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怎样不在巨型教会的事奉中耗尽

Article
2019-01-08

原文标题与链接: How My Mega-Church Hasn’t Burnt Me Out

翻译:王清彦

 

我与巨型教会的关系,可谓爱恨交织。

我爱其归转信主人数之众,爱其主日激情唱诗和参与服事人数之多。每每想到福音透过我们教会所及之影响:向未识福音之人传福音、植堂、培训牧师、救助遭受不公之人、帮助受伤教会、每周在我们的城市部署热诚的基督徒大军,我心就欢喜快乐。这是我热爱牧养大型教会的地方。

但也有另外一面。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教会从2200人增长到了3800人。我们植立了四个新堂。我们的同工增长到了逾80人,并且蒙神恩典,我们有近40位长老。结果,我花耗了更多的时间来开发各种关怀 “体制”—实际更少时间进行医院探访,更少时间余地留给人们的偶然造访。当我向某人介绍我自己,而他作我们的教会成员已经有一两年了,我们却从未谋面,这对我是个尴尬时刻。有时我跟人一起祷告,他们称呼我“牧师”,我却要命想不起他们的名字。我的日程排得满满的,非常忙,通常给人感觉略具“公司”色彩。这是我恨恶的地方。

我带领一间巨型教会超过10年。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我仍然活着,这间教会并没把我耗尽—至少还没。如下五点贡献良多:

将讲道预备分别为圣

我在两间不同规模的教会服事过。虽然教牧事工的力度通常有着天壤之别,但是每周对神话语的持守是相同的。

对此,我心怀感激。在事工的早期,我决心不让每周的讲道预备节奏被其他的职责遮盖或削弱。主所赐我对喂养群羊的委身成为了我灵魂持续的庇护。
此外,它使我稳固在每位牧师的呼召基础之上—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无论大教会还是小教会。

为日程设立优先级

各种需求都在争夺我的时间,这使得我毫不迟疑地为日程设立优先级。我的生活是按照成为神形像的人、伙伴、父亲和牧师的顺序安排的。为了与神同行,为了我的健康和我的家人,建立有意识的、不受干扰的时间是至关重要的。

我用电子表格创建了一个理想的日程表,借此我的助理能够帮我平衡管理和门训,与同工和教会成员的会面,参加会议和争取时间制定计划。每周,我妻子和我回顾我们的计划以确保其与我们的价值观一致。我的生存之道是管理我的日程表,而不是让它管理我。

为人祷告

我感受到呼召去参与事工,因为我爱福音和人。但是,可能会让人惊讶的是,带领一间大教会可能是孤立的和缺乏人情味的。因此我建立了一个同工和长老祷告目录,祷告目录的每页都有照片和家庭成员姓名。

同时,我们的教会成员被划分入几个地理区域(教区),每位长老,包括我自己,可被分派100人左右,我们定期为他们祷告。这两个资源把我同一个更小人群的需求联系起来。虽然我无法系统和定期地为教会的每个人祷告,我却能够为其中的一些人祷告。当为人提名祷告成为我的日常一部分,对未来,我感受到最多的希望和鼓励。

相信神的计划

我相信神呼召了我进入事工并且来到我的教会。我知道这是最基本的。当我为角色中的“公司”一面感到挫败时,或当我因为不能满足某个期待让人失望时,这就变得至关重要了。我提醒自己,牧师一职是神赐下的角色。我不必决定如何服事我的教会。带领一间大型教会时相信神在我生命中的计划,意味着要在复杂的处境中知足,意味着要在长长的会议中喜乐。牧养着一间大型教会,我的存活方式,跟每位牧师的存活方式相同:信靠大牧者。

设立个人途径

带领大型教会最让人失望的地方,就是与会众之间潜在的距离。因为我不能与每个肢体连结,我必须尽力。因此,主日崇拜后的祷告我是有空的。我进入门厅,带领第一次来的客人参观。我能直接收到我的电邮—没有过滤。我为希望跟我会面的人在我的日历中留出开放的预约。我作为牧师的可接近程度可能低于一间小教会的牧师,但是这些途径帮助我活了下来,也帮助我所牧养的人更多地感受到与我这位给他们讲道最多的牧师的连结。

牧养一间大型教会还没有把我耗尽。虽然带领一个复杂、高度组织的事工有诸多我不喜欢的方面,但是也有许多我爱的地方。在牧养一间大型教会时,乐观进取、维持优先级、保持高度的目的性,你不仅可以存活,甚至可以兴旺!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