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谁来挑选诗歌?

Article
2017-08-28

原文标题与链接: Who Should Pick the Music?

翻译:咸燕美

 

“我只是想知道,到底谁来负责?”这句话给我的处境带来了光明。我刚刚结束自己的候选讲道,正打算在会众问答环节之前吃个简单的午餐。但饭没吃成,就被长老团主席和临时执行牧师拖到了后面房间,和主领崇拜的牧师一起匆匆召开了一个临时会议。他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入主题:

如果我被呼召成为主任牧师,谁来决定主日上午证道之前的服侍?谁来挑选诗歌?谁来决定崇拜流程?简单地说,谁负责?

这个问题很合理。此前已经一直由他来负责做这些决定,很显然,我在候选讲道中已经给了足够的暗示,因此他想知道事情是否会有改变。实际上我确实打算,作为新的主任牧师,我会最终承担所有的敬拜流程的责任。甚至包括挑选诗歌。我就照此对他说了。

尽管有圣经原则来支持我的答案,但最后还是要谨慎务实。根据圣经,我认为应当由某位长老来监督崇拜服侍中挑选诗歌和其它的工作细节。谨慎地说,我认为负责讲道的牧师承担这个角色比较好。

这里是支持上述理念的三个理由。

唱诗即教导 

我们通常认为唱诗是在表达我们对神的敬拜。这没错。但并非全部。诗歌教导并加强了我们对神的认识,而且因为诗歌是以音乐的形式呈现,它们给会众带来的影响,往往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加深远。正如19世纪英国公理会牧师戴尔(R. W. Dale)在他一系列的耶鲁大学演讲中所说,“如果让我为一个教会写赞美诗和音乐,我才不关心谁写了神学”(《布道九讲》,(Nine Lectures on Preaching),1878年,271页)。他或许有点夸张,但并不为过。

保罗教导歌罗西的信徒用“诗章、颂词、灵歌”互相劝戒,彼此教导(歌罗西书3:16)。既然我们一起唱诗的时候就是在教导,长老们就有责任监督,特别是教会中主要负责教导事工的牧师/长老(提多书1:9)。我们如果不关注教会中周复一周唱出的歌词,就没有顺服我们作为长老的呼召。当然,这并不是要求主任牧师个人去挑选所有的诗歌。但这的确要求他对此熟悉并认可。在我们教会,我会和崇拜主领密切合作,他更熟悉现代音乐,而我更熟悉赞美诗歌。我们是个很好的团队,但我作为长老是最终的负责人。

音乐塑造文化 

除了诗歌的外在教导,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使用的音乐以及使用的方式,塑造并定义了我们教会的文化。对于那些经历过有关崇拜的战争的人来说,我根本不需要解释这一点。这些战争如此激烈,因为它们本质上是文化的战争,音乐在其中代表了两代人之间更大的鸿沟。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位植堂者都希望团队中有志同道合的音乐家。这就是为什么教会增长专家建议你采用与目标人群风格相合的音乐。因此从务实的角度出发,如果牧者想要领导塑造教会文化,就要参与到挑选诗歌的决策中。

但如果你想要以一种基于圣经的反文化的方向带领教会呢?如果你想要一个跨年龄的教会,藉着唱对方熟悉的诗歌来彼此热切相爱呢?如果你想要推动会众开口唱诗,而不是一个被动的演唱会经历呢?如果你想要鼓励那种并非用表演价值来驱动的崇拜文化呢?如果你想要集体崇拜表现出更多的委身,而不是得意和开心呢?

卡尔·楚曼(Carl Trueman)已经敏锐地问道,“忧伤悲惨的基督徒该能唱出什么?”(《疾驰的代价》(The Wages of Spin),158页)。在我们不断强调开心快乐的现代基督教音乐界,这是个好问题。如果所有你想要的只是一个青年俱乐部,婴儿潮一代俱乐部,或都市潮人俱乐部,那么把音乐交给乐队。他们将会做得很好。但如果你想要一个丰富多样彼此交融、极度会众化的、抵抗娱乐世界的价值观的教会文化,那么,牧师,你必须引导这个方向,因为它不会自己转过去。

整个崇拜以真道为中心 

圣经中很少明确指出,我们在集体崇拜中当作的事。但作为新教徒,我们相信神的道是一切的中心和顶点,因为通过传道,赐给了我们耶稣,通过听道,我们的信心被圣灵的能力所激发(罗10:14)。正因为这个独特而深刻的真理,由传道人花时间思考并计划接下来的敬拜就顺理成章了,这些包括选歌,因此整个主日敬拜都是为了预备并回应所传讲的道。

在我们教会,这意味着根据讲道经文出来的神学主题来选择不同的诗歌,也据此选择能强化主题、并与主题互动的诵读经文。此外,既然基督徒崇拜的重点是在福音中高举基督,那么在讲道中传讲福音之前,就有机会安排诗歌、祷告、读经,从而使福音可以从讲道主题的角度展开。这样整个敬拜就不仅仅是在服侍所传讲的道,而且也是福音本身的公开宣讲。尽管其他的长老也能做这个工作,但对我来说,讲员最清楚讲道重点,是选择并安排诗歌的最佳人选。

在实际操作中,我要提前想好讲道计划和服侍主题。然后花几天思考我们将要唱的诗歌,读的经文,以及所有的安排。我们的圣约带领人乔尔·哈里斯(Joel Harris)通过他的专业技能和无可否认的超级乐感,与我在过程中紧密合作。这一切完成之后,我和同工团队每周都会坐在一起,检查接下来的主日安排。偶尔,我们不作任何改变。但很多时候团队会提出非常棒的建议,我们一起改进最初的服侍计划。毕竟,负责服侍计划并不等于绝对无误。但所有的微调(有时候是全部更新)都有一个同工不能替代我的背景前提,就是对讲道内容的仔细思考。

如果牧师有能力,就应该负责挑选诗歌。如果能有其他人帮忙,就应该使用他们。但无论如何,应该由长老来挑选诗歌,而不是交给乐队。参与讨论每个主日上午安排的人并不只有我,但作为真道的仆人,我开启这个讨论,并设定讨论的终点。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事无巨细的控制。这样做仅仅是为了从开始到结束,我们唱的每一首歌,敬拜的每一个部分,都是在服侍真道。因为藉着真道,我们有了基督。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