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福音信息

救赎替代刑罚的爱情故事

Article
2019-12-10

原文标题与链接: The Love Story of Penal Substitutionary Atonement

翻译:咸燕美

 

数百年来,教会一直将替代刑罚的救赎作为福音的核心。没错,十字架也彰显了神的爱,祂对罪的恨,以及祂救赎子民的承诺。而所有这些想法的背后,都是十字架的逻辑,在十字架上,无罪的替代者代替罪人被钉,担当他们的罪孽和羞辱,忍受他们的刑罚和厌弃,从而使罪人得着神的赦免和悦纳。

但在最近,替代刑罚的救赎(PSA)陷入了困境。人们抨击它,认为这是一个冰冷、枯燥的神学概念,受到的影响更多地来自西方法律概念,而非圣经中慈爱的神。人们拒绝它,认为它将天父过分扭曲成宇宙虐童狂。它被更加吸引人的十字架故事,诸如买赎或者牺牲之爱的说法排挤。这些批评具有很强的情感力量。人们“觉醒”到,伪装成基督教的西方思维模式已经造成了很大损害。他们意识到虐待儿童的可怕,这已经毁掉了他们周围很多亲戚朋友,甚至他们自己。他们渴望一种对十字架的感性诠释,而非逻辑分明,充满力量而非令人尴尬。

这些既是神学上的障碍,也是情感上的障碍,如果我们要教导并捍卫替代刑罚作为救赎的核心,需要的就不仅仅是系统神学中枯燥的逻辑论证。毕竟,如果它只是一个“理论”或者逻辑架构,我们也许可以设计出更好的理论,发展出不那么情绪化的架构。感恩的是,我们在圣经神学中拥有所需要的东西。神给我们接上连线,让我们可以听到那些对心灵和头脑诉说的故事。当我们讲述替代刑罚的圣经故事时,发生了两件事。我们的头脑开始明白替代刑罚是整个圣经故事线的核心。而同样重要的是,我们的心开始明白替代刑罚是神之爱的故事。

不是理论,而是故事   

替代刑罚的故事是从哪里开始的呢?从创世记第3章开始。神曾经吩咐,亚当和夏娃吃分别善恶树果子的那日,必定死。神是信实的。当他们不顺服时,就在神的咒诅之下灵性死亡。但他们并没有肉体死亡,至少没有立刻死亡。相反,两只动物死了,神用它们的皮子作衣服遮盖他们赤身露体的羞辱(创3:21)。没有任何地方使用牺牲或代赎的字眼,但画面明白无误。替代者的肉体死亡遮盖了他们的肉体羞辱。

快速来到创世记第22章。神已经进入与亚伯拉罕及其后裔的盟约关系,要保障创世记第15章的约。神曾起誓说,如果他不能守约,神自己将承受死亡的刑罚。但现在神要亚伯拉罕将他独一的儿子献给主。是因为亚伯拉罕犯罪背约了吗?经文没有说。我们只是被告知亚伯拉罕顺服了。但就在亚伯拉罕要杀以撒的时候,神不仅阻止了他,而且还预备了一只替代的公羊,双角扣在稠密小树中。如果说此前还不那么清楚,那么此刻替代已无可逃避。以撒活下来了,因为神预备了别的来替代他。

这一切在出埃及记第12章的逾越节达到了顶点。一只无残疾的羊羔被宰杀,血被涂在门框上,使屋内的那一家得以逃脱灭命使者的审判。里面的人要吃羊羔的肉,象征着他们对羊羔及其命运的认同和参与。从那时起,替代刑罚的救赎成为以色列与神关系的核心。在所有的赎罪祭和赎愆祭中,献祭者按手在无残疾的祭牲上,意味着祭牲代表了献祭者(利1,4)。祭牲被宰杀,血倒在坛上,献祭者蒙悦纳与神和好。

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这些牺牲被献上。每年一次的赎罪日,代表全以色列的大祭司要为他自己和百姓分别献一次祭(利16)。但不同于逾越节和平安祭,祭司和百姓都不能吃这些祭物。它们是全牲的燔祭。只有神才会象征性地烧尽祭物和祭物所代表的罪。

不是一个问题,而是解决方案

年复一年,十年复十年,百年复百年,以祭牲替代刑罚一直是以色列与神关系的核心。凭着这些祭物,羞辱被遮盖,罪孽被除去。因为祭牲承受了他们应得的刑罚,他们不仅活下来,而且得到神的悦纳。直到下一次犯罪。直到下一个赎罪日。这个过程不断重复。正是在这种无休止的重复中,我们意识到替代刑罚的故事并未结束。问题不在于这些牺牲的残忍或是不配献给神。问题在于它们的无效。“但这些祭物是叫人每年想起罪来,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断不能除罪”(来10:3-4)。

然而,替代者是神从一开始就预备的。从动物之死遮盖亚当和夏娃羞辱的赤身露体,到以撒的替代者,到无瑕疵的逾越节羊羔和圣殿祭物,这些不完全的、暂时的、最终无效的替代者,是神要教导给我们的功课。它们是将来完美替代者的预像和影子。以赛亚在以赛亚书53章提到了这位要来的替代者。他的血能除掉罪孽遮盖羞辱。他的死使献祭者只一次献上,便得永远的悦纳。他的替代是完全合适的,因为他是完全的人。他的替代是完全足够的,因为他是完全的神。

不是逻辑,而是爱

希伯来书的作者在希伯来书第10章把这个故事的所有线索汇集在一起。引用诗篇第40篇作为耶稣所说的,他写道,“神啊,祭物和礼物是你不愿意的,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燔祭和赎罪祭是你不喜欢的。那时我说:‘神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我的事在经卷上已经记载了。’”神并不喜欢祭物,因为祭物最终并不能代表罪中之人。

因此,父神预备了道成肉身的神儿子。祭牲是不情愿、无思考的替代者。但子宣告他的牺牲是甘心乐意,也是完全顺服的。“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祭牲只能在肉体上没有瑕疵。但子在德行上无暇无疵(来9:14)。祭牲必须被反复献上。但子“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祭牲和献祭的祭司并没有长存的生命可以赐给人。但子的祭司职分乃是“照无穷之生命的大能”(来7:16),他所献的祭在复活到永生中被称义,这永生是他赐给所有蒙召之人的(来9:14-15)。

圣经的整个故事线,关于救赎的历史,是神为祂的子民预备替代者,遮盖他们的羞辱,担当他们应得的审判,使他们被祂接纳。这故事本身就是关于不配得的恩典和奇妙的爱。然而自始至终,神的计划和目的不仅是要预备那替代者,而且要在祂儿子身上成为那替代者,祂自己担当我们所不能担当的刑罚,除掉我们所不能遮盖的羞辱。替代刑罚的救赎不仅仅是个逻辑架构,或是神属性骇人听闻的降下。没有比这更令人信服的故事了。因为替代刑罚的故事是一个热忱表达神慈爱的故事。这是祂荣耀的顶点。失去对刑罚的替代,我们就不仅失去了救赎的故事,也失去了神的慈爱和荣耀。

所以牧者们,让我们告诉人们这个故事。不一定要一下子做到。但无论在圣经的哪一处,都不要错过机会指出神为我们预备的那替代者的线索和影子、预备和成全。当我们的人学会看这个故事时,他们也会认识到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爱情故事。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