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为什么要复兴教会?
Matt Schmucker
|
2024-07-16
我想,这就是所有伟大改革者所做的事,也是今天伟大的牧师所做的事。他们的伟大——如果你想这么说的话——不是来自于几次英勇的行为,而是来自无数忠心日子的积累——他们一直在布道、祈祷和为改革而努力。
植堂建立教会和振兴教会的利与弊
Mike McKinley
|
2024-07-16
植堂建立教会和复兴教会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在目前还没有教会的地方建立一间荣耀神的教会。这两种策略都旨在向社区传福音,而且有一些共同的困难。但每个策略都有其独特的机会和挑战。在这篇文章中,我将阐述从零开始建立新教会(植堂)与振兴现有教会(重新植堂)一些相对的优缺点。
103 期:教会在消亡吗?
Jonathan Leeman
|
2024-07-16
人们通常把耶稣在《马太福音》第五章中所说的“盐”解释为教会的文化保护使命。但问题是登山宝训不是让人保存旧的,而是要展现新的。它是“新人”伦理的特征。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史瑞纳提供的解释更好,他说“盐”在这里是呼吁教会要截然不同……
宗派和文化的衰落与教牧祷告:访谈狄马可
Jonathan Leeman , Mark Dever
|
2024-07-16
这是一篇约拿单·李曼牧师就宗派衰落、文化衰落和教牧祷告问题对狄马可牧师的访谈。
圣经如何提及教会复兴
Bobby Jamieson
|
2024-07-16
振兴教会应该是我们的负担,因为这是神的负担,这一点从我们荣耀的主耶稣基督和使徒保罗的个人事工中就可以看出来。神的子民承载着神的名,所以我们也应该努力坚固那些尚在存活却即将消亡的教会。
达勒姆第一浸信会的改革
Andy Davis
|
2024-07-15
第一浸信会的改革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上帝荣耀最伟大的彰显。我的祷告是,神会使用这个故事在世界各地的其他教会中实现类似的改革,以荣耀祂。
九标志中文信箱#11:没有加入成员的人士领主餐?弃权票怎么处理?薪资之外的红包收入
Joshua Hsieh
|
2024-07-15
在本期九标志中文信箱中,始明牧师回答了三个问题:建立成员制之后,没有加入成员的人士还在领主餐;如何看待成员大会的弃权票;牧者在薪资之外的红包收入。
长老的权柄与会众的权柄有何关系?
|
2024-07-14
长老拥有“话语的权柄”(“authority of counsel” ),他们通过教导圣道来带领会众,他们的权柄基于他们的传道和宣讲。教会整体拥有“治理的权柄”(“authority of command”),长老的权柄在成员资格、纪律,甚至教义等问题上最终只是建议性的。
书评:《前线快讯》,蒂姆·基西 著
Alex Duke
|
2024-07-12
在阅读《前线快讯》时,我认识了许多这样的羊。他们是美好的羊群,在这个星球上,我所能做的就是为他们祷告。不过,一旦我上了天堂,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找到一两只书中的羊,感谢他们坚韧不拔的见证,感谢他们对基督的教会及其胜利的信心,感谢他们对为羊群而被杀的好牧人的坚定信念。
消失的教会?来自澳大利亚的启示
Phillip Jensen
|
2024-07-12
20 世纪 60 年代之前的澳大利亚在理论和实践上都不是基督教国家。今天,我们在某些方面可能更加艰难。但在今天的澳大利亚,作为基督徒有一种实实在在、神圣的独特性,这使得传福音和教会都变得容易得多。
支持 九标志
我们的工作是由我们的读者的慷慨解囊所促成的。立即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