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加尔文主义的牧师与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聘牧、牧师任职及后续

Article
2019-04-16

原文标题与链接:Calvinist Pastors and Non-Calvinist Churches: Candidating, Pastoring, and Moving On

翻译:季方

 

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通常不会说自己是加尔文主义者,但这或许就是问题的所在。

2009年,我在就读神学院的同时,在附近的一间教会讲道。在6个月的时间里,我从临时的讲员转变成为讲道牧师,继而又被称为主任牧师。

在聘牧的过程中,这间教会听了我几十次的讲道,聘牧委员会也问了我无数的问题,人们来了解我和我的家庭,但加尔文主义的话题却从未提及——仅有一次。

在我见习讲道期的一次对话中,我获悉之前的一位实习生因他的加尔文主义观点而被“终止”实习,这次解雇导致了一次快速的“重新聘用”,据我所知,这位实习牧师在他剩余的时间里毫无差错。

我天真地认为,这次更正意味着即使这间教会不是加尔文主义的教会,但至少他们不反对加尔文主义。毕竟,他们看到了曾经的错误,并把这位牧师请回了讲台。是这样吗?不是。

这个假设是错误的,这个错误对我之后五年的生活产生了持续的影响。

在接下来的内容里,我会和你进行一些分享,如果神带领你去到一个不谈论恩典教义的教会,希望这分享可以帮助到作为加尔文主义的你。与此同时,如果有非加尔文主义的信徒读到这篇文章,我祷告这些反思可以激发我们追求爱与好的德行,有更多的理解与委身,爱神而又彼此相爱。

非加尔文主义者与反加尔文主义者

五年之后,这间教会决定转向反加尔文主义。

在我们教会,我试图领导一个积极的以福音为中心、关注宣教的事工异象。这一切配合得很好,在2008年的SBC美南浸信会大会上就反对加尔文主义中一个次要观点达成了反对意见,大多数集中在福音和传福音。[1]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努力没有带来改变。

随着时间的流逝,非加尔文主义者和反加尔文主义者之间的差异日益明显。我所能给予的建议取决于你带领或影响的教会属于何种非加尔文主义。这些差异不仅关乎教义,而是基调、气质、以及就圣经、救赎、服侍等教义与他人合一的意愿。

如果你发现自己的情形正在朝向反加尔文主义,那你面临的情况与对恩典教义还比较模糊的教会情形很不一样。你必须意识到这些影响你教会的因素——宗派观或其他。

简而言之,牧师的事工不再单纯的是本地事工。我发现网络和社交媒体资源对我们教会成员产生了夸大且负面的影响。所以,作为加尔文主义的牧者,了解你所牧养的是哪一类非加尔文主义者,以及了解他们正在倾听何种声音,将会是个明智的做法。

此外,在忠心服侍神时,最重要的就是与会众建立关系,这样即使出现有关教义的争辩时,他们会来到你面前,你对他们的关心将驳斥他们在网络上看到的漫画。即使最终你在关系建立上的努力,仍然无法克服神学上的分歧,但为了你个人事工的纯正与教会的益处,人际性的事工仍是关键。

反加尔文主义从何而来?

我的教会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导致到了这不愉快的转变?我反思,有三个因素促成了我们教会反加尔文主义的兴起。

1. 网络

互联网的出现,使得人们前所未有地信任自己和陌生人。在我们教会考虑恩典教义的优缺点时,一位首席顾问就是谷歌。谷歌未能找到那些可以解释这段历史辩论的声音,相反,它将信息带向了真相被扭曲的另一面。[2]

一般而言,牧师需要欣赏那些传讲古旧信息的英雄,他们在没有被信息时代所影响的教会中传道、祷告、关爱。通过忠实地传讲圣经,他们带领会众不受互联网热点的侵扰,更深明白圣经真理。然而如今,环境发生了改变,互联网可能迫使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的加尔文主义牧者对教义做出妥协。

这并不意味着,互联网已经破坏了那些“潜入”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的加尔文主义牧师的工作。但这确实意味着,当双方都寻求互联网的“核武”时,加尔文主义与非加尔文主义信徒一同坐在神话语之下将更为困难。

2. 外部领袖

当成员们开始怀疑牧者教导的纯正性时,他们很少(令人遗憾地)直接寻找牧师。在遇到加尔文主义时,这种情况更是如此。通常,有疑虑的会员会寻找前任牧师或是外在的帮助,而这些根本毫无用处。

当外部顾问和宗派人士投放恐慌而不是理解时,基督徒将失去机会在圣经真理中成长,也无法学习对持有不同神学观点的基督徒抱有基督里的关爱。如果外部资源能将这些有疑虑的信徒带向他们的牧师,这将对解决问题产生帮助。但在我所面临的情况下,这些外部“专家”经常对加尔文主义牧师进行错误评述,并且暗藏着自己的意图。

3. 薄弱的关系

在以上两个因素之外,反加尔文主义的存在还源于加尔文主义与非加尔文主义者之间关系的缺失。当我回顾我在非加尔文主义者教会的五年时间,我深感与会众相处太少。

那一时期,我在攻读博士学位,再加上与讲台相比,我更倾向于学习,这使得我与会众的关系相当薄弱,无法负荷神学差异的分歧。在互联网的指责发生前,许多看似牢固的友情也经不起争论的重压。

正如我们国家在互联网时期经历到的政治破裂与敌意,当地的加尔文主义与非加尔文主义也面临这样的情形。宗教狂热份子在两边同时存在,他们看重所谓的“阵营”超过彼此在基督里共同的救恩。当然,信息时代更是加剧了这一挑战。

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的加尔文主义牧师,必须加强与会众的关系,以使教会不会被教义上的分歧撕裂。他们必须教导人际关系比虚拟关系更有意义与价值,他们必须履行并在此做出表率。我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的五年时间里,我没有与会众建立足够深厚的关系,使之能与那些反加尔文主义的叫嚣抗衡,因此我在那里服侍的时间就被缩短了。

在神的主权之下,我看到我的离开是明智的——为了教会的益处和神在新任牧师职务上的恩典。尽管如此,我的心仍然为了这间非加尔文主义教会受到反加尔文主义声音的影响而感到忧伤,我也为自己的事工缺乏足够关系上的积累,因而无法更好牧养这间教会而感到悲伤。

尽管如此,神从我们的失败中教导我们,我希望通过下列五点的分享,帮助加尔文主义的牧者服侍非加尔文主义的会众。

拥抱新的加尔文主义五要点

如果加尔文主义的牧者以真理和恩典服侍,他们需要学习新的加尔文主义五要点。这对申请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牧职和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服侍的牧师都很必要。一方面,我很厌恶这些标签所带来的纷争,因为教义在沦为这些刻板印象的牺牲品时,又同时强化了刻板印象,但为了清晰表达的缘故,我仍然选用它们。

1. 信靠神的主权

聘牧中的牧者

不要为了获得牧职而隐瞒你的教义信仰。我在聘牧过程中,并未对此隐瞒,但我确实辗转反侧数夜,试图回想我在2009年的动机。从替补讲员到见习牧师,在这一过程中,我慢慢爱上了这个教会,我是否刻意欺骗了这个教会?我认为我没有,但当我的任期即将结束时,这种指责不断出现,我不得不思考而将主权交给基督。

如果你是牧师候选人,相信神的安排,不要隐藏你的教义认信。如果教会没有精于神学的人来问你有关情况,请带着温柔和耐心提出来。告诉他们你如何教导这些教义,它们对你意义重大。(这种情况因人而异,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加尔文主义牧者可以带领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而有些却不能。)宁愿失去聘牧资格,也好过牧师刚刚就职,神学辩论就紧随其后。

现任牧者

不要怀疑神的主权。无论你是否知道前路如何,刚强壮胆。神知道,你在祂的安排之中。

所以,在你的生命和事工中信靠神的主权。如果你的教义仅是理论,他们会带来议论纷纷和嫉妒。但如果神的主权是你赖以为继的饮食,他会供应你牧养教会的一切所需,无论祂对你的呼召是走还是留。

2. 无条件地爱教会

聘牧中的牧者

加尔文主义不是福音。但我相信它是福音最好的表达,恩典的教义激励着大使命,装备教会,使信徒谦卑,在世代中持守福音的真理。但预定论和有效的呼召不是救赎的信息,基督被钉十字架,从死里复活才是福音的核心(林前15:1-8)。

所以,不要自欺地觉得你的加尔文主义能够拯救一个教会。一个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不需要你的加尔文主义。他们需要福音。所以,你最好的爱他们的方式是将他们引向基督,和神全备的教导。是的,我相信这包括恩典的教义,但将福音放在中心,使教会(在神主权之下)依据你追随基督的热诚,而不是你对加尔文主义的执着,来聘用你或拒绝你。

现任牧者

成为忠心的牧者并不一定需要加尔文主义。此外,我相信神全备的引导包含恩典的教义,如果神给与你时间,你需要藉着教导会众圣经有关救赎的教导来爱他们。这意味着,你的教会如果对恩典的教义“过敏”,那么你可以教导他们信靠神的话,在祂的恩典中喜乐,在耶稣中得荣耀,遵守大诫命。或许,这将带领一部分会众拥抱神拣选的恩典,即使这需要三年或三十年。或许你会发现这些坚固营垒将你带去另一个服侍的地方。无论怎样,用神的话语而不是人的体系来喂养他们。

3. 限制使用加尔文主义的语言,而不是限制使用圣经用语

聘牧中的牧者

在这篇文章中,我一直使用加尔文主义牧师和非加尔文主义教会这些词。即便如此,我个人鼓励尽可能避免使用这些标签。因为这些标签经常被误解。除非你能接受与这些标签如影相随的所有刻板印象,否则这些标签很难有助于加尔文主义。这不是否认认信的价值与需要,这意味着认信取决于我们是否有机会从圣经中解释我们所认信的教义。

此外,如果你正在聘牧的过程中,要确知这个教会的信仰告白是什么,以及是否与你的教义认信相吻合。如果你即将成为讲道的牧师,你需要从一开始就表明你如何使用圣经,如何思考教义(参阅:神学分类)以及如何带着温柔和耐心解释需要平衡的教义。每一个教会和每一个加尔文牧者都是不同的,表明你的信仰,咨询值得信赖的朋友,展现出你是如何向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教导神的话语的,不要过分注重技术性的神学措辞。

在职牧者

这些建议也适用于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牧会的加尔文主义牧者。当神藉着你带领一所教会更深了解恩典的教义时,这也不应成为衡量你成功与否的标准。相反,为你的会众祷告,教导他们神的话语,传扬福音,组织祷告会,观看神的作为,投资在门徒造就中。在我的五年时间里,我从未试图灌输恩典的教义——无论这意味着什么——但我确实引进了释经性的讲道,也帮助人们花更多时间与神在一起。

加尔文主义的牧者,即使你的会众永远都没有拥抱你的神学,但你仍然可以有一份充满果效的事工。当针对你和你所持教义的敌意与日俱增时,多个因素将综合决定你还要在这个教会呆多久。请牢记保罗教导提摩太,要“持守”在神安排你所在的地方(提前1:3)。教导会众神的话,并让他们对神话语的拒绝——而不是拒绝你的神学体系——成为你决定去留的标准。

不止息的代求,等候神

无论你是候选人还是目前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服侍,你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教会祷告。

聘牧中的牧者

如果你是在聘牧的牧者,祷告神让会众受教,你也有能力教导。事实上,一些有资格的人仅仅是不适合在某些地方教导。尽管我们常常参考提摩太书和提多书设立长老的资格,但还有许多其他主观因素来决定是否接受或拒绝一个呼召。

另外,教义宣告有助于甄别教会与候选牧师是否合得来。当然在匹配教会与牧者时也必须应用智慧。在最初,没有教会或牧师能预见未来,在任何情况下,祷告对保守我们谦卑,接受神在任何事工中的心意都至关重要。

现任牧师

现任牧师也需要为自己的心和带领的教会更深认识神祷告。加尔文主义教导能认识神是出于恩典,因此,加尔文主义的牧师应该是神仆人中最谦卑、仁慈和忍耐的仆人。同样地,我们的祷告应该提醒我们,除非神打开眼目,除非神赐下知识,无论是失丧的还是已经得救的人,仍将停留在黑暗中。

因此,现任牧师必须祷告神的光照亮祂的话。他们必须祷告有智慧进行决定,包括他们需要留任多久。邀请其他人与他们一起祷告加入这场属灵争战非常重要,他们需要志同道合的伙伴给与咨询和帮助。

最后,我们持守有关恩典的教义因为我们相信这合乎圣经,同时这对神儿女的属灵健康最有裨益。当然,神向祂的子民启示真理,我们必须不止息地为神的工作祷告。

忍耐,同时制定计划

聘牧中的牧者

对充满抱负的牧者而言,等待是最困难的。所以,“就任一个职位”充满诱惑力。但你要信靠神的绝对主权,这样你就可以在等待中忍耐,信靠神对你有美好的计划(弗2:10)。因此,我的鼓励是,宁愿在一个带职的服侍角色中坚持,而不要过早地或愚昧地跳进一个不合适的事工职位。

也就是说,不要因为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没有肯定你所钟爱的改革宗认信就拒绝他们。有很多理由可以接受这个呼召。与此同时,这对牧师和牧师的家庭也有许多独特的挑战。所以,不要草率接受一个非加尔文教会的任职,应从一开始就规划如何最好地服侍会众。理想情况是,你对自己的神学理念越开放,你对身为牧师的关怀承诺就越高,当出现教义张力的时候,你就更能游刃有余地进行处理。

旁注:我根据自己曾经的教会经验(这间教会没有多位长老)写了本文。如果你找到一间有多位长老的非加尔文主义教会,那么在进入牧职前或理解如何处理当前的神学挑战时,很有可能会进行多轮神学上的对话。

在职牧者

同样,忍耐和做计划对在非加尔文主义教会的服侍至关重要。即使你发现教会非常反加尔文主义,长期任职不太可能,坚持忍耐的呼召还是至关重要。无论神对你和教会的计划如何,你在面临反对时的忍耐对教会和你未来的事工都至关重要。教会需要看到敬虔的牧者为了真理的缘故忍耐,无论他们是否接受你的教导。或许你在反对下的忠心将为另一位牧师预备道路。但更确信的是,这是使你成圣的途经之一。

因为神已经为祂的门徒设计了生命成熟之路,忠心的加尔文主义牧者需要看到这些困境是成圣与成长的必经之路。正如保罗教导我们的,只有神叫事工成长(林前3:7)。但我们个人必须自己学习这个功课。对我而言,在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服侍的确教会我许多有关神恩典与主权的奇迹。在牧养这个教会之前,我对许多教义的理解仅流于理论层面。但在经历了多次指责和反对后,这些已经成为了内心的信念与经历更多恩典的管道。

的确,神知道如何建立祂的教会。奇妙的是,祂藉着有各种神学信仰的人来成就。虽然并非所有的教义系统都同样地合乎圣经,同时我们也明白我们无法宣称自己无所不知。因此,作为认信加尔文主义的牧者,我们必须是最谦卑、忍耐和有恩典的人。我们的呼召不是去驱赶羊群进入神更奥秘的事。我们受呼召成为谦卑喂养羊群,带领会众归向耶稣的牧者。

牧者,如果这是你的呼召和你的信念,你可以在加尔文主义和非加尔文主义的教会中都做得很好。但无论神今日把你放在哪里,继续尽忠,把你的眼目定睛在耶稣身上,爱那些神所赐给你的人——无论他们是加尔文主义,反加尔文主义者,或是介于两者之间。

 

[1] 本文官方标题是“紧张时期的真理、信靠与见证”,可见于http://www.sbclife.net/article/2207/truth-trust-and-testimony-in-a-time-of-tension .

[2] 可悲的是,事后我发现,几位教会成员向我展示了若干封邮件的互联网链接,幽默的是,其中一位拼错了加尔文主义的主题。

[3] 教会和牧师需要找到正确“合适“的事工,请参阅Tom Fillinger一文“牧师的任职——匹配”。Tom的“点燃我们”事工对我非常宝贵,正如神使用他寻找到合适的事工。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