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你错误的教会观正在伤害我们

Article
2018-04-02

原文标题与链接: Your Bad Ecclesiology Is Hurting Us

翻译:陈昊

 

“教会是什么?”

这是我最害怕遇到的问题。28岁时,我从某个宣教事工团队领袖升任区域事工主任。那时,我和其他10位团队领袖所代表的是80位在10/40之窗的一个国家服侍的全职宣教士,我们每月举行一次领袖会议。多数时候,会议如我们所预期的,以激励和鼓舞为主。我们讨论宣教策略和成果,门徒增长和未来的倍增。但讨论着讨论着,就有人开始问那个或者其他类似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不是建立教会?我们正在建立教会吗?啊,等等,我们对教会的理解是一致的吗?什么使一间教会可以称之为教会?

我害怕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而且更糟糕的是,经过一次又一次毫无结果的讨论,我发现会议中的每个人都对答案不甚了了。不要说我们不清楚什么是健康或好教会的标志,就连什么是教会我们都不知道。一间教会和25个大学生的聚会有什么不一样?一间教会和30位商人的查经聚会又有什么区别?我们的讨论常以这类的问题开始。

对我们来说,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学术层面的。我们亲眼见证着上帝的恩典,祂藉着我们工人的事奉结出很多福音的果子。就在我们讨论那些议题的那个星期,就有很多信徒要聚会,包括那些接受我们门训的人。他们还嗷嗷待哺,依赖我们给他们更多引导。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我们其实并不能给予更多。

类似的情况到处都在上演

进入宣教领域十九年以来,我在许多不同的机构和地区都耳闻目睹着类似的情况。西方的宣教士们往往对教会这个话题讲得不多,至少不是按照圣经清晰地讲解。当然,要感恩的是,在福音派圈子里,信徒对福音一般都很清楚,圣经的无误一般都得到肯定,神学的重要性往往都被承认。不过,教会观呢?

如果你问一问认识的宣教士,他们的事工和教会建造的关系是什么,可能你无法得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如果你问他们,如何定义教会,健康教会的标志是什么,结果仍是如此。

而事实上,当你和别人同工,差遣宣教士,支持他们时,你也在传递你的教会观。不过,数年来的经验告诉我,我们在传递一种错误的教会论

这给宣教事工所带来的结果也是悲剧性的。

为何如此?

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或许有很多,我想说的有三个方面:

1. 差传教会常认为宣教可以委托给别人去做。

教会领袖自己教会的事务已经令他们精疲力竭,因此监督和供应宣教士的工作令其难以应付或无法胜任。

当然,通过一些机构来满足这些需要有很多好处,可问题在于教会常高估了差传机构的功能。例如,要评估一个人的恩赐和能力,首先应该是在他对地方教会生活的委身中进行,其他的评估流程不能取而代之,更不能到了急需教会评估的时候,才用一张快速调查表草草了事。

2.差传机构接受委托,却对教会教义不清

差传机构通常或者是应某个特定的宣教诉求而建立,或者在建立时找一个目标。有的关心某个特定的群体,如在学生群体或商人群体中传福音;有的意在神学课程方面训练教会领袖;还有的要在某一地区和族群中建立新教会。

不过付之阙如的是,在考量是否“成功”的时候,这些机构似乎都缺乏对教会健康的长远考量。作为我自己差传机构的中层领袖,我清楚地记得在机构量化的目标(你开展了多少新的小组?)与事工长久的活力之间存在多大的张力。尽管我希望更多考虑事工的健康,而不仅关心纯粹的数字,但我的这些企图大都无疾而终。

3.宣教士自己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俗话说,“没有目标,则什么都是目标”。每个身在工场的宣教士都想做得更好,他们与人分享信仰,训练新信徒,并求神祝福自己的工作。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但这不等于他对教会、以及对教会如何按照圣经的原则运作、如何预备未来的宣教有清楚的图景。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不明白上帝的话语关于地方教会的教导,也不知道地方教会在大使命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

可以做什么?

作为牧师,你如何开始传递更好的教会论?

1.实际评估你的宣教事工

你了解你差派出去的人质素如何吗?你知道他们在工场上在做什么吗?你有没有要求他们详细地报告他们的事工?你有没有将他们的事工进展作为教会祷告生活的一部分?你教会的领袖和会员期待藉着你的宣教士建立健康的教会吗?

2.将保罗的第一次宣教之旅作为宣教典范(徒13-14)

要关注宣教士的质量而非数量。圣灵引导安提阿教会差遣他们中间最好的工人保罗和巴拿巴(徒13:2)!鼓励那些在你们教会已经服侍的工人为参与宣教而考虑和祷告。

让宣教士的事工成为你们教会生活的中心。差遣保罗和巴拿巴是在全教会的禁食祷告中进行的(徒13:3)。同样,你应考虑如何在你自己的教会为自己的宣教士们持续祷告。利用教牧祷告和教会祷告聚会作为为你所支持的宣教士和全球宣教事工有规律祷告的时间。

鼓励你的宣教士关注建立健康的教会。保罗和巴拿巴不止于教导和门训;他们不断地探访和牧养,直到每个教会都按立自己的长老为止(徒14:23)。很可能,这也是安提阿教会希望他们做的。因此,你们的准宣教士所作的计划应该清晰地包括如何建立教会,以及将教会健康作为牧养的方向。

邀请休假的宣教士向教会作详细报告。保罗和巴拿巴聚集教会,“述说神借他们所行的一切事”(徒14:27)。最近一次休假,几个教会的长老团邀请我向他们述职,我当然很乐意!宣教士打心底希望知道支持他们的教会在建立本土教会的方方面面都与他们同在。若是教会除了想看几张当地人微笑的图片之外,还想让我们分享更多,这个责任我们欣然承受。

3.事半功倍

归根到底,我们所传递的坏的教会论来自于一种根深蒂固的西方观念:越多越好。我们派出越来越多的工人,向他们索要越来越多的果效;我们用决志的人数和新教会的数量的多寡来衡量是否成功,却从来不问皈信者和教会是否健康。我们里面知道我们的现行体系重广度而不重深度,却不知道如何改变这一现状。

或许一个简单的开始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的方向转变为用更好的方式支持更少的人。把更多的钱交给更少量的宣教士;挪出一部分钱用来派长老们定期探访宣教士;尽可能让休假的宣教士花更多时间在教会分享。除此以外,将他们的事工当作你自己的事工。你的目标不仅是要建立一个健康的教会,还要看到在你的宣教士所在之地,无数健康的教会拔地而起。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