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来信
来信
九标志问答52:作为唯一的长老,我该如何提名其他长老;讲台上可否不插美国国旗?

我是教会唯一的长老,提名其他长老们需要遵循什么流程?

如果讲台上插着美国国旗,会不会扭曲福音信息?

亲爱的九标志,

我最近在做一个系列讲道,内容涉及成员制、众长老和众执事,我计划着提请会众提名有潜力做长老的人。目前我是唯一的长老。我们的教会在去年分出来植堂的时候,选立了我成长老。关于提名有两种想法:第一,会众私下向我提名,由我决定哪些可以公之于众;第二,一股脑儿把提名全部公布,哪种更适当呢?我倾向于第一种。我知道有几个弟兄会被提名,并且他们也是好弟兄,但是,通过与他们的相处,我知道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我不希望把还没有准备好的人推向会众。

——汤姆

亲爱的汤姆,

我想你的直觉是对的。推荐应当私下进行,但是正式的提名一定要出自你。

必须承认,圣经中长老提名和确认的模式比较模糊。一方面,使徒要求会众“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的人,于是他们就“拣选了”七个人,管理这事,最终承担了执事的角色(使徒行传6:3-4)。另一方面,保罗和巴拿巴在路司得、以哥念、安提阿“选立了”长老,保罗告诉提多要在克里特“设立”(尽管在希腊文里是表示“指定”的另一个词)众长老。还须承认,提多书中使用的这个词没有排除会众的参与,这一点即便长老会也认同。但是,回到第一点,提多“被众教会挑选”与保罗同行去传道(林后8:19)。

由于圣经没有开出明晰的方子,我认为应该把神学判断和牧者的审慎一并考虑。出于我无可辩驳的神学理由,我笃信会众对于确认长老或牧师有最终发言权(加1:6–9 ,提后 4:3的章节中可以推导出结论)。巧合的是,很多(绝大多数?)长老会和圣公会赞同这一点。但是,出于牧者的审慎,我认为长老应该由长老提名。理由至少有以下三个:

第一,能力问题。你是经过会众公开确认的牧长,善于教导,无可指责。当然,大家确认你的职份并不意味着你可以完全越俎代庖,但是,这意味着,当问起谁最有能力把流程向前推进的时候,把宝押在你身上是最安全的。于是,你通过提名来推进流程;会众通过最终确认来确保参与(当我们比较谁下判断的时候,这与林前5:3和12所说的执行教会纪律的流程是并行的。)

第二,牧师间合一和教会合一的问题。想象一下,会众推举并确认了一个人,而你确信此人不合格。你俩将不得不一起工作。于是,每当你俩意见相左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很难解开这个心结,因为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此人应该担任这一职分。你们的这种不合一迟早会影响到全体会众的合一。我甚至可以断言,如果一位牧师认为另一位不符合提摩太前书或提多书罗列的条件(究竟哪些条件会随着具体问题不同而不同),两位牧师不可能长期合作。有一位必须离开。

第三,出于对即将被提名者及其家人的保护。一位年长的朋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他的教会里有一个在诸多方面看上去都很虔诚和受人尊敬的人。从外面看,他具有作为一个好领袖的所有特征。因此,教会中有人按照流程公开提名此人。挑战在于,长老们通过教牧关怀和他的妻子得知,此人在浏览色情网站的罪中挣扎。于是,每次有对此人的公开提名,长老们都会找一个理由拒绝,为的是避免此人和他的妻子遭遇不必要的难堪。

底线:我千真万确地相信会众对于谁担任长老或牧师具有最终发言权,但我也相信让提名由长老们提出,是出于牧者的智慧。如果你是唯一的长老,那意味着提名要由你动议,至少在一开始应当如此。

结语:我们的长老们总是会邀请教会成员(私下里)告诉我们谁应当得到提名。我们很想知道他们看谁牧养群羊合适。有时候,我们得到的提名有点意想不到,经过一番调查,最终很高兴地正式提名他们。我甚至可以放胆说,这类私下里的谈话已经是我们教会文化的一部分。我常听到成员对我说类似的话:“嘿,约拿单,你们长老们最近有没有考虑过让杰克担任长老?”

希望以上建议能帮助到你。


亲爱的九标志:

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在教堂的主堂里摆放美国(或其他国家)国旗真的有用和适当吗?这样做会不会掩盖福音信息?会不会阻碍外国人尽心尽力与我们共同敬拜?抑或这样做表达了我们对于退役军人的尊重,以及展示了我们恰如其分的爱国主义?

我即将在我们教会担任教职,在那里,几十年来一直有在台上悬挂多面美国国旗的习惯。我正在努力考虑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并考虑是否将其列入未来几年内需要改变的事情之一。感谢你的事工和你为此花费的时间。

——杰里米

亲爱的杰里米,

对于你所问的一切,我的答案都为“是”。是的,我们教会建筑中的国旗有可能拦阻福音。是的,它们有可能阻碍外国人感受到我们的欢迎态度。是的,这样做表达了对退伍军人的尊重。至于是否展现了恰如其分的爱国主义,我不确定,我想说,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以上意味着,如果可行,把旗子拿掉,但不要因此而分裂教会。在不分裂教会的前提下,何时以及如何拿掉旗子?我不知道。这要看你是否了解会众,知道如何谨慎而智慧地行事。但是,以下是你想要教导会众的:旧约是神与以色列一族立约,而新约却主动地、有意地、明确地、决定性地、不容置疑地与不分种族的或国际化的万民立约。例如:马太福音3:9、8:11-12、28:18-20,或以赛亚书19:23-25和49:6等经文。我们为什么冒险把一个人的国籍身份与基督徒的身份混淆呢?这岂不是神救赎计划的历史大倒退吗?

要帮助你的会众明白,你们与尼日利亚、日本、阿根廷的基督徒在属灵上的共同点多过你们未信的美国同胞。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把美国人身份这块绊脚石放在其他信徒或者你们正在传福音的外国未信者面前呢?保罗不是具体地演示过这种民族认同的灵活性吗?为了福音的缘故,他愿意在犹太人面前做犹太人,在外邦人面前做外邦人(林前9:19-21)。

请注意,对于许多美国基督徒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以理解的一课。自从约翰·温斯洛普1630年做了《山上的城》这篇布道以来,美国人倾向于把国家和教会混为一谈。如今,这种本能仍然存在,特别是在老一代基督徒中。对这样的羊要耐心一点,不要把观点强加于人。不管他们对于政教关系的理解多么不一致,重要的是他们信不信耶稣?只要信,他们就是主的羊,你要舍得投入时间和温柔在他们身上,就像好牧人舍得在你(还有我)身上投入时间和温柔一样。

教堂在室内挂旗是挺傻的,但我不确定这算不算犯罪。所以,当你有能力的时候,拿掉它,但不要为了它而刺刀见红。


译:WPR;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ilbag 52: Nominating Other Elders When I’m the Only One; American Flags on the Stage.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1-11-01
长老
文化
九标志问答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