲, 牧师们应该教导会众要阅读,要用心。教会应该比普通大众更关心历史。

实践意义6:教会应该彼此鼓励以遵守使徒时期教会所互相效法的那种生活方式(帖前 1:7; 2:4;  帖后1:4)。保罗很明显地要“提醒[哥林多教会]我在基督里怎样行事,在各处各教会中怎样教导人” (林前 4:17);他经常强调一些规则 “在所有的教会中” 都适用 (林前14:33b-34; 另7:17, 11:16等)。

这个意义也指出了跨教会会议、书籍或事工机构的价值。 但它更特别强调对于牧师来说,当他们想在牧会实践的很多细节领域继续增长智慧时,需要在自己教会之外建立关系。你如何处理特别棘手的教牧辅导的状况? 我希望你有一两个牧师朋友可以打电话咨询,甚至有一群牧师可以一起讨论。

实践意义7:教会应该努力为那些缺乏教牧资源处于困境的教会提供能干的牧师或至少是讲道人。我知道有一些教会,当他们去植堂或去复兴另一个教会时,他们会同意担负新教会牧师头几年的工资。他们这样做并不谋求在新教会中有任何权柄!这纯粹是无偿的。

我们拥有共同的使命

不同的教会还拥有共同的呼召与使命。众教会都是“蒙召做圣徒的”或圣洁的(林前1:2)。他们都被委以造就门徒的使命(太28:18-19)。并都肩负着通过教会纪律来守卫基督名誉的任务(太18:15-20)。

实践意义8:教会应该在会员和纪律方面互相帮助。作为支持会众制的一员, 我不认为一个教会可以对另外的教会有任何权柄。但我也看到我们的教会与其他教会在会员转会及纪律劝惩等方面很好的合作。例如, 当被我们教会劝惩的个人试图加入一个与我们有关系的附近教会时, 那个教会就向我们寻求指导。我们的教会碰到类似情况也会这么做。我们的教会并不认为其他教会的决定对我们有约束意义,但如果我们不去调查问询那就太愚蠢了。在成员和纪律的问题上一起合作有助于我们造就并监督基督的门徒, 从而实现大使命。

实践意义9:教会应该在宣教和布道上共同努力。这可以是地方性的,如我们教会跟附近的教会(不同宗派)合作,在午餐时间在商业区内带领福音性查经。它也可以是全国性或全球性的,如美南浸信会汇集资金,向海外差派宣教士。

实践意义10:教会可以在慈惠事工上进行合作。前面提到, 保罗从许多教会中拿到捐项以支持耶路撒冷的教会,这是圣经中最明显的例子。今天也有教会在帮助资源缺乏的姐妹教会方面做得很好。这有助于基督的国度且服务于大使命。

在收集协调资源以对非基督徒邻里社区进行慈惠事工方面合作,也可以帮助教会履行大使命,并在世人面前作光和盐,成为圣洁的见证。

结论

1944年12月18日上午,直到凌晨2:15美国陆军106师422和423团才接到命令,从所处德国西尼·艾弗尔的丛林向西撤向比利时的圣维特。但已经为时太晚了。德军队成功地采用了开钳形攻势,包抄并切断了这两个美军团。第二天超过7000美军战士成为了德国战俘。

现在想象一个陆军团,和其他团、或师、或大部队没有任何联系,试图独自完成他们的工作。这种行为将是愚蠢的。

同属基督统领的天国的营或师(教会)在类似情况下也如上面类比的军队一样会溃败。但无论你相信会众制还是连接主义,你都应该看到我们教会的工作都会依赖于其他教会,就像一个团要依靠其他团。

你的教会在实践中可以如何支援其他地方教会的工作呢?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