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非洲,成功神学和不设防的教会的问题

Article
2018-04-02

原文标题与链接:Africa, the Prosperity Gospel, and the Problem of Unguarded Churches

翻译:张云轩

 

没有人会否认,各种扭曲的福音已渗透进了非洲各地的教会,尤以成功神学为盛。展开有效的应对之前,我们不禁反思为何众多的非洲教会容让假福音轻易潜入?守望和吹角之人在哪里?时至如今,为何非洲众教会俨然一片振聋发聩的寂静?

今日成功神学之弊,如同其他一切问题,始于往昔薄弱的教会论。

总体而言, 非洲的福音宣教工作似乎很少设立保护福音的机制。例如, 人们很少花时间认真理解归信教义,也不关心什么是有意义的教会成员制和教会纪律。同样, 宣教士和牧师也未思考过福音与教会治理的关系、每个教会成员防备假教师的责任或是“众”长老治会的必要性等问题。相反, 人们把福音当作理所当然,轻乎福音的宝贵, 使非洲教会蒙受亏损。当下的局势迫切需要宣教士和教会有能力觉察问题, 并装备更好更多基于圣经的解决方案。

“基督徒”究竟在哪里?

在非洲的“福音已及”地区工作的宣教士如今面对着一个已经对福音“免疫”的社会。城市里充满了已受洗且被不同宗派的教会接受为成员的人。他们的身份因此被确立为基督徒。尽管许多人的生命没有显出圣灵结出的果子,也没有任何基督里悔改和信心的证据。 比如说,我的肯尼亚同胞中有80%的人会认定自己是基督徒,但其中即使有去教会的,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他们不需要福音和教会,至少这是他们以为的,因他们已是“基督徒”了。

比上面说的更经常参加教会的人,参加的却是没有清晰宣讲福音的教会。他们在宗教上很热心。可是,即便要他们清楚说出最简单形式的福音,都少有人能做到。 几十年前建立的纯正福音的事工,在许多情况下已经逐步变成神学软弱的教会。这些教会屈从于各种成功神学“病毒”的变体,自己也教导它们。

假福音在破坏非洲教会的过程中遭到的抵抗几乎为零,这就不足为奇了。当教会充斥着对福音无知、生命也与福音不相称的人时,教会就对谎言和错谬城门大开,更别提拉响警报,提醒人们会中混进了冒牌货。

我们知道神是信实可靠,他确实把属祂的人分散在这片土地上。祂将兴起如此的种类,以至有一天他们能够勾勒出非洲教会新的风貌,以至成功神学会在这里消亡——这是我们不住祈求和盼望的。眼光拉回今天,现实残酷,问题如死般坚强。那么为了当代和后代保护福音,我们应当怎样行使受托付的使命呢?

神学教育,足矣?

目前,大量的宣教工作都集中在神学教育上。许多的城市教会的牧师没有受过任何形式的神学训练。回溯非洲的宣教历史,宣教士大多没有着重去装备那些受托“管理”的当地牧师。由于缺乏持久的门徒训练,教会的神学变得越发肤浅,社会上的任何错谬轻易地波及到教会。

作为回应,神学教育机构正在非洲各地建立,培训特会和课程比比皆是,因为我们意识到过去的宣教努力虽有助于领人归主,却在保护福音方面证明是不可靠的。 这样的工作很有益,也十分紧迫。 然而,尽管培训牧师的工作重新开始,我们非洲大陆仍然缺乏合格的神学教育者和完成任务所需的资源。

还有一处盲点

尽管如此,一处盲点仍然困扰着这些值得称道的宣教事工——植堂和教牧培训的大部分工作都忽视了地方教会的重要性。系统神学和其他神学教义的分支得到了理所应当的重视。但很不幸,人们以为教会论无需教导,结果教会就被曲解。造成这一悲伤的现实,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些被忽视的地方教会才是神为着将来世代表明和保存福音的计划主体——不是神学院,不是培训特会,也不是神学培训中心。

在一封具有教会论深远意义的书信中,保罗对提摩太写道:“我指望快到你那里去,所以先将这些事写给你。倘若我耽延日久,你也可以知道在神的家中当怎样行,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4-15) 一间教会的成员的行为以及他们怎样一起的生活,与保存福音真理息息相关。

给人施洗但同样愿意把人开除教籍的教会,才能更好地服侍在非洲的这代人。如果一座城市里满大街都是徒有虚名的基督徒,不仅歪曲了这个世代的福音真理,也歪曲了下一代的。神并不希望用神学准确的书籍保存真理。他想要教会中彼此相交的生命一起将真理表明出来。

我们需要忠心的教会

如果我们现在就告诉教会,他们的责任无可推诿,不再是旁观者而是福音的守望者,也许他们会把下一个开始在教会宣扬异端的牧师开除。如果我们教导教会,归信不是一个祷告就算数,也不再要求人们从过道走上台前或举手接受耶稣,我们可能会有一间间小规模的教会,却是被神自己令人敬畏的恩典俘获、会为着神的荣耀热心保护福音的教会,这样总好过一间间讲台上站着身着华丽西装、口若悬河的糊涂牧师的教会。

成功神学和虚假归信不是非洲教会问题的核心。它们不过是更根本问题的症状。神希望建立地方教会,以至她能够抵御各种异教之风。今天是成功神学,明天可能是诺斯替主义。把更多宣教努力集中在建立健康的教会上,将有助于为现在和将来的世代保护福音。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