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文章
文章
反对文化:躺平、向前一步、低调或离开

如果我们要忠心是否就必须经历争战?

面对文化上的反对,基督徒和教会有四种基本的回应方式。我们可以躺平(lie down),放弃我们的立场和信仰。我们可以向前一步(lean into),直面文化上的反对,为我们的信仰大声疾呼,愿意“迎难而上”。我们可以低调(lay low),慎重地说出我们信仰中那些在文化上会冒犯人的部分。或者我们离开( leave)。远离道奇(Dodge,十九世纪美国一座臭名昭著的城市,充满了暴力和黑帮。——译注)。

躺平总是有罪的。向前一步永远不是犯罪,尽管有时并不智慧。有时,低调甚至离开是明智之举,然而有时两者会沦为有罪的躺平

有史以来,基督徒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确定何时该向前一步,何时该低调或离开,以及在什么情况下低调或离开就等同于有罪的躺平。

躺平

躺平有两种基本形式:明躺和暗躺。这两种形式都是有罪的。“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太 10:33)。早期教会“基督徒”中的“堕落者”(Lapsi,当时迦太基的迫害尤为严重,许多基督徒签通过署声明证明已向罗马众神献祭,从而避免迫害或没收财产。后来这些人称为“堕落者”。——译注)向凯撒烧香,从而让凯撒凌驾于耶稣之上,他们明确地否认了主。十七世纪日本的归信者也如此,他们通过踩踏基督铜像表明了不认基督。

基督徒和教会如果继续维持基督教的名称,却让外部权威来决定接受信仰中的哪些部分,那么他们就已经暗暗地在躺平了。人们会想到屈从于纳粹的德国福音派教会。卡尔·巴特(Karl Barth)的《巴门宣言》(Barmen Declaration,参加巴门会议的代表们认为,德国基督教徒效忠于国家已经损害了教会,而且纳粹思想进入德国新教教会违背了福音。——译注)宣告耶稣而非国家元首才是教会的领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美好的对比。

也许介于明躺和暗躺之间的是“基督徒”否认特定教义并采用更为文化尊重的基督教形式——同样也是值得责备之罪。启蒙时代的自由主义者自称为“基督徒”,却否认复活或童女生子,这样的例子在今天还有很多,他们想改变基督教的历史教义,使之朝着更为社会接受的方向发展。(他们的)目标并不总是“在文化上被人尊敬”。否认(历史教义)者可能真的认为他们的认知更符合“事实”或是在更好地解经。但最终,他们更多是在听人的话而不是听神的话(见创 3:17),他们的躺平是有罪的。并非所有的罪都是故意为之的(见利 4)。

向前一步

向前一步也有两种形式:主动和被动。传福音是“主动”向前一步的最具体形式。传福音会让人直面反对。

当耶稣宣告天国已在祂身上降临时,当保罗出现在犹太会堂或亚略巴古时,都是如此。当然圣经中最令人震惊地主动“向前一步”的例子是路司得的人用石头打晕保罗之后,保罗又立即返回了路司得!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为圣经中的公义或正义而战也可以看为一种主动向前一步的形式,即使并不一定明确高呼耶稣之名。威廉·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为反对贩卖奴隶和寻求圣经中的公义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即使他的追求并没有明确地与基督之名联系在一起。今天,那些支持圣经婚姻观的教会或基督教领袖也可视为这第二种意义上的向前一步。

殉道是“被动”向前一步最具体的形式。在痛苦、监禁或死亡的威胁下,要求基督徒否认、贬斥、拆毁、踩踏、背叛、献身。但他或她岿然不动。他或她拒绝听命行事。然后被猛兽吞食。或烈焰焚身。或刀剑挥舞。

从坡旅甲(Polycarp)到师达能(John Cornelius Stam,被红军杀害的内地会宣教士——译注)和史文明(Betty Stam)夫妇都是如此。还有无数其他人。

很难想出在什么情况下为基督之名或圣经的正义挺身而出,从而站在文化对立面会是犯罪。事实上,我想不出任何一种情况,无论是真实的、还是假设的都想不到。

我要在你的命令中自乐,这命令素来是我所爱的。”(诗 119:46)

低调

然而,并不是每一场斗争都值得去奋战,并不是每一座山头都值得誓死捍卫。有时,低调行事会更好。

但以理和三个希伯来少年在几次著名的抗争中对抗了他们的异教国王,这是确定无疑的。但这并不是他们唯一的办法。宦官首领担心如果让他们不食王膳的话自己可能会因此丢掉脑袋。所以但以理建议对他们的计划进行为期十天的秘密“测试”。

耶稣曾多次避免正面冲突。祂告诉法利赛人,凯撒之物当归凯撒,上帝的要归给上帝。祂还说祂来是为了有病的人,而不是为了康健的人,因为祂知道法利赛人认为自己是健康的。当然,祂也曾在一段时间内尽量保守自己弥赛亚身份的秘密。

保罗也让提摩太行割礼,以避免纷争。当他告诉我们要寻求平安无事地度日时,也许他的意思就包含了低调?

我们甚至可以把乃缦在他主人叙利亚王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用手搀他的决定理解为一种智慧的低调吗?至少以利沙认同。

智慧的牧师或职场基督徒有时必须决定:“这不是一件值得争战的事。”

最重要的是要知道什么时候该向前一步,什么时候该低调。低调可能是一种妥协。一个教会相信所有正确的教义,但从不传讲罪、地狱或任何冒犯其所在文化的教义,那么这个教会就是一间在真理上妥协的教会。在工作场所从不挺身而出的基督徒也如此。他们就像失去咸味的盐,还不如扔掉。(点击查看安德鲁·威尔逊(Andrew Wilson)的《性与沉默》[Sexuality and Silence])。

我见过各种低调的福音派基督徒,有的我很同意,有的我不太同意。你如何知道什么时候向前一步,什么时候低调?在某种程度上,答案取决于个人性格。如果你是天生的斗士,你可能需要时不时地练习低调。然而如果你喜欢和大多数人保持一致,你可能需要经常练习向着反对向前一步。

这也取决于你在与谁交谈:要警戒不守规矩的人,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也要向众人忍耐。(帖前 5:14)

除此之外,这个决定还取决于任何特定历史时刻下的多种情况。任何基督徒都不应该独自做出这个决定,而应该寻求长老或教会成员的指导。牧师也应该征求其他教会的建议。如果上战场时不注意自己的排,或不寻求与其他排的协调,那是多么愚蠢啊!

当然,有时神会挪走保持低调的选择。祂让一个女仆认出了彼得的口音,揭穿了他的伪装。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祈求上帝也赐予我们向前一步而不躺平的勇气。

离开

低调更激烈的形式实际上是离开。与低调一样,根据具体情况离开既可以是明智的,也可以是不明智的;既可以是正义的,也可以是有罪的。

居普良(Cyprian)在一段时间里曾逃离逼迫。而在另一个时期,他却留下来坚守阵地。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两个决定可能都是正确的。十六世纪英国的一些不从国教牧师进了监狱。其他人则逃往荷兰或美洲殖民地。原则上说,这两种反应可能都是正确的,但要因人而异。如果我在伊拉克牧会,并且伊斯兰国(ISIS)马上就要打到城下了,我可能会告诉我的会众逃离。但如果我服事的是伊朗教会,很可能我不会这样做。

并非所有的逃离都是正义的,有些是出于罪,例如门徒们在客西马尼园里罪恶地抛弃了耶稣。

在什么情况下,离开而不是低调或向前一步才是正当的呢?也许当一个人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或者当家庭无法再自由地敬拜耶稣基督并为祂作见证时。

当然即便风险如此之高时,有时候也该留下来。我为仍留在伊朗的基督徒感恩,我也祷告仍有基督徒在沙特阿拉伯和朝鲜默默地传福音。这种留下来的决定是英勇的,通常也是敬虔的。

因此除非特例,否则牧师不太应该对教会成员的良心自由做出任何评论,例如劝他们留下来面对死亡而不是逃离,这会让成员觉得离开是在犯罪。他可以亲自以身作则,根据圣经对他们进行一般性的教导,但他应该把这种具体的决定留给他们的良知和圣灵。

爱与永恒

有两样东西扭曲了我们对何时该向前一步、何时该低调或离开的判断:对人的惧怕和缺乏爱。

有两样东西可以纠正我们的判断:对上帝的敬畏和爱。如果审判日的想法几乎不会闪现在你的思维雷达上,那你就会经常做出错误的计算。永恒的眼光是一个解决办法。同理、理解和关心教会整体是另一个。

最后,讲坛的事工大多应当向前一步,因为圣经总是向前一步,因为神总是向前一步。带着圣洁和审判、怜悯和恩典,上帝在朝着我们向前迈进。


译:DeepL;校:Jenny。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Cultural Opposition: Lie Down, Lean In, Lay Low, or Leave.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4-07-08
教会
祷告
文化
复兴
1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