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女人可以担当牧师吗?

Article
2016-04-30

原文标题与链接: May Women Serve as Pastors?

翻译:王清彦

 

 

偶尔有人问我,是否女人可以参与事工作服事。我的回答永远是:“当然可以!所有的信徒都被呼召起来彼此服侍。”

但是如果问题问得更具体:“有什么事工角色是女性不能参与的吗?”,我就得以不同的方式来作答。我会主张新约明确地教导说女性不应担当牧师(新约也称之为监督或长老)。在新约中可以明确的看到,牧师、监督和长老这些词指向的是相同的职分(参使徒行传20:17, 28;提多书1:5, 7;彼得前书5:1-2),在本文的余下部分,我将互换地使用“长老”和“牧师”这些词来指代这一职分。

在提摩太前书2:12中保罗的禁止

确立女性不应作长老的原则性文字是提摩太前书2:11-15。我们在12节可以看到: “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在这一节中,保罗禁止女人参与这两项具有长老事工特征的服事:讲道和辖管。在圣经别处关于职分的资格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一点:长老必须有教导能力(提摩太前书3:2;5:17;提多书1:9;参使徒行传20:17-34)和管理教会的能力(提摩太前书3:4-5;5:17)。女人被禁止教导和辖管男人,因此她们也必不可担当长老的职分。

这种禁止今日仍然有效吗?

然而,这条不许女人教导或辖管男人的命令今日是否被认作有效的?当今许多人认为保罗当时禁止女人担当长老是因为保罗时代的女性未曾受过教育,因此她们缺少教导好男人的能力。也有主张认为保罗在提摩太前书(提摩太前书1:3;6:3)中所致信的会众受扰于假教导,女性对此负有责任。根据这样的阅读,在女性接受了恰当的教育以后并且如果她们教导纯正的教义,那么保罗应当随之支持女性担当牧师。

此禁止基于创造,而不是处境

这些将保罗的禁止相对化的企图必须被视为无效的。保罗本可简单地写:“我不想女人教导或辖管男人,因为她们未受过教育”,或者写“我不想女人教导或辖管男人,因为她们传假教导”。然而保罗对于其在12节中的命令实际给出怎样的理由?保罗对此命令的根本原因见于随后一节:“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13节)。保罗没说什么教育缺乏或者女性传播假教导。相反,他引证创造的次序,以及神在创造人类时的良善和完美意图。必须看到,对创造的参照指出不许女人教导或辖管男人的命令是个跨文化的辞令,是关联所有时代和所有地点的教会的一条禁止。在给出这条命令时,保罗并没有引用堕落的创造,以及作为罪的结果而进入人类生活的各种后果。而是,他将此禁止基于在罪进入世界以前存在的全然良善的创造。

女性不应担当牧师的根本原因就在这里,因此基于创造的论据不能因为文化的限制而被忽略。此外,新约中多处引证了创造的次序。例如,同性恋违背神的意愿,因为这是“逆性”(罗马书1:26);这违背了神造人时造男又造女的意愿(创世记1:26-27)。同样地,耶稣教导离婚不是神眼中最合适的,因为创世之初,神造了一男一女,也就意味着一男应当娶一女“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马太福音19:3-12)。所以,同样地,所有的食物,因着是神创造所赐的,都要感谢着领受(提摩太前书4:3-5)。

在提摩太前书2:11-15中,保罗明确地将不许女人教导和辖管的禁止基于创造的次序,也就是先造的亚当,后造的夏娃(创世记2:4-25)。创世记中的叙事构造精细,并且保罗藉着圣灵的启示,帮助我们看到夏娃在亚当之后被造的意义。批评家有时反对说这种论据不能服人,因为动物是在人类之前被造的,但此驳论搞错了保罗的要点。只有人类是按着神的形像被造的(创世记1:26-27),因此保罗传达神在造女人以先造男人,也就是男人负责带领。

保罗给出了第二个原因解释为什么女人不应教导或辖管男人,见提摩太前书2:14:“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保罗此处的观点可能不是说女人比男人更容易被引诱,因为别处他赞扬女人作女人和少年的教导者(提多书2:3;提摩太后书1:5;3:14-15),如果女人本性容易被引诱,保罗也就不会作此建议。可能保罗再次思考了创造的重要性,因为蛇通过引诱夏娃而不是亚当来颠覆创造的次序(从而颠覆男人的领导地位),即便有证据说试探发生时亚当是和夏娃在一起(创世记3:6)。14节教导我们的不是女人未受教育,因为欺骗是道德范畴的,而教育的缺失可以通过教导来矫正。

夏娃的被引诱不能归结于智力的薄弱,而应归咎于她的反叛,她的要独立于神的欲望。另外,引证此处的被引诱不是说以弗所的妇人扮演着传异教的主要角色,因为提摩太前书中提到的假教师是男人(提摩太前书1:20)。事实上,假如女人因为支持错误的教导而被禁止教导,我们得出的奇特并且非常不可能的情形就是以弗所的所有基督徒妇人都被错误的教导所欺骗。然而,保罗的观点是撒旦试探夏娃而不是亚当颠覆了男人的领导地位,因为撒旦引诱和试探了女人,即便亚当在试探发生时跟夏娃在一起。事实上,即便夏娃首先被蛇引诱,罪的主要责任还是落在亚当的肩上。这在创世记3中可明显看到,因为神首先对亚当谈及第一对夫妻的罪,这在罗马书5:12-19中得到确认,其中人类的罪性是被追溯到亚当而不是夏娃。

总结,提摩太前书2:12不许女人在教会中教导或辖管男人。这条命令是基于创造的次序,并且由堕落时发生的角色反转而确认。这不是一条文化或处境限制的、于今日的教会不再适用的禁止。

圣经其他章节中的确证

从上帝造男造女中我们学到什么关于男人和女人的角色?

在圣经的其他章节中我们看到的男人和女性的角色确认了我们在提摩太前书2:11-15中所读到的。创世记给了我们六条丈夫在婚姻中担负领导主责的证据:1)神先造亚当,后造夏娃;2)神将不可吃那树上的果子的命令给了亚当而不是夏娃;3)亚当命名了“女人”,就像他给动物起名一样,代表着他的权柄(创世记2:19-23);4)夏娃被任命为亚当的“帮助者”(创世记2:18);5)蛇引诱夏娃而不是亚当,从而颠覆男人的领导地位(创世记3:1-6);6)神首先对亚当说话,即便是夏娃首先犯罪(创世记3:9;参阅罗马书5:12-19)。

从圣经对婚姻的教导中我们学到什么?

对创世记的此番解读切合了我们在新约中关于婚姻的发现。丈夫负有带领的主要职责,而妻子被呼召顺服她们丈夫的带领(以弗所书5:22-33;歌罗西书3:18-19;彼得一书3:1-7)。对于妻子顺服的呼召并不是基于纯粹的文化标准,因为妻子被呼召顺服她的丈夫,就如教会被呼召顺服基督一样(以弗所书5:22-24)。保罗指说婚姻是一个“奥秘”(以弗所书5:32),而这奥秘就是婚姻映射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故此,任命男人而不是女人担当牧师,切合了男人在婚姻里的领导地位和权柄的圣经的样式。

女性有不同的角色不代表女性的低等,观察到这一点很重要。女人和男人是按着神的形像平等地被造的(创世记1:26-27)。他们平等地得到基督的救赎(加拉太书3:28),他们是我们在耶稣基督里的伟大救赎的共同承袭者(彼得一书3:7)。圣经的作者没有诽谤女性的尊严、智力和人格。当我们意识到这就像基督顺服父一样时(哥林多前书15:28),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所以妻子要顺服自己的丈夫。基督与父同等的尊贵,所以基督的顺服不能被理解为他低等。

从关于教会中的女性的其他章节我们学到什么?

提摩太前书2:11-15并不是要求男女在教会中担任不同角色的唯一经文。在哥林多前书14:33b-36中,保罗教导女人在教会中闭口不言。这段经文不是绝对地禁止女人在会众中说话,因为保罗鼓励女人在教会中祷告和说预言(哥林多前书11:5)。哥林多前书14:33b-36的原则是女人说话,不应像她们违反男人的领导地位,或者她们自己担起无根据的权柄一样,此原则与提摩太前书2:11-15节中不许女人教导和辖管男人的意思相合

另一段将我们指向相同方向的经文是哥林多前书11:2-16。在这一段经文中我们已经看到,保罗允许女人在会中祷告和说预言。也必须看到那样的说预言不是跟教导一样的恩赐,因为恩赐在新约中是有区分的(哥林多前书12:28)。女人在旧约中作先知,但是从来不作祭司。同样地,她们在新约中作先知,但是不作长老。进一步,哥林多前书11:2-16清楚地表述当女人说预言时,她们要蒙头,表明她们顺服男人的头和带领(哥林多前书11:3)。这切合我们在提摩太前书2:11-15节中看到的。女人不被认作会众的领袖,因此她们必不担当会众的教师和领袖。在哥林多前书11:2-16中,根本的问题不是女人的蒙头问题。在任何情形下,学者们都不确认是否其中所述的蒙头代表着一种头巾或者将人的头发扎在头顶上。在保罗时代这样的蒙头是需要的,因为其代表着女人顺服男人的带领。今天一个女人如何装束自己的头发或者是否穿戴头巾并不意味着她是否顺服男人的带领。因此,对今天的世界我们应当应用原则(尽管不是具体的文化习惯):女人应当顺服男人的带领,表现在不作男人的牧者或者教师。

总结

圣经清楚地教导关于女性在教会和家庭中独一无二的角色。在尊严和价值上,她们与男人是平等的,但是她们在这地上的寄居中担当着不同的角色。神给了她们许多不同的恩赐,借此她们可以服事教会和世界,但是她们不作牧师。神并没有下命令惩罚女人,以至于她们就能按照他的意愿欢喜地服事他。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