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脸厚心慈:谦卑使牧者不至于耗尽

Article
2018-12-18

原文标题与链接;Be Tender-Hearted and Thick-Skinned: How Humility Protects Pastors from Pastoral Burnout

翻译:张云轩

 

他们想就我的讲道找我聊一聊。我刚来这教会不久,但他们有些担忧。最近有几位单身女士离开教会,执事们认定是我的错。他们说我的讲道太“男性化”。我当时不明白,现在仍不明白他们的意思。当然,我无意讲一篇男性化女性化的讲道。虽然如此,他们仍不满意。

几个月后,一对年长夫妇想找我谈谈。他们也有一些担忧。这次关于我的家人。 他们提出了建设性的批评,特别是对我的太太。 在公共场合,他们很友好,似乎非常喜欢我们。私底下,他们对作为事工团队的我们有所保留。

大约在这个时候,另一位成员告诉我,他觉得主日敬拜有些问题。具体哪里不对劲他说不上来。他似乎很高兴我忠心传讲圣经,但他希望听到喜乐一点、不那么严肃的东西。他说我们的聚会没有敬拜的“感觉”。

欢迎来到(真实的)事工。

批评可以是良药

如果你是一位牧师,你到哪里,哪里就有批评声。上面的例子来自我早年的牧养生涯。十年后,我所服侍的这家教会比以前更合一了。然而,批评声仍然常有之。就在前几天,一位弟兄说我讲道的第一点太长了,而他说的没错!我努力留心听取敬虔的指正。

“耳朵听赐生命之劝责的,必居于智慧人中间”(箴15:31,吕振中译本)。 人人都需要指正,而好的领袖接受指正。 “公义的嘴为王所喜悦;说正直话的,为王所喜爱”(箴16:13)。 当一个需要改变的人被劝告要作出改变,这是恰当的;当你行事错谬时被人指出,这是美善的。 批评可能在短期内如针扎一般。如果所言属实,我们应当把它当作主的礼物。“你要听劝教、受训诲,使你终久有智慧”(箴19:20)。

剂量别太大,拜托

成熟的牧者知道批评益处多多,但他会期望维持在最低限度。这是因为批评有负面作用。火上堆炭过多,容易把牛排烤糊。牧师头上堆太多的批评,容易让他生命枯竭。无论出于怎样的好意,批评如果掌握不好火候,就会带来伤害。没有人能在长期挫败的状态中健康成长。“心中忧虑,使人消沉;一句良言使他欢喜”(箴12:25,新译本)

不幸的是,牧师对临到自己头上的批评,既不能控制质量也不能控制频次。 一些批评是美善、有益和滋养生命的,另一些批评则是不公平、不公正和不怀好意的。击球手不能要求投手总掷出容易的球,牧师也不能奢求成员满有怜悯。有时候,人们会说出不合实情的话。

“你在乎成员制,而不在乎人。”

“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友善的话,我感觉你不太喜欢我。”

“你只想别人听你的话,你并不真的在意别人的意见。”

“你不爱老年人,你只在乎年轻人。”

“你作为讲道者还过得去,但离牧者还有些距离。”

像这样的批评可能与完全不符合实际情况。或者它有些许真实的成分,却以恶毒、伤害的方式向你扑来。我们知道,羊会咬它们的牧人。 面对不公正的批评,牧师应该如何回应呢?

简言之,脸皮务要厚,心肠要柔软。

脸皮不能薄

脸皮薄的牧师无法在事工中持久侍奉,因为他会把每一个关于教会方向的质疑视为对他个人的藐视。每个离开的成员都像是插在后背的匕首。他很难辨别公正和不公正的批评。蜘蛛侠的直觉,能感知到附近的危险;而薄脸皮牧师似乎总能嗅探到无处不在的批评。

有些薄脸皮牧师会妖魔化他们的批评者。他们视自己为真理的斗士,百思不解为什么其他人不能和自己步调一致。 当人们询问某个决策背后的理由、表达异议,或只是默默地不同意时,一位薄脸皮牧师会视此为对他个人的冒犯。一个薄脸皮牧师可能不会轻易改弦易辙,但任何冲突都会使他陷入失望和痛苦。

也有些薄脸皮牧师紧张过度,以至于对自己做出的每个决定疑虑重重。一旦有人反对,这些牧师很快想当然地以为是自己把教会带到偏离的航线。他们把领袖地位的合法性建立在人群的喧闹之上,而不是主的话语。

无论哪种作风,薄脸皮牧师都过分在乎别人的想法。人们的意见在他的事工上投下了长长而令人沮丧的阴影。他总感觉有必要证明自己。[i] 这样的牧师筑起了一道墙,让人敬而远之。墙里则会充满黑暗和孤独。

简而言之,薄脸皮牧师可能不应该投身事奉,因为他们不能持久。

脸皮务要厚

厚脸皮牧师更在乎他所敬拜之神的认可,而不是他所服侍的教会的认可。他通常可以在周日晚上睡得很好,因为他知道神的国并不被他不太出彩的讲道震动。他可以在下午听到各种坏消息——癌症复发了,我的妻子离开了我——傍晚依旧有饱满的情绪观看他孩子的足球比赛。厚脸皮牧师在神主权的良善中,找到了深厚的安慰和力量。

因为厚脸皮牧师知道他的教会的未来仰赖圣灵的能力,非他自己的。他做的决定能服侍到他自己和家人的益处。他抽出一部分时间花在他需要的地方——即使一些成员可能质疑他的优先次序——因为他知道他的家人和教会需要一位休息良好的牧者。他会拒绝一些教会职责,与妻儿共度美好时光。他承认有些人可能希望他有更多时间服侍会众,但他用日程安排证明他把家庭放在第一位。 [ii]

最重要的是,皮厚的牧师允许羊咬他,因为他知道,毕竟他们是羊!几十年来一直接受主题式讲道的基督徒,可能对逐章查考圣经书卷的主意感到愤怒。厚脸皮牧师没有被他们的反对者冒犯;他耐心地解释为什么他认为解经式讲道更有帮助。 一个厚脸皮牧师可能因为引导会众去唱更适合集体敬拜的歌曲而受到批评。人们误解他没有音乐细胞,他却不感到沮丧。他谦卑地解释了这样做是为了会众集体敬拜神的长远益处。

换句话说,每个牧师都不可避免地面临接二连三的批评。这不是天堂。但厚脸皮牧师会定睛十字架,他的心在主里,他的手扶着犁。

也因为如此,他更有可能持久在事工中。

心肠务必要柔软

大象的皮肤可以承受撒哈拉沙漠烈日的炙烤,但老实说,谁想要拥抱一头大象?厚脸皮牧师一不当心,可能会给人难以接近的错觉。他或许把忠诚于神的话与怜悯神的百姓对立起来。

使徒保罗是我们很好的榜样。他告诉加拉太人他不是要“赢得人的称赞”,而向帖撒罗尼迦人描述他的事工时,他将自己比作“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

厚脸皮:加1:10。心肠柔软:帖前2:7。

更好的是耶稣的榜样。他对那些拒绝他的人表现出非凡的温柔。救主描述自己“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路13:34)。如果我们的君王待耶路撒冷如此温柔,那么我们岂不应当对永生神的教会(提前3:15)心存怜悯吗?

厚脸皮也有它的危险。我们可能迟钝于接受好的批评。我们对他人可能显得严厉、冷漠或没有兴趣。我们可能假设周围的人和我们一样厚脸皮,就用粗暴无益的方式批评他们。我们的话可能强而有力、清晰又带刺,却伤到了神托付我们照料的羊群。[iii]

让我们努力避免这些隐患。我们教会成员在神眼中看为宝贵,即使他们会带来伤害。如果我们对批评过于敏感(薄脸皮),我们会在他们对我们失望的重压下垮掉。如果我们对批评过于无动于衷(厚脸皮),我们就会把神呼召我们去服侍和带领的弟兄姐妹们推开。因此,务必有一颗慈悲心肠。脸厚心慈的牧师最能够在事工中被神持久地使用。

[i]参见Jared Wilson《牧者的称义:基督的工作活用在生活和事工中》(中文版未出,译者暂译)

[ii]参见Brian Croft《牧者的家庭:在牧会事工的挑战中如何牧养你的家庭》(Zondervan, 2013)(中文版未出,译者暂译)

[iii]参见John Crotts《恩慈:用爱调和真理》(Reformation Heritage, 2018)(中文版未出,译者暂译)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