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讲道如何(不)讲智慧书

Article
2020-10-13

你上一次用智慧书讲道是什么时候?请先想一会儿这个问题。如有必要,你可以回顾一下你的讲道日历。几年前,我也不得不问自己同样的问题。虽然我委身于完整地传讲圣经,我也以传讲神全备的旨意为己任,我们有规律地往复于新旧约之间,而且使用圣经多样的文学体裁,但我发现自己一直都忽略了智慧书。

我确信其中有很多的理由。毕竟,每个主日的上午,面对一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多族裔的会众群体,有谁愿意讲雅歌呢?诚然,跟大多数牧师一样,我也会时不时地讲一些诗篇经节,主要是在主日的晚上或者暑假期间。约伯记吗?这卷书很长,确切地说它有42章,也不是最鼓舞人心的一卷书。说到不鼓舞人,还有比传道书更消极的吗?“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唉,顺便说一下,一切事都是捕风,生命只是一片云雾!”还是免了!那么,我必须承认,箴言非常实用,不是吗?但是讲这卷书,又要不那么像心灵鸡汤,会是个不小的挑战。

为什么讲智慧书

可能你比我更成熟,可能你已经讲过全部的约伯记、诗篇、箴言、传道书和雅歌。换句话说,如果圣经是神充分无谬误的道,那么我就必须传讲它的全部,包括智慧书,这是我当初不得不屈服的。智慧书是神所默示的正典的一部分,是神的道。当我们站在神的面前交账的时候,我们必须能跟使徒保罗一样说,我们没有任何隐瞒,我们的手于众人的血是洁净的,因为我们传讲了神全备的旨意(徒20:26–27)。

那么,既然我们需要传讲智慧书,就让我们一起思考三个首要的问题,它们能帮助我们忠心地传讲这五卷书。

一、思考:原作者向其受众沟通的是什么内容?

换言之,经文对当时的受众、在当时的处境下意味着什么?这需要下一番苦功夫解经。一旦你分辨出所解经文的类型(论述、叙述或诗歌),就要使用处理这种类型所需要的策略。举例来说,如果你正在预备箴言,它主要是诗歌。你可能需要理解诗歌的某些特征,如平行结构、意象、诗节等等,才能理解其中的信息。

了解体裁的特征,将有助于你辨别作者是如何构建文字或段落的。辨别出结构,将揭示它的形态和重点,继而使你的讲道的结构和重点成形。

一旦你辨识出经文的形态和重点,你仍然需要明白它的语境,包括它的上下文、整卷书甚至整本圣经。以传道书为例,乍看,这是一卷令人沮丧的书。但当你弄明白,作者所揭示的“日光之下”人生的虚空,指的是一种在其中没有神、故而也没有天堂的世界观,这才开始讲得通。那些怀着某种“日光之下”的物质主义世界观生活的人,会发现自己对目标的探寻无意义,自己所追求的也是虚空。相反,我们的目标和盼望,在于那位诸天之上的神。他是我们应当爱和敬畏的。了解传道书贯穿全文的主题,有助于我们辨识出其中个别经文的论证。

明白历史语境也至关重要。最初的受众,他们的生命中正经历着什么?这将为你的经文解释提供信息。有时,文学语境能够回答这些问题,有时,圣经的别处经文也能给出光照。尽管如此,通常一本好字典、百科全书或圣经注释书,能够提供给你所需要的历史背景,帮助你更好地理解你的经文对当时的受众在当时的处境下意味着什么。

例如,箴言似乎主要写给所罗门的众子(箴1:1、8, 2:1,3:1,4:1,5:1,6:1, 7:1,10:1)。所罗门的目的是预备他的儿子们守约忠诚,甚至预备他们作王。这种守约忠诚的思想对于理解智慧书很重要。神将律法交给了摩西,写在摩西五经当中,也就是妥拉中。以色列人的生死取决于他们是否忠诚守约(出19:5–6)。如果以色列人遵守这约,他们就得大大的祝福。如果他们背逆这约,他们就被严重的咒诅(申28)。以色列的王是首要的守约者(赛55:3-4),因为以色列的王怎样行,国民就怎么行。

智慧书曾被用来教导以色列人守约忠诚,告诫他们背约的后果。如果以色列人守约,他们收到的是极大的应许——绰绰有余的农作物、后代和军事上的胜利。他们若背约,神将会用饥荒、不生育、战败和流放惩罚他们。智慧书鲜明区分出两条道路,一条是智慧、公义和守约忠诚的道路,另一条是愚蠢、不公义和背约悖逆的道路。在这样的光照中读起来,箴言便显出它的几分力道。它们不只是通常正确的原则,它们指明是一条获取圣约应许的途径。

对这第一个问题的回答,通常是讲道预备中最艰苦的工作,目的是找出经文对当时的受众在当时的处境下的意思。当你做完这项工作,请写下一个短句,概述作者的主要思想。这一步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如果你不清楚作者的主旨,对听众来说,你的讲道的主要论证将是模糊的。虽然这第一个问题可能是讲道预备过程中最具挑战性的,我们还有别的问题需要考虑。

二、思考:基督和他的降临对你的讲道经文有什么光照?

旧约中智慧书是在一个约的语境中写成的:神跟以色列人所立的约。但是基督的降临开启了一个新的约,这如何影响我们今天读智慧书经文的方式?

在我们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记住,在耶稣开启新约之前,他成全了旧约,他完全地满足了它的要求,因此成全了所有的义。因着他的忠诚守约,耶稣获得了约中所有的祝福。耶稣成全旧约的方式,也包括他替背约之人承受它的咒诅(加3:13–14)。耶稣救我们脱离约中的咒诅,因他替我们背了;耶稣为我们赢得约中的祝福,因他忠诚守约。借此,他成全了旧约,旧约对他只是暂时的一个开始(加4:1–7),并且他开启了新约。如今,我们有写在我们心版上的律法,也有圣灵的内住,就有能力走这条智慧的道路,并借此守约。

这就提出一个问题:旧约和新约中的智慧是同一个吗?当然是了。智慧是神的恩赐(箴2:1–7;雅1:5,3:15)。神仁慈地将它赐给我们,好使我们能知道如何行在守约忠诚中(雅3:13–18)。这智慧使我们洞见神的属性、旨意,以及道路,借之我们发展出一种世界观,能帮助我们辨别这条义路。如今,我们服在新约之下,走在智慧的道路上,并且跟着耶稣的脚踪,来认识和敬畏神。我们蒙了这约的所有的福,不是因为我们守约忠诚,而是因为信耶稣,是他替我们守了这约。

有时,在圣经别处会对你选的讲道经文有直接的引用。看一下这些卷书的作者如何理解它,特别是新约对智慧书的引用。有时,你会需要跟踪一个主题或者一个类型,从你的经文跳到新约。不管你怎样联系到耶稣——直接引用、典故、主题、预表、应许-成全、类比或对比——你都必须从你的经文中解释出基督和他的福音。否则,你将只是在进行无力的道德主义讲道,涉及旧约智慧书尤其如此。

三、最后,思考:从这段经文我得出的主要论证是什么?

原作者的主要观点和思想,过去是写给在当时的处境下的当时的受众,现在必须是写给现在处境中的我们。换句话说,你要用今天的语言,并在基督的光照中,做出与原作者对其受众所做的相同的论证。这会成为你讲道的主要论证,即它的大主题或大思想。一旦你用今天的语言简短写下你的主要论证,请再为信徒和非信徒充实这段经文的蕴涵。

讲章就绪,就请大胆地传讲经文的要点,忠实地将它应用在你的会众身上。你是在基督的光照中讲道,你就不是在道德说教。相反,你传讲的是耶稣基督,他就是我们的智慧,就是使他的百姓有能力走在智慧的道路中的那一位。

有助益的资源

Estes, Daniel J., Handbook on the Wisdom Books and Psalms (Grand Rapids, MI: Baker, 2005).

《从旧约传讲基督》(Preaching Christ from the Old Testament: A Contemporary Hermeneutical 

Method)桂丹诺(Sidney Greidanus)。

Kidner, Derek, The Wisdom of Proverbs, Job and Ecclesiastes: An Introduction to Wisdom 

Literature (Downers Grove, IL: IVP, 1985).

O’Donnel, Douglas Sean, The Beginning and End of Wisdom: Preaching Christ from the First and Last Chapters of Proverbs, Ecclesiastes, and Job (Wheaton, IL: Crossway, 2011).


译:王清彦;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How (Not) to Preach Wisdom Litera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