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期刊
期刊
互补主义:审判时刻(第二部分)
Jonathan Leeman
|
2020-11-04
我认为不能简单地说,狭义互补主义者的负担一般都是平等的挑战,而广义互补主义者的一般会是权威和差异的挑战。此外,不幸的是,这些独特的负担如何在某种程度上与美国当今更广泛的政治分歧相一致。左派或许更热衷于平等的挑战,而右派可能更热衷于传统的权威形式挑战。
互补主义的全球视野
Greg Turner
|
2020-07-01
另一个因素是西方世俗文化的普遍影响。现在的世界可能是后殖民时代,但西方仍然通过其娱乐和教育系统殖民全球文化。西方世俗文化仍然在世界范围内承载着智慧和成熟的光环。互补主义在世俗的西方人心目中带有传统主义和蒙昧主义的污名,这种污名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基督徒心中和教会中也会有,尤其是在那些与西方主流宗派有联系的人当中。
五处关键经文和教牧应用
P.J Tibayan
|
2020-06-29
那我们该怎么牧养?祷告男人在爱和带领上成长。为教会的婚姻文化祷告。祷告喜乐顺服神。教导妻子,他们顺服丈夫是表明他们顺服基督。宣讲顺服的美善和在基督里牺牲之爱带来的喜乐。清晰、不断地定义合乎圣经、以基督为中心的爱。定义圣洁的目标。要警醒,因为撒但甚至会滥用圣经的教导。督责男人去爱、带领和服侍。装备成员在当下的处境中顺服和爱。在婚姻的挑战中辅导成员。为了妻子的圣洁,以谦卑带领和爱作榜样。你是否在爱和服侍自己妻子方面成长?你喜悦看到她在圣洁上成长吗?
不可或缺:女性及教会使命
Jonathan Leeman
|
2020-06-16
除了长老之外,女性在新约事工中的职位描述(门徒,见证者,祭司,同工)似乎乍看起来和男性的差不多。在支持教会和长老的工作上,核心责任看起来是相同的。但是当男性和女性开始进入具体事工时,他们所做的事情就能看出不一样,这就像男人和女人唱同一首歌时声音会不同。毕竟,人类的创造历史还在继续,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由男人和女人组成的社会里,在这里神把我们设计成不一样的人。不仅如此,在涉及一些女性特有的事务时,比起弟兄来说,姊妹们更容易发挥作用。
圣经允许女执事吗?亚历克斯·斯特劳奇认为不允许(附史瑞纳的回应)
Thomas R. Schreiner , Alexander Strauch
|
2020-06-11
保罗并非如某些人所认为的,指向这些女人的时候想不出词或是头衔。他是有意识地并且精确地使用单词diakonoi和gynaikes。他在第8-10节中用diakonoi指男性执事,在第12节中又一次这样用。在这两处diakonoi称呼之间,保罗特意采用gynaikas说明这些妻子是男助手最亲近的人。如我理解的,由于监督没有女助手,以弗所的读者明白这些gynaikes只能是妻子。因此,没有必要加上任何的修饰词。
圣经允许女执事吗?史瑞纳说“是的”(附亚历克斯·斯特劳奇回复)
Thomas R. Schreiner , Alexander Strauch
|
2020-06-10
为什么保罗会对执事的妻子提出要求,而非长老的妻子?因为长老对教会的领袖和教导具有更大的责任,所以这一点似乎非常奇怪。但如果他是在谈论女性执事,我们就不足为怪了,因为他根本不是在谈论执事的妻子!
29期:地狱——记住这可怕的现实
Jonathan Leeman
|
2016-05-29
持守“地狱”的教义意味着拒绝中庸。这使得我们要承认罪的黑暗与永恒咒诅的可憎;承认神本体所发的光辉与荣耀会毁灭那些亏缺他荣耀的人;也要承认没有什么比地狱这个事实更应该让我们非信徒的朋友害怕的。相信“地狱”的实在也意味着抵挡这世界堕落的文化与价值观体系,它们一直共谋向我们的心重复那古蛇谗毁人的谎言:“你不一定死”。 鉴于有关“地狱”的教义容易令人遗忘,时常谈论它对我们的信心有益。其迫使我们再次思想神是谁以及我们是谁。我盼望本期九标志期刊能够在这一点上帮助你。
28期:牧养姊妹
Jonathan Leeman
|
2016-05-01
抹掉差异看上去是安全的。如果你把男人和女人“一视同仁”,你就不会冒险得罪任何人。或者限制任何人。或者阻碍任何人。 西方文化中的平权主义,怀揣着美好的动机,要抹掉男女性别的差异。人们穿中性的衣服,喷着中性的古龙水,扮演中性的角色和生活方式。男女角色鲜活独特的差异,有如鲜艳的调色板,被粉碎揉成一团灰暗色调的淤泥。
27期:圣经足够了吗?
Jonathan Leeman
|
2016-03-30
在本期九标志期刊中,我们的主题是关于教会生活中圣经的充足性。鲍比·贾米森(Bobby Jamieson)关于新约教会治理的规范性本质的文章奠定了基调。从那儿开始。对艾德·罗伯茨(Ed Roberts)的访谈接着贾米森的讨论,涉及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我们的处境不应该影响我们带领和建造教会的方式吗?
26期:福音派里的新自由派
Jonathan Leeman
|
2016-03-02
我们广义上把自由派定义为教会内对福音的否认,其危险在于地方教会允许世界的标准充满我们。其发生于我们让这个世界支配我们的信仰和实践之时。或者当我们让世界来对我们的价值观指手画脚:“这些很好很有价值,那些没什么意义”,或者“这才是我们要找的救恩”。一旦我们容让这个世界影响教会的生活与宣教,我们就等于让另一个权威进入神的家,并贬低教会真正的君王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