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互补主义与神学分类 : 健康教会九标志

IX. 教会带领

互补主义与神学分类

Article
2020-07-30

我很确信,由于许多原因,互补主义的问题又一次在保守福音派中成为了讨论的焦点。如果你的教会和我的一样(可能是的),教会的成员询问关于最新的宗派的报告或者推特的争论,长老讨论在教会做什么是合适的,网上分享着著名的男传道人或者女传道人的意见。如果你像我一样(可能不会),想要避免整个争议,不是因为你不重视女性,而是因为你知道不论说什么或者重视什么,教会中的一些人都会不高兴。但是即使你对自己在这场谈话的贡献比我更有信心,我们都不想要这个议题要带来的两极化和分裂。 

为了给这个主题带来启迪而不是争议, 我想要提供一些帮助, 帮助你如何在教会中, 和你同意或不同意的人谈论和思考应用互补主义。 我发现有两个想法有所帮助。 

神学的分类

第一个原则是神学分类。分类是在医疗紧急的情况下,划分紧急的程度,以便决定最有可能生存的治疗方式。如果某人胸部中枪并且手臂断裂,你会优先处理胸部枪伤。 手臂断裂是很严重的, 但是它不会使患者致死。

同样地,我们需要评估,互补主义的应用对地方教会内部和教会之间,以及对我们在主面前的良心所带来的多重挑战的紧迫性和严重性。女性在成人主日学教导和在混合性别的青少年主日学讲道有一样的重要性吗? 

女性负责财务委员一职和作为长老服侍有一样的紧急性吗?

有两种普遍的错误: 我们把一切都看成是对忠于圣经生死攸关的, 或者我们对除了担任长老的性别之外,一切都漠不关心。如果一切都紧急,或全不紧急,当两人同意原则,却不同意细节时,很难拥有深刻的、尊重的对话。

三个等级

能够将事情划分为一二三个等级将会有效地带来洞见,减少困难。 我们可以将大部分的事情划分为这三个类别中。一旦我们知道一个事情隶属于哪种类别, 我们将会更好地评估需要采用哪种回应。

第一级

第一级别的教义和实践是对救恩和历史性的正统信仰至关重要的。三位一体、 一神论、道成肉身、基督的肉身复活等等,属于这一类别。换句话说, 使徒信经里总结的核心信仰。作为新教徒,我们将会加上称义是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基督;圣经的默示和绝对的权威,重生的必要性。这一类别的神学信条不仅仅值得划分出来,它们还定义了什么是一名基督徒,拒绝它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就是在正统信仰之外, 更不用说救恩了。

第二级

第二级别的教义和实践对于1)教会的组织,或2)保护福音和教会长期的健康是至关重要的。前者包括我们对洗礼、教会治理、合乎圣经的教会职分、主餐的信条。后者包括一切从我们对于神在救恩中的主权、到教会论的细节、圣经无误的教义、对成圣的观点,仅举几例。在此类别的神学信条必将会使我们划分为不同的宗派和地方教会,但是不会使任何人的救恩或正统信仰受到质疑。 我们把这些问题的另一方看为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

第三级

这一类别包含了所有的关于良心的圣经信条,但不至于使我们与其他人分裂,不仅是在地方教会,还有在更大的合作组织,例如宗派。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类别, 我认为包含从千禧年的具体观点,到酒精的饮用,从已婚妇女在家庭以外的工作,到教会对社会公义的责任的所有方面。圣经对生活的各个方面说话,所以我们正当地在广泛的议题上探讨圣经原则。但是基督徒自由和良心的教义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在这些问题上达成完全的一致才能团契和合作。

关于互补主义?

就我观察,互补主义神学的任意方面都不是属于第一级别的,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要争论这点。如果福音派的平权主义者可以被拯救(他们可以!),那么那些与我应用不同原则的互补主义的弟兄姐妹也可以被救赎。这立刻表明我们可以将音量和热度调小。重要的议题处于紧要关头,但是救恩和历史性的正统信仰却不在它们之列。

在另一方面, 互补主义神学的某些方面似乎清楚地隶属于第三类。这对我而言, 似乎将包含许多(大部分?)对圣经真理的推断和理解的良心的信条。许多我所理解的“广义互补主义”是在这一类别。关于女性在家庭之外的角色,敬虔的男性和女性的本质和特征,养育孩童的优先性,父母对于孩童教育的责任的认信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善意的互补主义基督徒可以在这些和许多其他问题上产生分歧,却仍然在一起领受圣餐,或者在事工和教会植堂上合作。

这使许多互补主义的信条属于第二类,特别是那些影响教会和家庭的组织和生命的信条,即所谓的“狭义互补主义”。通常,这包含提摩太前书2:12关于女性“管辖男性”的侵犯,教会需要在能否允许女性公开地祷告和讲道上(译注:此处有意译,直接翻译是说预言)达成共识; 同样地,家庭需要在婚姻中建立的角色和权柄上达成共识。你无法在一个教会中既有女性长老,又没有女性长老。丈夫也无法同时在家庭中既是领袖又不是领袖。

但是当谈论到教会时,问题就不仅仅是组织上和原则上的了。张力与争论更多的是关于应用。在女性不应该在主日向会众讲道达成共识的一群人,在女性在混合性别的主日学或青少年组教课上意见不同。在女性不应该在混合性别的主日学教课达成共识的一群人,在女性能否带领混合性别的归纳法查经意见不同。在女性应该在每周的祷告会上公开祷告达成共识的一群人,在女性是否应该在周日早上的聚会公开祷告意见不同。 

使情况更加复杂的是,背景很重要。当你选择教会时,有些第二类的事情,可能在你衡量宗派合作时,变成了第三类,反之亦然。比如,当我们不应该使用第二类的事情在第一类的事情周围设置法利赛人式的障碍,但是我们应该警觉前者如何影响后者。平权主义拒绝第二类中性别和身份在家庭和教会中的地位,一定会使同性恋社区更为激进地拒绝第一类中的性别身份的观点看上去言之有理。

让我们拿教导混合性别的主日学为例。有人可能觉得出于清洁的良心,他们无法加入一个由女性教导混合性别的主日学的教会。那是第二类别。但是,那个教会中的长老同样知道,这个信条不会阻止他们在事工中去和那些允许教导的教会合作。就宗派而言,这是第三类。他们不一致吗?不一定,但是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另一个原则来指导我们的判断。尽管如果每个问题都能恰好落入某个类别是很好的,但是事实是它们是互相影响渗透的。我们的试探是防止它们互相渗透,但是实际上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以圣经的尺度为守护标准。 

守在线上

我想从查尔斯·西缅基金会(Charles Simeon Trust)借用一项原则。在他们的讲道上,我都听过并教过它。它可被简称为“保持在线”。就讲道而言,我们的想法是希望我们的讲道保持在圣经的线上,既不增加其信息,又不带离它。这源于相信神的话语是救赎的力量,当我们偏离该话语的路线时,我们在传讲的不再是他的话语,而是我们自己的话语。

那么这与互补主义和神学分类有什么关系呢?圣经对女性在教会中的角色和功能有非常明确的规定,例如通过教导(例如,老年妇女应该教导年轻女性何谓美善,多2:3-5),禁止(他们不应在教会中对人进行教导或行使权威,提前2:12)和描述(例如,他们应该如何公开祷告,林前11:1-12,或者她们应该如何凭爱心说诚实话,传讲神学和圣经,包括对男性讲, 弗4:15,徒18:26)。

在这些情况下,我们就在圣经的线上。但是,我们一直面临新约中未明确涉及的应用问题。宣教部门,预算部门,归纳法查经小组,主日学和混合性别的青少年组没有直接涉及,因为它们曾经不存在。其中一些轻看,圣经并没有明确规定。

在神学分类中,“保持在线”的想法表明,我们越接近原始上下文和清晰的圣经教导的应用,这越有可能成为第二类问题。那是因为违背明显的诫命,或去做明确禁止的事情,就是推翻圣经的权威,并要求我们违背良心地犯罪。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在星期日早上让女性以长老的身份服侍,或者向聚集的会众传道。这两者都是拒绝圣经对我们的生活和教会的权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法在地方教会内部合作,也可能无法在宗派内部合作。

另一方面,我们离圣经的原始上下文和应用越远,我们越有可能陷入第三类问题。那是因为我们深入到辨别神学应用的智慧和考量的领域。例如,在宣教部门任职的女性可以确定每年要向哪些宣教士提供支持以及提供多少支持。可以说,那个部门正在对想去宣教领域的男性行使权力。但是,正如所说的那样,该部门中的女性可能也可能不行使保罗在提后 2:12中所提到的权柄。理性的人可能会对此应用表示不同意见,但所有人都应该同意这是一个智慧和定义的问题,而不是明确的命令。这些都没有危急圣经的权威(以及我的良心)和教会的最终健康。如果我认为妇女应该能够在这样的部门中任职,而我的长老们决定不应该这样做,那么我不需要中断与他们的团契。在我继续尝试改变他们的想法时,我可以服从于他们的领导。

所以让我们回到女性教导混合性别的主日学的话题,一个教会决定不允许这样做,但是会与其他这样做的教会合作。基于原则,他们理解成人主日学与提前2:12(主日,聚集的会众)足够接近,因此恰恰违反了提前2:12。“我不允许妇女去教 … 一个男人。”然而,以谦卑的态度,他们也了解到其他有着同样原则的教会不同意将这一原则应用于主日学的新的背景下,认为这是专门针对发生在主日讲道中的有权柄的教导。

我的意思不是说服你选择任何一方,或者甚至使你相信他们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只是为了阐明我们的对话和观点中的前进方向,它可以减小音量,减少热量并增加光亮,因为它使对话始终集中在应有的位置, 即明智且谦卑地谨慎辨别和运用圣经原则。

勇气与恩慈

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存在争议。贝斯·穆尔(Beth Moore)在美南浸信会是否有一席之地?我们应该教导女性传道人“回家”吗?我本人的宗派(保守浸信会)有一个明确的声明,它限制了长老的职务和其向男性传道的功能。但是,我所在地区的许多保守派教会都有定期传道的女性“牧师”。她们不是长老有意义吗? (他们不认为长老和牧师是同一职务。我不认为这种区别很重要,因为保罗禁止妇女担任教导男人的职务,而不仅仅是长老的职务。)

由于种种原因,我认为这种争议和压力不应令我们感到惊讶。我们生活在后#MeToo的世界中。我们应该为此感谢神。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在捍卫传统,就好像它们是圣经一样, 尽管有时候并非如此。我们需要为此悔改。我们的敌人,魔鬼,没有停止对教会的咆哮。因此,我们在那方面必须依靠神。

然后,带着勇气和恩慈,身为牧师的我们应该对我们的会众讲话。需要勇气,因为某些问题将意味着我们必须分裂。就我自己而言,虽然我们可以联系,但我们无法与承认互补主义但是执行平权主义的教会在植堂上合作。但是,恩慈也不应该被忘记,因为即使我们不同意,我们是与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意见不同。在与其他互补主义者的争论中,有许多重要的问题,但没有第一类的问题。


译:陈雪玮;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Complementarianism & Theological Tri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