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讲道评估的价值和挑战

Article
2017-12-06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Value and Challenge of Sermon Review

翻译者:侯淑婧

 

每周我们的服事同工都会聚在一起祷告,对教会的服事进行评估以及做计划。开会的一部分包括对我的讲道进行评估。我们昨天刚刚进行了评估。

我先要承认,评估我的讲道对我来说并不那么容易接受。准备讲道和正式讲道既是私下的操练,也是公开的操练,是非常个人化的。一篇讲章不只是一篇演讲稿。讲章本身是要解开神的话语,以使它深入人的内心,暴露人的罪,挑战人改变,直面老我,使人归正,还能安慰人心。它所暴露出的问题是很私密的,因此,研读的过程常常也是很私密的。研习一段经文就好像和神摔跤一样。经文所教导我的远远超过我能教导给别人的。因此,我在讲台上所讲的就不仅仅是表面的信息,而是给接受之人带去生命的气息,给拒绝之人带去死亡的宣判。讲道是场争战,而且我同样感受到在听众心里正在进行的争战。当我讲完的时候,感觉已经精疲力尽了。我把整个过程比作是生孩子。确定经文就像是受孕,研经就像怀孕,讲道则是生产的过程。

我想说的就是,当有人质疑或批评我的讲道时,感觉就好像他们在批评我的一个孩子。怎么会有人要这样做呢?而我怎么会允许他们把这个当作每周一的例行公事呢?

昨天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下面是发生的大致情况。(顺便说一下,我并不会带领评估讨论讲道的环节。我发现,如果我尽可能地不发言,其他同工更能够自由诚实地分享。)

克里斯:“你们怎么看昨天的讲道?有什么收获?”

大卫:“引言和第一点都太长了。细节部分和背景介绍把我搞糊涂了。但是,最后那四点应用都是精华。我希望你砍掉开头的大部分内容,那样你就更加能够强调和展开最后的部分。”

强尼:“我很喜欢引言和你在第一点给出的背景介绍。实际上,在引言部分你给出了应用,我就知道了你要把内容引向哪个方向。我很喜欢这次讲道,从你讲道的方式真的感受到了经文的分量。”

内森:“我同意大卫说的。开始的地方信息量太大,最后的应用不足。”

布赖恩:“我很喜欢背景介绍的部分,我认为对于理解下面的内容是非常必要的。它使我可以紧跟讲道内容。”

还有更多的内容,但这些给你一个大致的概念。像这样的对话每周一都会有一次。

以下是我带领同工做这件事的原因。

  • 作为一个讲道人,我需要提高,总是需要不断提高。如果我不够谦卑,不能承认这一点,我就不配讲道。
  • 我的讲道永远做不到完美。而我需要不断地培养自己谦卑,因为我很容易自怜和自大,尤其是周一的时候。
  • 如果同一篇讲道对我的同工产生了不同的影响,那对于我的会众又会有多么不同呢?这样做就很好地提醒了我,如果我想帮助会众中不同类型的人成长,我就需要改善我的演讲,使得他们都可以从讲道中获益。
  • 如果我想给我的同工提意见,帮助他们改善讲道,那我就需要树立起聆听有益批评的榜样。
  • 我希望营造一种氛围,我们教会可以在私下里敞开地、不带自我防卫地聊一些敏感的话题。如果带领者们可以学习这样做,那么其他人将更容易跟随。
  • 我希望和不仅爱神,也爱他人(包括我)的人一起服事。我不希望他们惧怕我,我希望的是他们爱我。如果是这样,我必须先爱他们。而如果我爱他们,我就会珍惜他们的付出,甚至恳求更多。如果他们惧怕我,可能就不会诚实对我。

我现在讲道的方式和过去不同。我希望十年后,我的讲道也和现在不一样,希望会变更好。为着那个目标能实现,我就需要诚实的反馈。我很感恩有一个事工团队可以为我提供反馈,即便他们从来没有达成一致。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