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为了神的荣耀而留下:一位牧师的死亡之愿

Article
2018-09-12

原文标题与链接: Staying to the Glory of God: One Preacher’s Death Wish

翻译:王清彦

 

1967年9月22日,彼时已退休的惠顿学院校长雷蒙·埃德曼博士,正在惠顿的小教堂讲道,讲台上的他突然倒了下来,离开了人世。颇为神奇地,他那篇讲章题为“在王面前”。我曾有几时在想,若能选择自己作为牧师的终了,那将是像埃德曼博士一样死在讲台上,用我最后的气息宣讲神的话语。

本牧师的死亡之愿

然而,如今我会变更那条死亡之愿。我会更具体,不惜听起来会有些病态。我会选择不只是死在任意讲台,而是死在我现在的讲台,它位于马萨诸塞州欣厄姆的南岸浸信会。

蒙神恩典,自1997年9月,我有殊荣作为高级牧师服事南岸浸信会。十年多过去了,我在此处越来越多地看到在一间教会长期事工的价值,我越来越想要留下。

为什么留在你的教会?

可惜的是,牧师长期任职的情况并不多见。各种统计显示牧师在一地的平均留任时间为两到六年。尽管不论每个福音事工的长短,神都会使用它们彰显他的荣耀,但我发现某些祝福和荣耀神的机会只有时间能成就。我们一同思考一二:

愈久地留下反映神的信实的荣耀

首先,愈久地留下反映神的信实的荣耀。

牧者效法好牧人向羊群的献身,年复一年地同他们待在一起,服侍他们。当我们持之以恒与会众同在,我们就会朦胧但有形地反映出我们那位守约的神,他从未离开我们,也没有撇弃我们。

我想到的例子是这对教会中的儿童已经产生的影响。十三年后,我看到那些我在儿童事工中教导过的学生已经高中毕业。这些孩子(以及我们成年人)生活在一个消费主义的文化中,无常、缺乏委身以及个人成就笼罩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工作到婚姻一直蔓延到教会。对于他们,在教会中长大是怎样的恩赐啊!在其中他们不仅寻到永恒不变的福音,而且看见一位坚定的牧师,在宣讲这个福音,并以微不足道的方式为这福音的持久性做例证。

一位在南岸浸信会长大的大学新生最近分享了他受呼召从事教牧事奉的感受。在讲述自己的过往时,他提到,促使他爱神的话语和有了教牧事工愿景的一个因素,是我对释经式讲道的忠实。我深深地觉得惭愧,特别是当我想到,所有那段时间,我感兴趣的都是事工中的挑战!这样的对神的良善的领悟使我愿意留下待更久,看看神的作为。

透过更具策略性的福音事工,留下来创造荣耀神的机会

其次,透过更具策略性的福音事工,留下来创造荣耀神的机会。

年轻的牧师们倾向于高估他们短期内所能做的,也低估历经长期、勤勉的任职所能完成的事。当我一当上主任牧师,我充满着各种点子和梦想,新的倡议和事工大改造,满满都是讲义和图表。我有许多精力来推陈出新,但是我的努力总是趋于短视和冲动。再回首,我意识到全教会、长老们以及我的同工们曾对我是如此地有耐心。

十三年后,我并没有失掉梦想的驱动力。不仅我的理想主义还在,而且我今日所怀的福音目标比早些年更大了。我的计划如今有了更长久、更现实的时间表去进行沟通和实施。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不再匆匆忙忙。当你将自己放在一幅几十年牧养一间教会的图景中,你就获得心智空间来更具策略性地做计划,更加有耐心地为福音倍增的目标做工:植堂、教牧培训或者将你的教会定位为一个区域资源。在领袖如流水的教会,这类计划往往不会有进展。

类似地,行之有效的教会改革费时。我们最近采用了一个新的信仰宣言。整个过程几乎花了三年时间。我们慢慢地推行更符合圣经的主日崇拜,而不至于引发一场崇拜战。通过缓慢但始终如一的精简教会成员名单,制定新的成员盟约,并且赢得对教会纪律的更深入理解,我们正在挪去教会成员制度的障碍。所有这些都花时间,这时间是一个任期短的牧师没有的。牧师让会众排斥合乎圣经的改革的最快方式,就是过快地强推成员接受一个他们还未准备好实施的异象。

也许最重要地,我发现会众理解和信任他们的牧师,牧师爱护和感激他的会众都需要时间。当教会及其领袖们信任他们的牧师,当牧师心里处处为教会着想并且深悉会众的独特的品格,当牧师和会众都彼此委身并且都长期委身于福音,为着神的荣耀就能有更多事可尝试。

留下会挑战牧师将神的荣耀作为他的事工动机

更进一步,留下会挑战牧师将神的荣耀作为他的事工动机。
婚宴最终会结束,蜜月也会过去,新婚夫妇必须在日常生活的节奏中一起学习成长。在某个时候,教会和新牧师之间的蜜月结束,牧师必须探索如何年复一年地在那里继续忠心的福音事工。

在一个地方待了十三年后,什么会让我继续前行,会让教会灵命成长?我已经不再相信市场营销做得很好的事工风尚。我的个性和青春不堪重负。教会至今已经非常了解我的方式,也知道我曾经仅有的青春“酷劲”已经消逝云散。也许,我应当去到另外一个教会,他们不认识我,会经历一波新奇。我可以重复几篇我曾讲过的好讲章,重新引介我做过的好项目,重新用一些我最好的洞见来让新的会众眼花缭乱。但这又目的何在?

只有在主的荣耀里绽放的喜悦可以打消这样的念头,让灵魂燃烧,来长期委身一个教会。只有对神无限价值的爱激励我们爱惜他所爱的子民,不只是在理论上,而且是在一个特定的会众中,长期地延续。只有当我们珍视神的名,奉为至高,我们才能战胜我们的本性,建立新的开始,攀登阶梯,在遇到重大挫折时继续坚忍。只有深信神和他话语的充足,才会坚固我们在每个主日作释经式的讲道,如此我们弟兄姊妹的信心可以更多仰赖神的能力,而不是我们的智慧。

可以肯定,长期的教牧任职也带来试探。日复一日,懒散、自满和迟钝可能威胁到一个人的事工。但是再次的,着眼于神的荣耀是最好的答案。当神的荣耀驱使我们,我们能够仍然鼓起勇气来面对教会中某位落在罪中的长期的朋友。在服事若干年后,我们能够仍然有梦想和为教会祷告,因为我们盼望看到会众更加珍视耶稣。引用C.S.路易斯的一句话,神无限的价值总是在呼召我们“更向上和更深入”,即便当我们年复一年住在同一个寓所中。

真正的问题:为什么离开?

为了神的荣耀离开一间教会是可能的吗?当然。事实上,我认识几个弟兄是为着福音的缘故被教会解聘的。

此外,许多牧师盼望找到一间健康的教会并留下来,但是在神的奥秘护理当中,迄今这并没有成为他们的道路。尽管我已经写下了这篇文章,我不能保证从此刻起一年内我还会是南岸浸信会的牧师。神掌主权。

如此说,我在论证,与其问“为什么长期留下?”,我们应当问“为什么离开?”

为什么不来到一间教会,心智上预备委身于长期的职任,并且把自己的离开放在神主权的时间表里?为什么不进入一间教会,假定你将“如奠祭”将一生浇在一个讲台上,而不是总有所保留要寻找更好的机会?如神应许,让我们呈现福音,为了神的荣耀留下,与一个特定的羊群同在。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