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悔改归主

“被轻看的福音”之见证

Article
2016-08-31

原文标题与链接:Testimonies of the Underestimated Gospel 

翻译:聂洁敏

 

 

9标志邀请T4G所有大会和讲座讲员及座谈会嘉宾,使用一句话来回答以下这一问题:

你的归信是借助于哪些从人而来的管道和器皿?

泰比·安泰博(Thabiti Anyabwile:我是透过一个主日早间崇拜有关出埃及记32章的讲道而归信的。。

马特·钱德勒(Matt Chandler:我是通过一个好朋友的福音见证而归信的。

狄马可(Mark Dever:我是通过阅读新约圣经和基督徒朋友们的福音见证而归信的。

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我是通过我父母的教导,从我出生的每个主日听教会的讲道而归信的。

里根·邓肯(Ligon Duncan:通过我父母和两个忠心的、笃信圣经、传讲福音的牧师(而归信),他们都是我悔改并在基督里得圣灵重生和得救信心主要的帮助者。

西蒙·盖瑟科尔(Simon Gathercole:我海外留学时,定期参加一个很友好的基督徒团契,在那里我听到传讲的启示录3章20节时,知道那句话是救主耶稣对我讲的,最终我接受了基督信仰。

纪格睿(Greg Gilbert:当我九岁的时候,在教会聆听一位客座讲员的讲道而信主的。

J.D 格里尔(J.D. Greear):我是通过一个合乎圣经的教会忠心的教导,我父母的见证,以及我主日学老师提出的有关救恩确据的转折点而归信的。

戴夫·哈维(Dave Harvey:我自己不是特别清楚在哪一天的哪个时刻归信的,露天传道人的福音布道,基督徒朋友的见证,和基督教团契的生活,在我的属灵生命中都起到了突出的作用。

迈克尔·劳伦斯(Michael Lawrence:我是通过我妈妈和忠心的主日学老师们的福音分享归信的。

C.J.马哈尼(C.J. Mahaney:我十八岁时沉浸在毒品文化中,上帝差派一个刚刚信主的朋友与我分享福音,因着上帝的恩典我相信了耶稣基督并他为我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以及荣耀的救主耶稣承担了我本该受的极大的罪的刑罚。

麦克·麦金利(Mike McKinley:我十一岁时,第一次听到主日学老师传给我福音时归信。

阿尔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我是通过一个牧师对福音忠心的传讲以及我父母不断在福音上的鼓励而归信。

罗素·摩尔(Russell Moore:在我青少年的时候就认识了基督耶稣,当时我在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家门口的街道上漫步并抬头仰望星空时,我反复思想家乡的教会——羊毛市场浸信会所传讲教导的福音。

达林·帕特里克(Darrin Patrick:我是通过读圣经和接触一些既像我又不像我的基督徒朋友们而归信的。

约翰·派博(John Piper: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是我第一次相信耶稣基督的,用我妈妈的话说就是,我姐姐在我六岁时对我讲了些有关我灵魂的问题,我就来到母亲身边和她一起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旅馆里跪下来,相信并接受了救主耶稣。

大卫·普拉特(David Platt:笃信圣经的父母对我的影响和一间笃信圣经教会的教导,促使我悔改归主。

杰夫·博斯维尔(Jeff Purswell:贝里学院里的基督徒社群令人信服的见证,驱使我回应很早以前就忽略并持怀疑态度的福音。

舒马特(Matt Schmucker:从马里兰大学毕业那年开始,听一个露天传教士三年之久的传讲后归信。

麦克·斯泰尔斯(Mack Stiles:当我在这个世界上追求刺激和乐趣时,在瑞士采尔马特一个廉价旅馆里开展的滑雪和登山培训班里,上帝借着一个年仅十七岁名叫罗伯特·史密斯的同学使我归信,罗伯特·史密斯不仅给我讲述了福音真理,而且分享了耶稣基督在他生命中的见证,在我阅读了罗伯特赠给我的小册子(从“十字架与弹簧刀”)后,在间酒吧上面罗伯特的房间里我屈膝跪拜在基督面前,从这一天开始耶稣就是我的救赎主及我在世上的盼望。

卡尔·楚门(Carl Trueman:我透过一个有满有从神而来能力的朋友的见证,听葛培理牧师的布道以及阅读巴刻的著作而归信。

彼得·威廉姆斯(Peter Williams:我父母在我青少年时期每个主日回家路上,对我解释讲道的内容和福音信息,并且也在福音上做榜样。

 

若想更多了解2012年4月召开的“为福音在一起”大会,请点击这里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