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最有效医治牧师侍奉耗尽的,就是基督祂自己

Article
2018-12-18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Greatest Cure for Pastoral Burnout Is Christ Himself

翻译:梁曙东

 

基督教书籍应像装满新鲜生命活水的池子,让疲倦口渴的灵魂来畅饮。清教徒明白这一点。清教徒牧师汤姆·华森(Thomas Watson)在1662年告别会众讲道时挑战他们,要他们认识到阅读满足人心的书籍有多重要:“当你们发现自己的灵魂冰冷,你们从前的热心开始减退,请用温暖的衣服给你们披上,找到这些好书,让你认识这样的真理,好使你们内心可以温暖感动起来。”

在过往年间,清教徒的作品已经温暖感动我的心。接下来你会读到一些以基督为中心的节选,按怀特菲尔德(George Whitefield)的说法,它们是“美好古老的清教徒作品”。我很高兴分享这些选段,盼望疲倦灰心的牧师可以仰望基督耶稣之美,因着祂的恩典得刚强(提后2:1),为祂直到永远的荣耀努力面前。很要紧的就是记住,清教徒亲身认识到忠心的福音事工带来的挑战、灰心和劳累工作。

约翰·弗拉维尔(John Flavel ,1627–1691“侍奉的劳苦要连你骨头里的骨髓都消耗殆尽,加速年老和死亡。把它比作是收割之人的劳苦,妇人生产的痛苦,还有士兵激战时的痛苦,这是恰如其分。其他人睡觉时,我们必须守望。确实,要我们命的,并不是我们劳动的付出,而是我们的劳动不在了。其他工人的情况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工作完成时,可以看见这工作还在,我们却并非如此。罪和撒但把我们所做的几乎都拆散了,我们讲一篇道,在我们会众心中留下的印象,在下一篇讲道之前就消失了。有多少真理是我们要查考的!有多少撒但的诡计,败坏的隐秘事,是我们要察觉的!有多少良心的问题需要解决!是的,我们必须争战捍卫我们传讲的真理,也要查考真理,直到我们变得面色苍白,传讲这些真理,直到我们变得无力昏厥过去。”

那么,清教徒对疲倦、筋疲力尽、灰心的牧师有什么话要说?仰望基督。凭信心仰望耶稣基督,大有能力、满有荣耀、祂的慈爱比生命更好的那一位。清教徒作者出于爱神的荣耀,爱神的话语和神的百姓,不断让我们定睛耶稣基督。正如周必克(Joel Beeke)所写:“他们表明基督的美好,感动我们渴慕更深认识祂,完全为祂而活。”

清教徒鼓励我们这些灰心的牧师,让我们思想在基督里我们所蒙的怜悯是多么浩大。要得到满足,我们当做的不是反思自己的失败,而是让自己一头扎入神怜悯慈爱的海洋当中。

柏拉夫(Jeremiah Burroughs, 1599–1646):“列出任何临在你身上的患难:每一样患难,都有一个怜悯的海洋将它吞没。如果你把一桶水倒在你家地板上,这就会变得场面浩大,但如果你把这桶水投入海中,它就不留一丝痕迹。同样,按患难本身考虑,我们认为它甚大,但是把它们与我们享有的神怜悯的海洋一并考虑,那么它们就没有如此严重,丝毫不足以比较。”

布鲁克(Thomas Brooks,1608–1680):“坐下思想神这屈尊俯就的爱。啊!你我心中有什么,要让主赐下祂已给我们的这般恩赐?我们在罪和愁苦方面都是平等的;不,毫无疑问,我们实际上犯罪比成千上万的人更严重,而神并没有把这些宝贵恩赐给那些人。因此让我们坐下,惊叹神这屈尊俯就的爱。啊!我们曾经是真是苦的可怜人,坐在粪堆上,是的,在我们的血中打滚,然而请看那位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祂如此屈尊俯向我们施与爱,把祂自己,祂的圣灵,祂的恩典,以及祂冠冕上所有的珍宝都赐予我们。啊!谁的心能明白,谁的口舌能诉说这无比的爱!基督说:‘我永远是你的,我的恩典永远是你的,我的荣耀永远是你的,我的义永远是你的,我的一切所是,我的一切所有永远都是你的。’哦,先生们!这是何等屈尊俯就的爱,这是一位何等的基督!”

清教徒知道,感觉软弱不应让我们灰心,不来亲近基督。基督已经知道我们本体软弱。祂知道我们是尘土。祂对软弱伤心的牧师充满怜悯。神在祂爱子里看软弱的圣徒,看他们都是可爱。

布鲁克(Thomas Brooks,1608–1680):“最软弱的基督徒就像最刚强的基督徒一样,同样大得称义、罪得赦免、得神儿女的名分、与基督联合,在基督里有同样极大的益处,与活在世上最伟大、最崇高的基督徒别无两样。”

薛伯斯(Richard Sibbes,1577–1635: “有什么样的怜悯,是我们不可盼望从一位如此恩惠的中保(提前2:5)这里得着的?祂取了我们的本性,让祂可以施恩。祂是擅长医治各样疾病的医生,特别擅长缠裹破碎的人心。”

清教徒优雅写到耶稣基督超然美丽,配得称颂。疲倦、耗尽的牧师需要得到提醒,要重温与充满荣耀、全然美丽的耶稣基督联合的荣耀。

汤姆斯·亚当斯(Thomas Adams,1583­–1652):“基督是整本圣经的总和,每一页,几乎每一行都预言、预表、预示、展示、彰显基督,让人可以寻见,圣经只不过好像是包裹婴孩耶稣的襁褓……祂是生命和光,是日头和总纲,为所有完全的祝福创始成终。”

约翰·弗拉维尔(John Flavel ,1627–1691“在祂身上找不到任何不可爱的地方,因此在祂里面的一切都是全然可爱。正如神的每一束光线都为宝贵,同样在基督里每一样事情都是宝贵。谁能用天平衡量基督,告诉你祂价值几何?祂包括了一切美妙之事:祂把一切美妙汇总,封存起来。如单独一颗星星闪光,有特别荣耀的事,都在基督里汇聚,如充满荣耀的星云。‘父喜欢叫一切的丰盛在祂里面居住。’(西1:19)注目一切受造之物,纵观宇宙,观察一样事情的力量,第二样事情的美,第三样事情的信实,第四样事情的智慧;但你在它们当中找不到任何一样如基督一般卓越。祂是饥饿之人的粮,口渴之人的水,赤身露体之人的衣裳,受伤之人的医治,凡人心能渴慕的一切,都可以在祂里面找到(林前1:30)。”

何等震惊的是,这位美丽的主竟替我们死,为我们的罪流出祂自己的宝血,在十字架上作我们的代替。

约翰·弗拉维尔(John Flavel ,1627–1691“如果赦罪对一位被定罪的罪犯来说是甜美,那么耶稣流血,对于一个被律法定罪、良心颤抖的罪人来说,这必然要带来何等甜美呢?若得救脱离残忍的暴君,对一个可怜的俘虏来说是甜美,那么被奴役的罪人亲耳听到耶稣基督宣告得自由得拯救的声音,这必然是何等甜美?”

凭信心,灰心沮丧的牧师可以超越目前试炼的黑暗,仰望在基督里神应许光明的盼望。约翰·班扬(John Bunyan)认同这一点:“信心在神一个应许当中看到更多的帮助,超过其余一切的拦阻。” 信心在基督里仰望神,面对我们一切的恐惧,我们一切的缺乏,我们一切的苦情。

威廉·布里奇(William Bridge,1600–1670:“信心帮助对抗一切的灰心。盼望、信靠、等候神,这些若不是神设立对抗一切灰心的唯一途径,也是祂设立的特别途径。”

布里奇接着描写了在灰心基督徒和神之间的一场对话:

“虽然神强大,有能力帮助我,但我担心神不愿帮助我。我知道神能,神足够强大,但我害怕主不愿意,所以我灰心。”

“主说,放心,因我的名是怜悯。耶和华,耶和华,大能的神,这是我的名。因此我能帮助你。我的名是怜悯,因此我愿意帮助你。放心!我的名是恩惠。我显怜悯,不是因为你良善,而是因为我良善。我也不是根据你配得,而是出于我无条件的爱,显出怜悯。”

“啊,但我一直犯罪,我犯罪已经很久,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五十年。所以我担心神对我没有怜悯。”

“但主说,放心,因为我的名是长久忍耐。我不轻易发怒。你罪极多吗?我有极多的良善。我赦免,就连所有各种各样的罪都赦免,这是我直到永远的名。”

主耶稣基督是灰心软弱的牧师完全的喜乐和力量。他到世上来救罪人,让我们的心爱慕祂。

布鲁克(Thomas Brooks,1608–1680):“在这个世界上,基督最伟大的计划就是发出大能,让祂百姓的心爱祂。确实,这就是从亘古以来在祂心目中的计划。这计划让祂放下祂的冠冕,背起我们的十字架,脱去祂的衣袍,穿上我们的破烂衣裳,被定罪好,使我们可以得称义,承受大能神的忿怒,使我们可以永远在祂怜悯的怀抱当中。祂赐下祂的灵,他的恩典,是的,祂赐下祂自己,赐下这一切,为的是让他百姓的心爱祂。啊!谁的心能明白,谁的口舌能诉说这无比的爱!基督说,我永远是你的,我的恩典永远是你的,我的荣耀永远是你的,我的义永远是你的,我的一切所是,我的一切所有永远都是你的。哦,先生们!这是何等屈尊俯就的爱,这是一位何等的基督!”

不管侍奉时多么艰难,多么忙乱,灰心的牧师都可以欢喜知道,通过基督他已经与神永远和好。

汤姆·华森(Thomas Watson, 1620–1686):“我受逼迫,但我有平安;我贫穷,但我有平安;在狱中,但我有平安;在旷野,但我有平安;虽然全世界都反对我,神却与我和好,我的灵魂有平安。和平的神是大能的神。祂应许赐人平安,祂的应许不会过于祂能成就的。祂能创造平安。祂能使我们的仇敌与我们和好。祂能对骄傲的风浪说:“住了吧!静了吧!”风浪就听了祂。祂能赐我们安息,脱离患难的日子;祂能赐我们安息,经历患难的日子。祂能赐平安给祂爱的羊。”

布鲁克(Thomas Brooks,1608–1680):“我曾是奴仆,但现今我是儿子;我曾经死了,但现在活了;曾经我是黑暗,现在我在主里是光;曾经我是可怒之子,要承受地狱,但现在我承受天堂;曾经我是撒但的奴仆,但现在我是神的自由人;曾经我落在捆绑的灵之下,但现在我是服在赐我儿女名分的灵之下,这灵向我印证我罪得赦免,我的人得称义,我的灵魂得拯救。”

清教徒明白耶稣基督是应许要建造祂教会的那一位。我们是祂的仆人,但作为天地的主,祂不受人手的服侍,仿佛缺乏什么。祂是祂群羊的牧长,唯独祂是行使主权引导捍卫祂百姓,直到得荣耀的那一位。

约翰·欧文(John Owen,1616–1683在死前一天,给他最好的朋友写了最后一封信,表达了所有福音工人可以在我们这位大能的主里面得到的奇妙信心:“我要到祂那里去,祂是我灵魂所爱的,其实是祂用永远的爱爱我——这永远的爱是我一切安慰的根基。我将要离开在风暴中的教会这条船,但只要这位伟大的领航员还在这船上,损失一位糟糕的舱底摇橹手,这就微不足道。活下去,祷告,盼望,耐心等候,不要灰心。应许是战无不胜的,祂绝不离开我们,绝不弃绝我们。”

愿基督大能的应许点燃我们的信心,直到我们最终见祂,与祂面对面。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