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恰当地离开你的教会:对迈克尔·劳伦斯的采访

Article
2018-08-21

原文标题与链接:Leave Your Church Well: An Interview with Michael Lawrence

翻译:刘成壁

迈克尔·劳伦斯最近从一间教会换到了另一间,九标志咨询了他在换教会的问题上如何有智慧地行动,包括去新教会面试还有和现教会告别的过程。

九标志: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山浸信会担任了八年副牧师之后,你即将到俄勒冈州波特兰的鑫森浸信会担任牧师职务。请告诉我们你是怎样做出这个决定的。

迈克尔·劳伦斯:三四年前,我开始希望能在平时有更多讲道的机会。所以我和我的妻子讨论:我们应该对离开现教会保持开放的态度吗?这之后,大约两年半以前,我和主任牧师狄马可(Mark Dever)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也同意我的意见。然而,我们也一致同意我不应该漫无目的地到处投简历,而是祷告并等候主的安排。不久之后,我了解到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鑫森浸信会需要一位牧师。具体细节就不说了,总之我最终开始了应聘牧师的流程。

九标志:在应聘的过程中,你是如何同时与鑫森浸信会和国会山浸信会沟通的?你什么时候让后者知道这件事?

迈克尔·劳伦斯:首先,我向鑫森的聘牧委员会明确表示我现教会的主任牧师、长老团以及所有会众都会参与我应聘的过程。他们习惯与那些想私下应聘的牧师打交道,所以当我说我想将其公之于众时,他们感到很惊讶。我不想照惯例去做,因为教会是我的家人,我想知道他们的想法,我看重他们的意见。而且我已经与他们立约了——我不能随意贸然地离开他们。

在双方教会彼此访问的前几个月,我告知国会山浸信会我正在与另一个教会进行沟通。我解释了沟通的目的,并且请求教会的祷告和反馈。

然后,当聘牧委员会差不多要来的时候,我让会众知道:“聘牧委员会将在下周访问,我会向你们介绍他们,也希望你们多与他们交流。“我同时也告知聘牧委员会我要把他们介绍给整个教会。

星期天他们来了,我让他们在我讲道的那场崇拜中起立,我为他们公开祷告。

那个周末,聘牧委员会还见了教会的长老,工作人员和其他会众成员。实际上,我在他们面试我的同时也在面试他们。但更重要的是,我的教会正在面试他们,他们也明白这一点。如果我要去,那是因为这个教会差派我,不是因为我自己要从她身上挣脱出来。

九标志:那么在聘牧委员会参观国会山浸信会之后发生了什么?

迈克尔·劳伦斯:聘牧委员会参观国会山浸信会后,他们邀请我访问他们教会。当然,既然我们这边非常公开透明,他们也意识到他们应该将整个过程更加公开化。这让我们在访问期间得以和长老、同工和教会成员进行了许多富有成效的对话。

这也让他们教会有时间思考和祷告。聘牧委员会在教会的提名经常是出其不意的。他们私底下工作很长时间,然后在一个主日突然宣布,“我们有一个牧师候选人,他下周日会在这里讲道,然后我们就投票!“这会让会众来不及思考和消化。

九标志:你是否在十月份告诉他们你第二年八月之前都去不了?

迈克尔·劳伦斯:是的。我想好好结束在国会山浸信会的一切,我也不想让我的孩子被迫在学期中间搬家。

我后来才知道聘牧委员会中有些长老一开始认为:“不行,我们不能等他那么久。“但后来他们再次想这件事,意识到:“这是一个愿意照顾家人的男人,这就是我们想要的那种人。因此,我们不应该因为他做了我们期望他来到这里也会做的事而拒绝他。“

九标志:而且你告诉他们,即使你八月来,你也不会在十月之前开始讲道?

迈克尔·劳伦斯:没错。我对长老们说的是,“看,你们已经有了一种教会文化,但我不了解它。我不想经常因为没有时间了解这些而无意中冒犯你们。相反,当我真的冒犯你们时,我希望我是有意这样做的!“

我应该留下还是离开?人们犯的错误

九标志:在决定是否要从一个教会转到另一个教会的过程中,人们常犯哪些错误 

迈克尔·劳伦斯:首先,人们在私下做个人化的决定。也许人们会与他们的妻子、之前神学院的教授​、神学院的朋友,或其他教会的牧师交谈,但他们都是地方教会以外的人。人们没有与除了妻子之外最重要的人交谈,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会众:既包括带领会众的长老,也包括全部会众。

其次,人们通常只看到当前教会的负面因素以及另一个教会的潜在积极因素,并依此做出决定。

第三,人们可能简单地想,“更大就是更好。”更多的钱,更多的同工。有些事情本身是好事,但它们不能从根本上决定你是否要去另一个教会。

不过,如果你现在的教会无法为你的家人提供足够的物质供给,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能的话,教会应该让牧师摆脱世俗事务的纠缠。但是,假设新教会能够照顾你的需求,你也不应该仅仅因为有机会赚得更多世上的财宝而离开。

第四,人们通常倾向于相信聘牧委员会对于他们的溢美之词,还有目前教会中人们对他们的所有批评。两者都很片面。

即使敬虔的聘牧委员会也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试图达成协议。也许他们一段时间没有牧师了,他们害怕如果他们不恭维你,或者让你看到他们的教会的真实景况,你就不会去了!

如何决定是否离开你的教会

九标志:对于正在决定是否离开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吗?

迈克尔·劳伦斯:首先,这是件需要恒切祷告的事。

其次,在早期,你需要请智慧的建议者参与对话:你的妻子,你的主任牧师(如果你不是主任牧师的话),你的长老同工,其他主要的教会领袖。最终,全体会众需要成为你决策过程的一部分。

第三,你需要清楚你为什么想要离开,什么是你离开的充分理由。

九标志:那有什么充分理由呢?

迈克尔·劳伦斯:也许神已经关闭了你事工的大门。也许你的恩赐缺乏良好的使用范围和自由,因此存在作管家是否忠心的问题。这也是我自己的情况。我想全职讲道,但显然作为副牧师我不能这样做。也许你不再与教会在认信的教义上一致。也许教会无法充分照顾并支持你的家庭。

关于面试的建议

九标志:你是如何处理面试的过程的?

迈克尔·劳伦斯:我希望尽可能在愉快的前提下保持耿直。我试着去想教会所有可能不接受我的理由,并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我不想过度美化自己。即使教会在一开始就受到向我推销他们自己的诱惑,作为牧师候选人,我试图向他们自我推销的试探也同样存在。

九标志:你是如何受到自我推销的试探的?

迈克尔·劳伦斯:就是想要弱化自己会冒犯到他们的教义或牧养实践的认信的可能性。

九标志:你能举几个例子说明你做了哪些事吗?

迈克尔·劳伦斯:我确保了他们明白我是五点加尔文主义者。我解释了它的具体含义,这是为了确保我们在神学上一致。

他们需要明白,我相信崇拜的限定性原则:我认为圣经足以告诉我们如何在聚会中敬拜神。

在所有这些事中,我把自己的态度都表明得很清楚。这不是为了伤害任何人,而是为了确保在我到那里六个月之后,他们不会到我面前说:“你从来没有说过你相信这一点!”

九标志:所以让我们总结一下。你能给人哪些关于应聘牧师的注意事项 

迈克尔·劳伦斯:首先,要明确你的神学认信。明确那些你甘愿冒着被解雇的风险也要持守的教义和牧养实践。如果你不明确的话,你会很容易随流失去。

其次,尽可能使流程透明化。这是保罗事工的特征之一;他指明他的事工不是秘密进行的。与自己的教会保持透明,也和你想要去的教会保持透明。这是我提到的“明确被解雇也要持守的信念”的一部分。试着想出他们可能不喜欢你的所有理由,然后告诉他们。

如何糟糕地离开教会

九标志:如何糟糕地离开教会?

迈克尔·劳伦斯:一个错误的方法就是搞突然袭击。你在一个星期天告诉会众下个主日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他们心爱的牧师了。

这跟我们离开前没能找好继任者有关。我们的部分工作是确保我们在离开之前就找到别人代替我们的角色。理想情况下,一位即将离职的牧师——特别是主任牧师——应该在整个考虑继任者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另一个错误与你的家人有关。你想:“好吧,我已经领受呼召,要开始新的工作,所以我们马上就得走!我不管现在是二月份,得让孩子马上转学。”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神呼召的一部分是让你成为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所以你需要好好计划,带领你的家庭平稳渡过这个阶段。

当然,另一个常见的错误就是撒手不管。你还领着教会发的工资,但实际上,你基本就是在放假,直到你离开。

你也可能过犹不及,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教会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这也是一种糟糕的离开方式。

理想情况下,你需要计划一个可能带来悲伤气氛、但能保持教会事工兴旺的离职期。这意味着你要谦卑地以一种能好好服事会众的方式将自己从事工中抽离出来,这不应是出人意料的过程。

关于转到另一个教会的提醒

九标志:假设你已经接受了呼召决定离开,你现在应当做什么呢?给我们一个待办事项清单吧。

迈克尔·劳伦斯:首先,你需要坐下来计划两边的过渡期。没有人会替你做这件事。对于你要离开的教会,问问自己,“我怎样才能逐渐将自己从这里的事工中抽离出来?怎样才能找到人接替我的角色,让会众在我最后离开时悲伤几天就很快恢复?”在新的地方,他们会希望你能够立刻开始牧会,但你需要问,“我怎样才能在此过渡期进行长远的规划?我需要什么帮助,好长期负起这边的轭?”

其次,我认为你需要做好在一段时间干两份工作却只拿一份工资的准备,你得能够心甘情愿地忍受这一点。

第三,你大概需要争取你要去的教会中领袖的帮助,在教会中建立一些合理的沟通接触的界限。

九标志:有什么可以让你的继任者顺利过渡吗?

迈克尔·劳伦斯:你需要成为他最大的支持者。你卸任的一部分工作是教导你的会众正确地重视并支持他准备开展的事工。

你的会众从下一位牧师那里受益的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装备他们的程度。多年来,你是否教你的会众听神的话而不是人的话?在你考虑离开之前,你是否曾鼓励他们听别人在同一个讲坛上讲的道?这将使他们准备好听你的继任者讲道。还是说,你在会众中建立了一种对你自己的崇拜?这会给过渡期带来无法避免的痛苦。

九标志:那怎样处理特定关系的过渡呢?你如何处理特定的门徒训练和辅导关系?

迈克尔·劳伦斯:关于我在国会山浸信会所有的个人门训关系,我做的一件事就是看看我的日程安排,找到我和门训对象最后一次见面的时间。然后,我在这最后的见面期间会和他进行一系列深入的对话。我会告诉我的门训对象我非常珍视我们的门训关系,对他表示感谢和鼓励。另外,我还会问一些很重要的问题:“你接下来打算和谁见面?谁会接替我的位置?你又会开始辅导谁?“

在我的辅导关系中,我让人思考谁将成为我的继任者,以此为我的离开做好准备。这又回到我前面说的,即你不是不可或缺的,以这种方式恰当而非突兀地离开。你已经被神使用了一段时间,现在你最后的用途就是预备人们的心,让他们欢迎你的继任者的到来。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