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有准备地冒险:差派你最好的成员和长老去植堂

Article
2020-02-21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Calculated Risks of Church Planting: Sending Your Best Members and Elders

翻译:张云轩

 

“如果从头再来一次,你还会这样做吗?”

这个问题听起来像在问一个刚被判有罪的人。而事实上,这是我今早被问到的一个问题。我的罪名是什么呢?就是差派了我们最优秀的成员中的37名,还有我们最优秀的长老中的两名,去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起诉方是谁呢?是一位刚在迪拜植堂的长老。当时我在跟他分享我们最近一次植堂付上的代价。

我们总能找到不植堂的种种理由,甚至是正当的理由。但是,我所在的城市(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对于植堂的需求远远超过了我们可能面临的任何不利影响。

我们需要植一个新堂

我们当时需要植一个新堂,不是因为我们人满为患。我们教堂建筑内的空间还绰绰有余。不是因为我们资金充沛。其实我们背负着高额的负债,如同磨石系在我们的颈项上。我们需要植堂,实则是出于牧养和传福音的考虑。

首先,我们有大量的成员每周从奥斯丁市西北角开车来教会。多数人的车程在30分钟以上。如果成员住得遥远,“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彼前5:2)就有些困难。我们在成员中建立福音社区的工作变得十分吃力,因为距离造成了人员物品运送的不便。其次,那些住得远的成员很难与邻居建立福音关系,很难邀请他们参加教会的聚会。

然而,不仅我们有植堂的需要,我们的城市也需要我们建立另一个教会。从2005年到2015年,奥斯汀市区人口增长了近38%,总人口超过了200万人。实际上,从2015年7月1日到2016年7月1日,奥斯汀市区人口增加了58,301人。也就是每天大约增加164人。这意味着我们城市的植堂活动无法跟上人口增长的步伐。在我们的处境中,这意味着植堂的代价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我们在植堂中冒有准备的风险

因此,在我们认识到牧养和传福音的因素以及城市的需求之后,我们进行一次有准备的冒险行动,建立了一个新的教会。植堂永远不可能有万事俱备的好时候。你总会找到正当、甚至是合乎逻辑的理由将其推迟。就我们的案例而言,我们意识到自己诸多不植堂的理由都是出于惧怕。我们害怕失去成员,资金和领袖。

令我们惊讶的是,植堂后我们几乎立即感受到植堂带来的影响。从前,我们有八位长老,成员人数超过500。植堂前夕的十二月份,我们的一位长老按着轮换的班次从长老席位退下来休假。次年二月,新植堂的教会举行了首次公开会议。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教会从八位长者变成了五位。植堂教会正式接收新成员后,我们就从成员名册中移除了转去新教会的成员:总共37名。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们不是只关心数字。但是这些数字代表了我们一些最优秀的成员和热心奉献自己的人。因此,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我们开始感到有些被抽空。剩下的五位长老发觉照顾我们近500名成员有些力不从心。尽管我们明智地把新一年的预算减少了10%,以匹配减少的奉献收入比例。但收到的奉献比我们预期还要少。在这一时刻看来,我们植堂的决定愚蠢透了。

那么,如果从头再来一次,我们还会这样做吗?是的,绝对!

植堂的祝福

神一如既往地信实。当我们在2015年2月转走37名最优秀的成员时,我们祷告求神在来年赐给我们37名新成员。主回应了我们的祷告。增长是神的工作(林前3:6),截止2015年底,有74名新成员加入我们。当我们看到神的良善恩赐时,我们在植堂的决定上大受鼓舞。如果不曾植堂,我们就会错失了见证神回应我们祷告的喜乐。

不幸的是,新成员的加入没有扭转我们的财政赤字。我们以为,减少10%的预算,再加上新成员的增长,应该能解决我们的财务上的需要。我们错了。

但是,神再次显明祂的信实!在新堂建立几个月之后,他们的资金比我们更多。他们了解我们的财务状况,就要求我们停止向他们提供财务支持。尽管我们为他们的财务自由感到高兴,也对他们的慷慨表示感谢,但这样的缓解仍然不足以使我们的教会摆脱财务困境。到了新堂成立的第二年秋天,我们发现自己陷入了严重的财政赤字。

我们约有13万美元的预算缺口。深思熟虑后,我们的长老们同意走到会众面前,让他们知道我们的需要。除了我们每周需要约2.8万美元的常规奉献外,长老还提出了以10万美元为目标的一日特别奉献。因着神的恩典,我们的成员慷慨地作出回应。我们收到的特别奉献刚好超过10.5万美元,收到每周常规奉献约为4.8万美元。如果不植堂,我们就永远不会透过我们成员乐捐的厚恩,而经历到神的恩典(林后8:1-5)。

最后,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教会领袖(提后 2:2)。这么少的长老要照顾这么多成员,这对他们的负担很重,所以我们祈求神赐更多长老。我们一如既往地在会众中持续辨认识别具有长老资格的弟兄。只是现在,我们有更强烈的紧迫感。经过定期的祷告和勤勉地试验,我们辨认出教会中几位合格的较年轻的弟兄。植堂一年后,原先那位轮替休假的长老回来了,我们长老的数量回到了六位。我们还确定了另外五名我们认为合格的人选。尽管由于种种原因,其中两人当时无法服侍,但其余的三个人可以。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教会也确认了他们三个人。到今天为止,我们有九名长老。如果不植堂,我们也许就不会紧迫地动员这些人。但是事实证明,这些兄弟中的每一个都是对我们长老职分的宝贵补充。

结论

如果回到当初重新作选择,我认为毫无疑问,我们还会去植堂。现在我们已经植了三个堂了。在2017年底前,我们希望能植第四个堂——会众是埃塞俄比亚人,他们能接触到奥斯汀市区讲阿姆哈拉语(译者注:埃塞俄比亚的官话)的人群。

诚然,每个处境都不相同。并非每个城市都像奥斯汀那样发展;并非每个教会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受祝福。但是,在建立了这些教会之后,主也借着这些经历教导我们:不仅我们的城市需要我们持续地植堂,而且为了母会自身的健康,我们也需要持续地植堂。这话是真真确确的,无论我们人数是否继续增长,预算是否增加,是否兴起了足够多的新领袖。无论教会需要为植堂付上怎样的代价,主始终是信实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