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成员制
成员制
100 期:教会成员制:一同跟随主
Jonathan Leeman
|
2024-05-17
我们的目标是给你一些坚实可靠的东西,一些基督徒可以依靠的东西,因为它来自圣经。无论文化是爱我们还是恨我们,我们都想知道神如何把他的圣徒标明出来,显明给众人看,使他们成圣,并让他们做工。
九标志中文信箱 #1:教会纪律有圣经依据吗?有没有一个需要惩戒之罪的清单?为什么停止聚会需要惩戒,而不是给他不来的自由?
Joshua Hsieh
|
2024-05-17
在本期九标志中文信箱中,始明牧师回答了三个问题:教会纪律有圣经依据吗?有没有一个需要惩戒之罪的清单?为什么停止聚会需要惩戒,而不是给他不来的自由?
没有例外:如何处理对信仰告白的异议
Michael Lawrence
|
2024-05-13
信仰告白不容许有异议,那是因为它们明确定义和保护了福音和地方教会,仅此而已。如果在信仰告白上过于细致,就会导致共同体走向狭隘和宗派主义,在神的百姓当中造成不当的分裂。而如果允许成员在信仰告白上保留异议,就会破坏福音和使福音在教会中有形可见的纪律。
思想七种需要给予例外的成员
Bobby Jamieson
|
2024-05-13
对于那些已经是成员或者想入会并愿意定期参加聚会,却又做不到的人,你会怎么做呢?
如何进行成员面谈
P.J. Tibayan
|
2024-05-09
面谈的两个目标是:(1)对这个人进行门徒训练,(2)辨别他们对耶稣的认信。你想要做的是门徒训练和分辨。如果你没有有效地面谈潜在的成员,那么你可能会错失弱化个人主义、私下基督教的文化的机会。你将来也可能会在你的教会中制造不必要的问题。
我应该为了一间教会的小组而加入这间教会吗?
Andy Johnson
|
2024-05-07
耶稣的意思是让我们以全会众为我们的份,我们应该鼓励我们的成员享受祂所赐给他们的一切。
教会成员制如何遭到了误解、误用和滥用
Juan Sanchez
|
2024-05-07
致力于强调教会成员制重要性的牧师需要谨慎。我们想要对付有缺陷教会观的热心是正确的,但在这当中我们有可能会受到不义热心的试探。
在什么情况下会众可以投票反对长老?
Jamie Dunlop
|
2024-05-07
一个问题越可能会损害我们忠心地持守合乎圣经之福音的内容和对象的能力,我们就越不应该简单地信任我们的长老,我们就越应该根据圣经驱动下我们的良知来投票,比如如果预算会让教会破产,或者长老候选人没有教导正确的教义。另一方面,一个问题离损害我们维护和持守福音的“内容”和“对象”的能力越远,我们就越应该信任我们的长老。
在大型教会中建立有意义的成员制
Mark Vroegop
|
2024-05-06
规模不应该成为忽视成员制的借口。它不仅是我们将大教会变小的方式;也是我们建立健康和有吸引力教会文化的战略核心。在大型教会中实践教会成员制需要额外的意愿和努力。我们很容易让其他紧迫的需求削弱我们对有意义的成员制的专注。但我们坚信,在我们的教会生活中,有活力的成员制是有价值和必要性的。大型教会中为成员制所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
如何在西岸教导成员制
Kyle Schwahn
|
2024-05-06
在西岸,我们应该如何教导成员制?让我提出三种方式,这些方式在过去几年中证明对我们共同体是有助的。没有哪个教会能完全摆脱这种把人带向孤立和冷漠的潜藏暗流。为了与之相抗,让我们谈论成员制,但方式上要能帮助神的百姓做他们最想要做的事——彼此相爱,从而证明自己是主的门徒。