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信仰告白:是长还是短?

Article
2017-06-23

原文标题与链接:Confessions: Thick or Thin?

翻译:梁曙东

 

 

信仰告白的篇幅长短不一。有相对较长的(如威斯敏斯特信条),中等长度的(如新罕布什尔信仰告白),以及很短的(就像我看到的一些教会的信仰告白,我不希望向你们推荐!)。

信仰告白应当是长还是短,背后驱动的问题是:基督徒需要有多少共识才能成为一家教会?较长的信仰告白暗示需要有更多共识,较短的则暗示需要的共识较少。

无论是长是短,基础的认定就是一家教会的存在完全取决于它的认信。耶稣说祂要把祂的教会建立在认信祂的人的正确认信上(太16:16-18)。因此我们要成为一家教会,这认信必须包括什么内容?

得救的最低要求再加上什么?

我认定所有基督徒都会认同,我们需要认同彼得在马太福音16章的认信,就是承认相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16节)。但除此以外还需要认信什么?圣经的本质?三位一体?对福音和拯救的详细叙述?神的护理?圣灵的工作?教会的本质和命礼?末世?

许多教会和美南浸信会的机构使用的2000年版的《浸信会信仰宣言》,有关于传福音和宣教、教育、管家职分、基督徒与社会秩序、和平与战争、信仰自由,以及家庭的表述。其他事工则认信教会成员必须戒酒,上教会时不穿休闲服装,如果教会使用“事先录制”的音乐,就需要了解“音乐家的背景及他们的见证”。

围绕宝贵的中心,建立起保护作用的家

不管教会如何表述得救的最低要求,几乎所有教会要求成员认同的内容,都超过了要得救的这最低要求。例如,即使相对较短的信仰告白可能也要求一个人认信圣经无误,而我不能直接清楚看到这一点,就是人必须相信圣经无误才能得救。

毕竟,一份好的信仰告白要努力围绕得救的最低要求,建造一座教义的房子。这份信仰告白要立定教义根基,以及必不可少的围墙和屋顶,保护救恩的中心免受无知的烈日,以及异端邪说的暴风破坏(见弗4:14)。在这种意义上,一份好的信仰告白,除了确认最低要求,还要努力牧养教会,让教会有更成熟的认识,把教会团结在一种更坚固的结构周围。

例如,我所在教会中等长度的信仰告白(改编自《新罕布什尔信仰告白》),使用了808个英文单词解释拯救的性质,用的小标题包括:“论人的堕落”,“论拯救之道”,“论称义”,“论白白的救恩”,“论重生的恩典”,“论悔改和相信”,“论神施恩的目的”,“论义人和恶人”。“论那将来的世界”。与此同时,一家更出名的教会用了正好49个字就涵括同样的领域:“我们信耶稣死在十架上,为我们的罪流血。我们信,相信耶稣在十架为我们所成就的就得救。我们信耶稣死里复活及再来。”

在我看来,这家教会的陈述抓住了得救的最低要求,但这49个字可以让教会变得有多强壮和安全,可以对抗文化衰落和虚假福音的狂风暴雨?举例说明,如果从我所在教会的信仰告白抽出这句作地基:“神赐下称义,不是因为我们行的任何义行,而是完全因着相信救赎主的血;”或者用这句作外墙,不仅承认耶稣再来,还承认一种永不终止的分隔:“恶人要受审判,受无尽的刑罚,义人要受审判,得无尽的喜乐,这审判要永远确定人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的最终状态;”这可能就会对人有帮助。

一份信仰告白的教义根基有多深,围墙有多厚,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你可不想住在一个纸板搭成的棚屋里,被最轻微的异教之风一吹就倒塌。但你也不需要一座巨型城堡。

是谁保守教会忠心?

影响一份信仰告白长短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在教会里谁要最终为保守教会的认信忠心负责?

一些教会的治理文件把这保守忠心的责任赋予了教会职员,这就意味着教会职员有最终权柄,决定将人排除或逐出教会。在这样的情形里,教会常常只要求成员确认一份相当最简化的公认信条。毕竟,在教义上忠心,这并不靠他们,因此他们并不需要亲自围绕那宝贵的救恩中心建起整栋房屋。教会职员要为此负责。

但是,如果治理文件把责任赋予全体会众,维持教会在教义方面的忠心,教会很有可能就需要成员认信一份稍微“更长”的信仰告白。全体羊群都必须确认全部认信,因为羊群要最终负责任捍卫这认信,就是这整栋房屋。

前一种模式的一个例子,就是美国长老会的长老必须认信整份威斯敏斯特信条,而成员仅需对以下五个问题说“是”(摘自《教会次序手册》57页):

  1. 你们是否承认自己在神眼中是罪人,按公义配得祂的不悦,若非是因祂主权的怜悯,你们就没有盼望?
  2. 你们是否相信主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罪人的救主,你们是否按着福音传给你们的接受祂,唯独依靠祂,以求得救?
  3. 你们是否现在决心并承诺,谦卑依靠圣灵的恩典,努力生活,与跟从基督之人的身份相称?
  4. 你们是否承诺竭尽全力支持教会的敬拜和工作?
  5. 你们是否让自己委身于教会的治理和惩戒,承诺追求认识它的纯洁与和睦?

请留意,一家PCA教会的成员并不需要确认太多内容,至少无需正式确认。以上没有明确提到圣经的教义、三位一体、代赎、称义或复活。事实上,他们只需要确认描述和确认福音的第2条中的46个字(不是49个字或808个英文单词)。那么严格来说,一位否认圣经无误的亚流派人士确认基督得胜论,否认代替赎罪,也能对这五个问题说“是”,成为一家PCA教会的成员。

与此同时,肯定的是,这些福音的具体说明(代赎、复活、称义等等)是教会总体认信和历史背景的一部分。意思就是说:长老必须确认更广泛的信仰告白,长老根据这份信仰告白对每一个加入教会的人做教导;任何称职的PCA教会长老,在约见预备成员时,都会确保一个人认信三位一体、代替的赎罪、复活,等等。因此,典型来说,当一位预备成员按此五点宣誓时,就是至少隐含有内容稍微更多的认信。

但请留意发生的事。在一家非会众制教会,教会认信方面的忠心最终取决于职员的忠心,这就意味着一家长老会教会的长老要确认一家浸信会教会成员认信的一切,并且更多。但在一位成员需要或不需要确认什么这问题上,事情可以稍微更灵活。如果一个预备成员否认圣经无误,一位长老或一个长老会可能不喜欢这一点,但他们能决定接纳这样的人成为成员,因为教会对福音的忠心并不最终取决于成员。

再一次,按会众制人士的认识,全教会都有责任保护教会的福音教义。在这样的情形里,历史上的浸信会教会要求每一位成员不仅确认福音,而且确认福音的组成部分(例如三位一体、代赎、复活、称义、唯独信心、耶稣再来,等等),以及一些对长期保护和维护福音来说至关重要的教义(例如圣经是无误的启示,唯独信徒受洗)。如果你相信会众有责任捍卫福音,你就要确保他们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那么到底是长还是短?

那么一家教会的信仰告白应当是长还是短?一家教会要经历的风暴,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它所在地方的文化处境模式。一家在迪拜,紧挨着一座清真寺的教会,或一家就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哈佛广场旁边的教会,或一家在罗马梵蒂冈城附近大街上的教会要经历不同类型的风暴。今天的教会经历与昨日教会不同的风暴。因此,虽然按照Bobby Jamieson说明的原因,我是喜欢历史性的信仰告白,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应当留意处境的动态关系。

另外,我深信每一位基督徒都担任神给亚当的祭司-君王职份,这就意味着每一位基督徒都有责任警醒,防备那些像蛇一样的入侵者(就像亚当应当防备那样),并且按照保罗在哥林多后书6:14-7:1的论证,把圣洁的和不圣洁的分开(就像祭司当做的那样)。那么人怎么可以认为,并不是每一位基督徒(因此并不是全体会众)要为保守福音,保持教会对福音的忠心负责!我读的一本书是这样说的,让成员不再负责,就等于把他们从神交给他们的工作岗位上开除掉。这会助长自满、有名无实、神学自由主义。我却相信,圣经教导所有圣徒都有责任保护教会的忠心,这意味着全体会众应确认整份信仰告白,教会不应有另一份信仰告白,只供长老确认。

更具体来说,教会应该要求每一个成员确认那些有助保护福音是什么、福音与谁有关的教义。

信仰告白应包括……

1. 宣告和保护福音是什么的教义

可以探讨的是,保护福音是什么,这意味着包括对神的本质和三位一体的论述,关于人性和堕落的教义,基督的位格,基督的工作(代赎、称义),圣灵的位格和工作,悔改和相信,成圣和坚忍,基督再来,以及最后审判。

我也认为这要求有对圣经的陈述,通过这陈述我们可以认识所有这些事情。

2. 宣告和保护福音与谁有关的教义

圣经明确授权教会不仅捍卫福音,而且还捍卫福音的人(例如太18:15-20;林前5)的程度,教会需要能认同教会是什么,教会的身份如何确立。教会按神的设计,是混杂的群体,由相信的人和他们的儿女组成吗?或按神的设计,是不混杂的群体,只由信徒组成?一群基督徒对这问题的回答,要决定他们如何看待洗礼和主餐。这样,我认为信仰告白也必须包括某种类型的确认,论述教会和命礼。

今天,越来越多西方教会感受到性道德态度改变带来的压力,已经开始把论述到圣经关于性别教导的陈述包括在内。我认为最好还是包括某种类型的陈述,论述基督的主权,以及对悔改的呼吁,是如何管理基督徒人生的全部,包括基督徒的性关系、金钱、工作。等等。按此脉络可以进一步说明性关系应在婚姻内,婚姻属于一男一女,等等。以这种方式阐述问题,就把道德要求置于福音信念之内,而不是拔高这种伦理要求,使之与福音平起平坐

信仰告白不应包括……

除此以外,信仰告白应包括:

1. 论述不危及福音是什么,谁与福音相关这问题的教义

神是否单方面拣选个人得救(我认为是),这问题并不危及福音是什么与福音相关(我认为不危及)。换言之,我相信加尔文主义者和非加尔文主义者都能加入同一家教会。在这一点上你可能与我意见分歧,相信人对加尔文主义的立场对维持福音而言至关重要。如果你这样认为,你就很有可能要把你的立场写入你的信仰告白。

另外,我认为千禧年的立场对维持福音来说并非至关重要。这样,我就希望所有教会都把这样的立场从它们的信仰告白中除去,不要因着千禧年的问题分裂基督的身体。

肯定的是,所有教义都在某方面影响福音。那么最终来说,一家教会必须作出判断:信仰告白应包括直接和立刻影响福音的教义(如称义或悔改和相信);并不立刻影响福音或得救最低要求的教义,可以放在教会成员可求同存异的领域(例如千禧年)。

但即使不同的教会不认同哪些教义处在这界线的哪一边,我仍建议教会问这问题,以此决定公认信条要包括哪些教义,哪些不应包括在内:这具体的教义是否与福音足够密切相关,或对福音而言足够重要,以至于将它从一家教会的信仰告白除去,就会快快威胁教会是否还有能力继续向福音尽忠?这教义是否发挥一种至关重要的作用,把教会全家凝聚在一起。

2. 关乎基督徒自由的问题

最后,信仰告白不应在关乎基督徒自由的问题上分裂基督的身体。我认为这样做就是否认福音,削弱了唯独因信称义。例如,禁止成员喝酒就是这方面一个明显的例子。

让人欢喜的恰到其分

最终来说,一份好的信仰告白会是恰到其分,既不太长,也不太短,而是刚刚合适。

这份信仰告白应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不中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弗4:11-16)。

这份公认信条要起到牧养、促进合一、保护和引导的作用。基督要使用认信这样信仰告白的人来建造祂的教会。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